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故事:妻子失蹤5天,回來像變了個人,一老道直言真相藏在城隍廟

2020-10-06 09:42:00美文
故事:妻子失蹤5天,回來像變了個人,一老道直言真相藏在城隍廟

本故事已由作者:木頭初七,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釋出,旗下關聯賬號「深夜奇譚」獲得合法轉授權釋出,侵權必究。

1.

江淮的夫人失蹤了五天了。

京城多少人家的小姐夫人聽到這個訊息都高興壞了,誰不知道江相爺的夫人是個傻子,都五天了,八成是回不來了。

這兩天,京城很多大戶人家都暗暗去打聽訊息,好把自己的女兒嫁進去。

江淮看著那些一眼就可以看出心思的人也沒惱,仍舊樂呵呵的說:「拙荊已經找回來了,多謝各位大人了。」

等著將人都送走,江淮的臉色才陰沉下來,問:「夫人呢?」

旁邊的小侍從答道:「夫人好好的帶回來了,沒什麼大礙,就是身體有些虛弱,已經休息了。」又頓了頓,「八成是宮裡那位把夫人誘出去的,被放在郊外了。」

江淮深深得皺起眉來,燭火映照的側臉有種蒼白的瘦削。

「皇上,召我一起招待清虛道人,讓廚房做些清淡的,別讓她餓著了。」

將大小事宜吩咐好,江淮離去,被帶回來的江夫人顧傾正好醒了,眾人忙按著相爺的吩咐準備吃食,只是顧傾卻什麼都不吃,只是縮成一團,口中喃喃:「存雨,存雨。」

存雨是江相爺的表字。

江夫人沒有痴傻之前,多對府裡的人照料,眾人皆內心慼慼。

一直照料顧傾的小丫頭忍不住哭了出來:「怎麼會這樣呢?」

2.

顧傾是個美人,名動京城的美人。

當時有個書生聽了很不以為然,覺得顧傾就算是個美人,也一定是個浪得虛名的美人。

眾人笑書生沒見過美人,實在痴的很,慫恿他見一見顧小姐。

後來一日,書生的老師帶著書生拜訪顧太傅,那位書生才遙遙見到顧傾,只此一眼,書生竟真痴了,渾渾噩噩的回去了,也忘了在顧大人面前多表現自己,眾人笑他:「見著顧小姐了?怎麼樣?」

書生有些呆:「顧傾,顧傾,一顧天下傾。」

那時候的江淮,就是這個得了呆病的書生。

後來江淮做了顧大人的學生,才能有緣和顧傾說幾句話,只是每次都是滿臉通紅,結結巴巴,連句話也說不好。

顧傾每次看著他,都會笑他是個「木頭書生」。江淮也不在意,只全心全意的對著顧傾好。

未出閣閨秀不能出門,江淮就到處蒐羅外面好玩的帶給她。顧傾想吃什麼好吃的,江淮就想法弄來給她。顧傾闖了禍,江淮就盡力幫她瞞著。

顧傾和她娘出去上香,遇到歹人,好不容易化險為夷,平安歸來,剛剛下轎,就看到那個平日冷靜自持的俊秀書生擔心害怕的竟然跌了一跤。

顧傾忍不住笑,又漸漸有點難過:「木頭書生,你急什麼呀,我不都回來了嗎?」

江淮也顧不上自己一身狼狽,文縐縐的回道:「小姐沒事就好。」

「呆子。」顧傾道。

3.

那年上元燈節,顧大人放了顧傾出去看花燈,江淮隨身陪著,顧傾抱著剛買下的蓮花燈,喚道:「存雨。」

顧傾從沒這樣叫過江淮,江淮一愣,看向顧傾。

顧傾低著頭瞅著手裡的花燈,問道:「我聽說,你說我一顧天下傾,是真的嗎。」

「是真的,絕無半分謊話。」

顧傾笑得眉眼彎彎:「你緊張什麼?」說完之後,又低下頭,「嗯,我想說的是,傾不傾天下我不在意,但我能不能傾一個人。」

江淮有點呆:「誰?」

「眼前人。」三個字聲音壓的極低,可也不妨礙江淮聽到,卻等了好久也沒聽到迴音。抬頭一看江淮這書生又痴了。顧傾將花燈塞給江淮。

「木頭,真是木頭。」聲音帶著羞惱。

一個是得意門生,一個是老來得女,顧大人很高興這麼一門姻緣。

顧傾的大哥顧元景在顧傾嫁人的前一晚喝的醉醺醺的跑去找江淮。

「你要是對我妹妹不好,我可打斷你的腿。」

「我們顧家可不是好欺負的。」

這可不是什麼好話,江淮也笑意盈盈的聽著。

「大哥放心,我一定對她好,比天下所有人都要疼她。」

顧元景聽了,卻又不樂意了:「你還能有我疼她。」

能治住顧元景的只有顧傾,她在新婚前一晚偷偷溜出來,將凶神惡煞的顧元景帶走。

「木頭,你明天一定早早的來娶我呀!」

4.

