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白居易不知名的一首詠春風詩,直白如大白話,讀一遍就能背

2020-03-12 13:12:33美文

春風是寫春天的詩中最為重要的意象之一,「春風朝夕起,日日吹綠深」,她帶著吹面不寒的暖意,又綠江南岸,裁出細柳葉,吹開二月花。

白居易不知名的一首詠春風詩,直白如大白話,讀一遍就能背

在詩人眼裡,春風不是無聲無息、來去匆匆、無情無感的,而是分外有情——

在唐代武元衡筆下,她彷彿知道遊客心思,「春風過一夜吹鄉夢,又逐春風到洛城」;在李白筆下,她彷彿知曉離別人的悲苦,「春風知別苦,不遣柳條青」;就連春風吹花落都彷彿是離開之前有意為之,是為盛夏做好準備,所以王安石寫「春風取花去,酬我以清陰」。

白居易不知名的一首詠春風詩,直白如大白話,讀一遍就能背春風

春風的有情,也體現在白居易的一首詠春風詩裡。在這首不知名的詩裡,白居易用他一貫的淺顯直白的語言娓娓道來,從細緻觀察的自然現象中提煉出春風動人的另一面,最後兩句尤其生動可愛,讀一遍就能背下來。

《春風》唐·白居易春風先發苑中梅,櫻杏桃梨次第開。薺花榆莢深村裡,亦道春風為我來。

春有百花。梅花最早開放,其時,寒意仍甚,冰雪著身,梅花凌寒而開,最為人所敬重愛戴。梅花之後,待春意漸暖,山村、水鄉、農家裡,桃梨櫻杏百花爭豔。

白居易不知名的一首詠春風詩,直白如大白話,讀一遍就能背春花爭豔

在寫春天的名詩裡,詩人大都是重點選取其中一兩種花來進行描寫,或寫梅花,或寫桃花,或寫杏花,或寫梨花……秦觀《行香子》裡有寫「桃花紅,李花白,菜花黃」,已經算是較多的花意象的列舉,是以春花齊放來突出春光的繁盛。

而在白居易此詩思路卻有不同,他將春天裡最為常見的這幾種花都挨著寫了個遍,卻並非單是為了突出大好的春光,也並非毫無頭緒地雜亂排列,而是根據對自然與生活細緻觀察的結果來寫的。

白居易不知名的一首詠春風詩,直白如大白話,讀一遍就能背春花繁盛

詩前兩句按照開放時序將幾種花寫入,他說,春風最先將梅花吹開,而後櫻花、杏花、桃花、梨花依次開放,在和暖春風的吹拂下,一幅百花絢爛圖徐徐鋪展開來。

後兩句才是他的用意所在。除了那些我們常見的、認為美的花朵,在人跡罕至、注意力所不及的深村裡,薺菜也開出了白色的小花,榆樹也結起了榆錢兒,山野風景呈現出一派蓬勃生機。並用擬人手法,賦予它們生命,也道:春風也是為我們而來的!

白居易不知名的一首詠春風詩,直白如大白話,讀一遍就能背榆莢

詩中所提到的這幾種花,梅花最為珍貴,是「苑中梅」,而櫻杏桃梨也是為人所種,是為人珍重的物件,而最後的薺花跟榆莢,不僅所處的位置是在深村,而且是野生的,不被人澆灌、不為人所厚待。

可春風不因無人到、少人關注而不至,她無私而有情,對萬物平等,無論是處於花園中備受呵護的名花,抑或是隻能自生自滅的野花野草,她都一視同仁地對待,盡情地吹拂。

白居易不知名的一首詠春風詩,直白如大白話,讀一遍就能背薺菜花

而除了能感到春風的有情,讀這首詩時,我腦子裡其實也一直迴盪著另一首小詩,它說:「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是小生命的積極怒放。而白居易詩裡,雖然寫薺花跟榆莢是從側面對春風無私的歌頌,但從中也可領略到野花村樹們生命力的頑強與向上——

不為所處之地的偏僻荒涼而放棄生長,因為那一年一度的春風啊,也是為我而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