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超級好看的純愛小說《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讓你欲罷不能

2020-03-30 11:43:49美文

超級好看的純愛小說《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讓你欲罷不能

大家好,強少又來給大家推書啦,這段時間大家在看什麼型別的小說,宮鬥、女頻、玄幻、還是總裁文呢?或者還是在辛苦地找喜歡的小說呢?總之,今後有了強少就不用擔心,這次給大家推薦超級好看的純愛小說《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讓你欲罷不能,一定會熬夜也要把剩下的看完。廢話不多說,現在開始,帶大家免費入坑。

超級好看的純愛小說《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讓你欲罷不能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

精彩片段:

她揚起頭,癲狂的笑,「皇上,你也不必再追問我師父的下落!因為你就算是找到她,也就救不回來楚玉!」

蘇越目光犀利,如尖針一般直射在她身上,「蕭金枝,朕並不是個有耐性的人,仔細你說的每一句話!否則,朕立即要了你的命!」

蕭金枝牙關微微打顫,猛然抬頭,「如今已經坐實我丞相府圖謀不軌的證據,我這皇后早也是死,晚也是死,我又有何懼!」

「既然事情都已經敗露了,我就實話告訴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做的!我不明白楚玉到底好在哪裡,能讓你喜歡的著迷,還能勾走蘇曄的心!真是個狐媚妖子!可估計蘇曄都沒想到,派出去的細作居然愛上了對方!既然得不到,那就毀了她!那些信就是為了讓你和楚玉之間產生嫌隙!」

蘇越眸色頓沉,劇烈的痛楚從心底直搗而來,「你這卑鄙的賤人!」

蕭金枝咬緊牙,擰出一個笑來,「你別用這樣的眼光看我!那又如何!假如你真的愛她信她,怎麼可能會落入我們的陷阱!楚玉體質異於常人,我師父對她十分感興趣,將她泡在藥草裡,每日以毒物相喂,只差2天,她就會成為一具真正的行屍走肉!」

手中已經拿出利劍,可竟生生停住!他不能這樣簡單的放過她!

「你愛楚玉,可如今,你傷她那麼深,我和你保證,這個世上最恨你的人就是她,哈哈哈!既然她是我的絆腳石,我一定不會讓她妨礙到我!睡眠紅顏禍水,我呸!」

蘇越心中鈍痛,金枝玉葉,母儀天下的皇后,呵呵,他竟然娶了這樣惡毒的女人成為自己的皇后!

此時此刻,蘇越比任何一個時候都清楚明白,他再也得不到楚玉的原諒!

蘇越的眼睛猩紅,「你想活著麼!蕭金枝,你想活著,想你的孩子活著的話,就說出你師父下落,朕也許就放了你。」

超級好看的純愛小說《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讓你欲罷不能

《當受則受》

精彩片段:超級好看的純愛小說《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讓你欲罷不能

「宋錦程,果然是你。」李昂還是用一隻手擋住眼前的光線,因為太強,太刺眼,但是,他的語氣並沒有因為這樣而弱下來。

宋錦程也沒有打算再做隱瞞,大大方方的朝著李昂走過來,然後命人把光線稍微調暗了一點,李昂這才看清這是什麼地方,是一個弧形的舞臺,而他正處於舞臺中央,剛剛那幾束強光應該是舞臺上的追光,不過宋錦程叫人調到了最強。

「怎麼樣,我們時尚會所的舞臺不比你們皇朝的差吧。」宋錦程身後跟著一群黑衣服的人,而他自己手中端著一個透明的高腳杯,穿著也是非常時尚有型的。

哼,當自己是什麼?成功人士?後面配幾條狗就以為自己是大佬了?李昂一點都看不起宋錦程這樣的作風,像是在故意學著成功人士的風範,卻讓他覺得百般彆扭。

「周籽宇在哪兒?」李昂並不想跟他多說什麼,之前只是懷疑,那麼他現在敢肯定周籽宇是宋錦程跟龍彪那幫人狼狽為奸綁走的,抓他來肯定是想證明他比他李昂更加出色,從而跟他談條件,無非就是想要皇朝。

宋錦程見李昂開門見山的說了,也就還是擺著他成功人士的姿態,偽裝的像個倨傲的王

「我一直以來的目的都只有一個,皇朝。」宋錦程堅定的說,觀察著李昂臉上的表情,卻什麼都看不出來,李昂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靜,沉著,「想好了,皇朝和周籽宇,你必須忍痛割愛一個,放棄一個。」

