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塵世七執之溫迪,吃喝玩樂愛酒成癮,竟拿玻璃珠換莊園

2020-11-22 15:37:45美文
塵世七執之溫迪,吃喝玩樂愛酒成癮,竟拿玻璃珠換莊園

魚肚ash丨文

【原神故事會:第四十一期】

一,吟遊詩人

化身塵世的七執政們並不擁有對‘神之眼’的期待,相反的他們似乎對‘神之眼’甚至有點不屑。

因為遊歷塵世的七執政,本身就身負著匹敵甚至超越‘神之眼’的偉力。

塵世的溫迪本名為巴巴託斯乃是屬於蒙德的信仰之神,但他也是塵世七執政之一,溫迪乃是巴巴託斯的化名。

自神魔大戰後,再無巴巴託斯,只有一個冷眼旁觀這世界的吟遊詩人——溫迪。

厭倦了作為‘神’的職位束縛,溫迪也想再流連於這塵世,於是便有了吟遊詩人吃喝玩樂什麼也不顧的傳聞。

塵世七執之溫迪,吃喝玩樂愛酒成癮,竟拿玻璃珠換莊園

殊不知,這便是他們流連塵世的‘神’。

當然,溫迪既然化為了塵世七執的吟遊詩人那便不肯再度接手蒙德,如今的蒙德在他的眷族的統治下也算是個安穩。

溫迪只不想再接受這塵世的煩擾,他只想在這片大陸遊歷,反正有著偉力的他,幾乎就沒有人能管得住他。

「簡樸的生活是為了看穿世界的真實,清貧的生活只是通往真實的修行,提瓦特大陸上的人們都在為自己的生活奔波著,連神秘的占星術士也不例外。哦,不過吟遊詩人好像真的什麼都不做,那要把吟遊詩人除外。」

塵世七執之溫迪,吃喝玩樂愛酒成癮,竟拿玻璃珠換莊園

遊歷提瓦特大陸的吟遊詩人形象已經深入這片大陸的居民的心中,似乎只有這個蹭吃蹭喝到處傳播他詩歌的與他們格格不入。

但這個吟遊詩人卻又有一股奇怪的親和力,究竟是為什麼會讓這些居民下意識地接受他,還能沉醉在他幻想的詩歌裡。

塵世七執之溫迪,吃喝玩樂愛酒成癮,竟拿玻璃珠換莊園

二,工藝大師

身負偉力七執之一的溫迪既然是要遊歷在這大陸之上,如何從容地使用這份力量還不被人們所懷疑呢?

溫迪想到了‘神之眼’,但溫迪得不到也根本不需要‘神之眼’,於是溫迪在河谷下尋找到了一顆不透明的玻璃珠。

灌輸進自己的專屬元素力量後,稍加改進打磨之後,這塊玻璃珠除了不能對溫迪的能力產生作用外和傳聞的‘神之眼’幾乎無異。

從此一個被‘神’所眷顧的吟遊詩人便誕生了,人們瞧著他胸前的散發著青色光芒的晶體發呆,那晶體有著十足的吸引力,比‘神之眼’更加奪目。

塵世七執之溫迪,吃喝玩樂愛酒成癮,竟拿玻璃珠換莊園

「哦,我親愛的吟遊詩人,你可否用這枚寶物與我相換,我願意以我酒窖所有陳釀相贈,不知...可否?」

「好啊,不是不行,只是這枚寶物太過貴重,不知您可否再...?」

「好的,只要您肯,這座莊園都可以給您。」

「那好啊,就用你這座莊園作為交換吧。」

「...行,就依您,那我..就忍痛......割愛給您了。」

「哦,還有那個酒窖的陳釀哈。」

「......」

塵世七執之溫迪,吃喝玩樂愛酒成癮,竟拿玻璃珠換莊園

只有溫迪知道,這枚在陽光下散發著奪目青色光芒的寶物其實也只是蘊含溫迪自身的專屬元素的儲物而已。

除了安神靜心之外也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不過蘊含巴巴託斯的一絲氣息的寶物換一個莊園加一個酒窖也不虧吧。

從此,蒙德所屬中又多了一座莊園與酒窖。

雖然溫迪會將它們贈予蒙德貧窮的人們,但酒窖的陳釀他可是一個都不會留下。

畢竟這個吟遊詩人也是愛酒成癮呢。

塵世七執之溫迪,吃喝玩樂愛酒成癮,竟拿玻璃珠換莊園

三,何為自由?

走在提瓦特大陸上的溫迪常常去想自己塵世七執的責任是什麼?

但溫迪又懶得去尋找其他七執來詢問自己的職責。

所以溫迪就這麼漫無目地遊歷著這塊大陸,用自己的詩歌訴說著自己的嚮往和迷茫。

其實只是溫迪懶得去找他們,想讓他們主動來找自己才寫的詩歌,希望居民們口口相傳能傳進其他七執的耳中,這樣就省事了。

塵世七執之溫迪,吃喝玩樂愛酒成癮,竟拿玻璃珠換莊園

溫迪一直遊歷在大陸上並傳遞著屬於蒙德的信念:自由。

什麼是自由?是不受束縛,是鳥兒一樣自由地飛翔,是蒲公英一樣漫無目的的飄蕩。

溫迪對於「自由」二字的理解可以說是十分透徹了,畢竟這位蒙德的信仰就是為了追尋「自由」二字才開始了自己的遊歷。

哦,對。溫迪因為天空之琴不在身邊,又懶得把普通的琴挎在腰間,就順手把擬造的‘神之眼’增加了變身成為木琴‘斐林’的能力。

「嗯,一切都是為了追尋自由。」溫迪這麼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