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美文

文苑詩塢|總第16期:誰病了——楊建平(小小說)

2020-06-09 07:02:00美文

【推介語】:疫情期間,病毒肆虐,田院長來到柳副縣長家中。疑似感染的柳副縣長望著窗臺的花草,神色凝重、一言不吭,只是輕微地乾咳了幾聲。夫人與田院長寒暄著,替柳副縣長操持著一切:安排高幹病房、公務專車接送……彷彿一切都那麼的理所應當。

田院長雙眼充盈著血絲,兩隻腳板像踩著砣螺,從這個病室旋風般旋到另一個病室,然後又從最末一個病室旋轉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他顧不上擦拭頭上滲出的密密汗珠,一屁股倒坐在椅子上的同時,右手向桌子上的水杯抓去。此時,電話鈴聲突然響起。

「田院長,柳副縣長生病了。」

「柳縣病了,啥症狀?」

「發燒、乾咳,會不會也是......」

田院長頓時眼睛瞪圓了,細細的紅血絲倉慌間逃竄向眼角,瞬間又聚體成一片刺眼的太陽色,頭上密密的汗珠匯作成水珠砸在地板上。他心裡驟然一緊,感覺心快要蹦噠出心房。這個時候發燒、乾咳,絕對不是好徵兆。目前,全縣病毒性疫情極其嚴重。這些天,他堅守一線寸步不離忙到現在,整個縣中心醫院還是人滿為患,發熱門診的大夫集體都在連軸轉,住院部所有病房塞滿了患者,就這樣,門外排隊候診等待檢查、住院的患者還有一大片。

田院長急忙叫來發熱門診部的郝主任,一同前往位於縣委大院住宅區的柳副縣長家中。

「柳縣,您......」田院長進了門十分拘謹地問道。

「小田來啦。」柳副縣長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縣長夫人熱情地招呼他們落座。

田院長努力揉了揉雙眼,一邊觀察柳副縣長的神色,一邊同縣長夫人寒喧,郝主任開始對柳副縣長進行認真查體。隨後,田院長又為其做了一番檢查,初步診斷,患者確實需要住院觀察,隔離醫治。可是,柳副縣長退休前分管的是全縣醫療衛生行業,在未得到進一步確診之前不宜於過早下結論。

職業規範,他必須遵守。

田院長神色分外凝重,心裡清楚柳副縣長極有可能感染上了新型病毒,可患者畢竟是縣級領導,不可貿然行事。

「田院,柳副縣長需要做詳細地檢查,我建議先收住入院吧。」郝主任同田院長迅速交換了一下眼神。

「柳縣,目前一種新型病毒來勢洶洶,感染速度迅猛,您也聽說過了。為了慎重起見以及對您的健康負責,去醫院做個全面檢查?」田院長征詢地說道。

柳副縣長沒有開口說話,時而發出幾聲乾咳,他放下了手中的報紙走向寬敞明亮的陽臺。陽臺上簇擁著一大片長勢喜人的花花草草,柳副縣長拿起噴壺小心翼翼地對花草逐個噴灑起水來,彷彿像個辛勞的園丁。田院長突然渾身發冷,覺得屋子裡空氣分外凝重,胸口沉悶得無法呼吸,感覺自己生了重病一般,每一秒鐘都似乎勝過一年。這時候,縣長夫人開口了:

「目前疫情交叉感染的確非常嚴重,去醫院還沒有在家安全,你們回去準備一間條件不錯的病室。」

田院長顯得十分為難,柳副縣長當年在縣衛生局主持工作期間他被提拔為業務副院長,接著又被任命為中心醫院院長,現在老領導病了,雖說特殊時期醫院高幹病室裡也加滿了床位,但要想盡一切辦法妥善安置老領匯入住。他把郝主任叫到一旁,讓郝主任先回醫院準備一間高幹病室。郝主任面露難色,吞吞吐吐道:「普通病室都難騰出來一間,哪來高幹病室?」

「在我的辦公室多加幾張臨時床位,讓其他患者搬出來。特殊情況,特殊對待。」

送走郝主任,田院長又回頭徵詢地問道:「通知醫院的救護車過來接您?」

柳副縣長面無表情依然一絲不苟地伺弄著花草,彷彿這些花草生了重病急需照顧似的。縣長夫人臉上收回了溫和:「救護車?乾脆不用去了!」。

田院長這一次感覺要窒息了,想搬走壓在胸口的重物卻無論如何也挪不開搬不動,只能稍稍平復一下呼吸。他不敢再說什麼,立即向縣衛生局領導作了詳細彙報,衛生局領導告訴他,等待請示縣委領導班子。

翌日晨,柳副縣長在縣委辦公室主任陪同下,乘坐縣委公務用車住進了中心醫院的高幹病室。田院長感覺眼前都是一片眩目的紅色,看什麼都困難,他口中喃喃自語道:「病了,都病了,誰病的最嚴重?」

兩天後,柳副縣長被正式確診為新型病毒進行隔離治療一事在群眾中傳得沸沸揚揚。

又過兩日,田院長得知網路曝光柳副縣長以權謀私擠佔群眾病室,受到了紀委的通報批評。這個時候,他的眼疾卻突然痊癒了,看什麼都很清楚。

【作者簡介】:楊建平,曾用筆名牧舟、楊劍平,喜愛文學創作,作品見諸於《當代礦工》《中國煤炭報》《陝西工人報》《煤礦安全網》《華山文學》等媒體及網路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