皇朝是李昂的心血,周籽宇是李昂的心事,兩個他都捨不得,但是,又不得不做出選擇

「宋錦程,虧你還跟了蕭老那麼多年,簡直是辱沒了蕭老的名聲,皇朝和時尚都是蕭老的產業,又不是你我的,你爭來有什麼用?」

宋錦程臉上的表情有些難看,李昂當著他這麼多兄弟的面數落他,讓他的面子掃地。

「看來你是不打算用皇朝換周籽宇了,那麼,我就把他賣到鴨店去,你說,隨便給他灌點藥,他那搔首弄姿的模樣是不是很動人呢?」

李昂臉上的表情瞬間僵硬了,看著宋錦程的眼睛可以冒出火花來。

「你敢!」李昂用眼神威脅他,語氣恫嚇他,要不是宋錦程身邊的兩隻狗反應過激,護犢心切,擋住了他,不然,李昂早衝上去揪住宋錦程的衣領,痛打他一頓了。

也難怪你的時尚只能這樣了,你也就那點本事,大事幹不了,只會使一些下三濫的陰招。」

「關它是什麼招,只要管用就行。」宋錦程笑,臉上的表情過於誇大了,顯得得意過頭,醜陋不堪。

「你要什麼?」李昂問

「皇朝的所有權,還有,你......滾出Z市。」宋錦程得意,依舊端起那支高腳杯,裡面盛著猩紅的液體,高傲的斜視著李昂。

「好,但是我要先知道周籽宇在哪兒。」李昂知道,宋錦程安排這一切都是為了從他手中得到皇朝,想看他一文不值,狼狽不堪的樣子。

交易了皇朝,並許諾會離開Z市,永不踏足之後,李昂也從宋錦程那裡得知了周籽宇的下落,拖著軟弱無力,藥效還沒有散去的身體,一瘸一拐的還扶著一個女人走出了時尚。

「阿林,叫上小熠,帶上人,西城區濱江路接我。」李昂用公用電話給阿林打了通電話,然後扶起那個坐在電話亭邊上,神情恍惚的女人,一步一步的朝著濱江路走去。

超級好看的純愛小說《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讓你欲罷不能

《小受,到我懷裡來》

精彩片段:

呼,好冷啊!」唐糖呼了口氣,突然道:「誒,他怎麼知道下雪了?還好你圍了圍巾,要不然都不敢讓你出來了。」

齊然扭頭看唐糖,發現她的頭髮上還沾著幾粒還未完全融化的白色的雪花,伸手拍了拍唐糖頭上的雪花,「你頭髮上!」

「葉大媽真細心,好了,快走吧,再不走就變成卡哇伊的雪‘人’了!」漸漸地兩人的身影消失在白色的雪地中。

「葉風?」景浩瞥了眼遠去的兩人,走進辦公室,「你怎麼還在啊?」

「你是來幫我的嗎?」眯著眼,嘴角勾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葉風把齊然剛剛整理好的檔案挪到了一邊。

「呵呵…對了,剛剛是誰來了?」景浩吹了幾口氣,打著馬虎眼。

「我想想,好像不是你家的那位……」葉風單手撐著腦袋,看著景浩著急的臉,做沉思狀。

「額,大爺,你就行行好,告訴小的我吧?」景浩一看葉風的眼神,立馬變了臉,很狗腿地看著葉風。

「唐糖。」看著景浩追出去的身影,葉風淡淡的笑著搖了搖頭,然後繼續批改檔案。

三人吃完飯之後,齊然突然接到了陸宇翔打來的電話,說有重要的事找他,他已經在他們學校門口了。

聽陸宇翔在電話裡的語氣似乎很沉重,齊然和他們道了聲別,就趕緊往校門口趕去。

他趕到的時候,陸宇翔的第一句話就驚了他的心。

「你變了!」陸宇翔這句話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

超級好看的純愛小說《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讓你欲罷不能

《悶騷王爺終成受》

精彩片段:

「那將軍又是如何得知我被綁了?」文翎記得當時被綁的地方是在和風殿,沒有絕對身手的人是絕對不可能那麼輕而易舉地闖進宮,深入到趙巖的地盤。

想來一定是身手不凡又是在宮裡頭有一定渠道和手段的人才會這樣容易將她綁出去。

也不知道應凌得知她不見之後會如何擔心。正因為是在和風殿裡,所以她們便沒了警惕性。曾以為在那個地方不會有人那麼大膽,現在想來如果主人不在那麼那兒也是極其不安全的。

想到和風殿的主人,文翎就想到了趙巖,不知道他在那兒過得怎麼樣。

「太子妃可有在聽臣說話?」雲少天見文翎走神,便是出聲問了一句。

「啊?」文翎回神,面露尷尬道:「對不起,我剛剛不小心走神了。」

她笑著說道:「能麻煩將軍再說一遍嗎?」

雲少天似乎並不在意,於是也就再說了一遍。

照著他的說法就是他送了信進宮,但是因為跟文翎並沒有多少交集,想來文翎也認為自己不方便出門,於是就派人去接,結果正好看見了一人扛著某物,鬼鬼祟祟地從和風殿出來,於是他們就跟上前去,最後才在這兒發現了文翎。

文翎淡然地「哦」了一聲,心道,某物?居然把我說成某物?真是過分了啊!

其實她對雲少天有什麼樣的解釋並不關心,不過是隨便問問,沒想到雲少天似乎也懶得花太多的時間去想這件事的理由,就這樣明目張膽地隨便說了兩句跟騙傻子一樣就含糊過去了。

超級好看的純愛小說《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讓你欲罷不能

好了,今天推薦到這,超級好看的純愛小說《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讓你欲罷不能,大家有喜歡的型別可以給小編留言哦,我們下期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