倘若日子能和和順順的過下去那就好了。

可是時間總會有太多的不如意。

皇帝昏庸,顧太傅冒死直諫,一次兩次也就罷了,次數多了,再多顧念也變成了惹人煩的老東西。

一次,皇帝聽得不耐煩了,隨手指著殿上一根雕龍畫鳳的柱子。

「你不是喜歡以死進諫嗎?朕看那根柱就很不錯。」

老太傅撞死在柱子上,上面裝飾的金石將他的額頭磕出了一個大洞。

「你們說,顧太傅弄髒了朕的大殿,該怎麼罰呀。」

這一切顧傾全不知道,她沒有看出江淮的憂心,還一味天真的說:「我想過段時間去看看爹和大哥,他們肯定想我了。」

江淮覺得自己真的沒用,他只是一個懂得些酸臭文墨的書生,根本就護不住顧家,連他懷裡這個小小的顧傾也可能護不下。

「我會護住你。」他的聲音滿是沉痛。

「你當然要護住我,要不然我哥哥也饒不了你。」

5.

秋雨總是淅淅瀝瀝的惹人煩厭,江淮最近很得皇上重用,總是不在家,顧傾百無聊賴。

窗下是女孩細碎的悄悄話聲,顧傾輕輕的走過去,想像往常一樣嚇她們一跳。

「夫人真可憐,顧大人死了,元景少爺今日問斬,顧夫人也上吊自殺,以後一個值得依託的親人都沒了。」

顧傾瘋了,因為她親眼看到了她最親的大哥被斬首示眾,只因她的父親觸柱而死,髒了金殿。而監斬官正是自己的夫君江淮,因為他想保下自己的夫人,皇帝便像逗弄一個小玩意一樣的說:「那你把他哥哥斬了吧。」

江淮得知顧傾瘋了,一邊流淚,一邊高興,道:「瘋了好,瘋了好,所有的事情她都不用記得,就在我身邊好好活著。」

聲音漸漸低沉:「若你還清醒著,我又如何見你呢?」

清醒的江淮為了瘋了的顧傾從一個文弱書生變成了左右逢源權傾朝野的權相。

6.

江淮進宮後,並沒有見到所謂的清虛道人,衰老的皇上卻很高興:「江愛卿,那老道士不願意給朕煉長生不老藥,怎麼辦呢?」

江淮俯首:「敢問陛下,清虛道長人在何處。」

「那老傢伙軟硬不吃,朕把他打入天牢了。」

江淮皺皺眉:「陛下,臣認為不妥,應當儘快將道長放出。」

皇帝有點生死,偏偏他非常倚仗面前這個人,想了想又喜笑顏開:「那就聽愛卿的。朕聽說江夫人愚痴之症藥石無用,莫不是中邪了,讓那老道看看也好。」

江淮掩下眼中沉痛:「謝陛下。」

「愛卿有時間看看昭樂吧,那丫頭可是想你想得緊,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既然江夫人有恙,不如……」

江淮直接打斷:「陛下,臣先告退了。」

皇帝滿眼陰翳,卻沒有辦法。

江淮走出宮門,正好看見了一直等候的昭樂,她像只初生的鳥兒像他飛來:「江淮哥哥。」

他欠身行禮,面無表情。

「公主,你知道世上有所為有所不為,你動了不該動的,下官以後再也不想見到公主。」

「你不怕父皇怪罪嗎?」

「公主要明白,雖然下官不在乎那個位子,但是如今,也要看下官願意誰坐上那個位子。」

昭樂吃了一驚,良久,她紅了眼圈。「她一個瘋子……」

「她的確是瘋子,但也是我的妻子。」

7.

江淮親自去牢裡接了清虛道人出來。

「大人既然救了老道,老道便要報答大人。」

江淮搖搖頭:「我只是不願見人枉送性命,順手為之。」

「大人,順手而為卻是機緣,城郊三裡城隍廟有一人正等著大人,你要的真相也藏著哪裡。」妻子失蹤5天,回來像變了個人,一老道直言真相藏在城隍廟

江淮心中疑惑,隨手打發了貼身僕從去城隍廟,拜別了清虛,自己回到相府。

「相爺,夫人不肯吃飯,一直叫你的名字呢?」

江淮聽了,用哄小孩子的語氣問顧傾:「怎麼?又鬧脾氣不肯吃飯了?」

可是顧傾卻沒有一點反應,仍舊是一遍一遍的喊著「存雨」。

江淮道:「我在呢?」

顧傾卻連看他一眼也沒有。

江淮看著眼前叫著「存雨」的人,心裡隱隱感到不對勁,這樣一個人喊著「存雨」,另一個站立一旁一言不發,形成了看不見的對峙感。

良久,一個人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正是派去京郊的侍從。

他雙手捧著一個發黑的玉佩,依稀能看出過去的輪廓。

那是顧傾常掛在身上的。

「小的去城隍廟一看,那裡已經燒成灰燼,只有一具焦屍,小的認出這玉佩是夫人的。那焦屍小的已經帶回來了……」

江淮出門去看,儘管那句屍體已經燒的不成樣子,江淮還是認出,那是顧傾,他的顧傾。

一個小丫頭驚呼:「這個是夫人,那屋裡的是什麼呀。」

瘋瘋傻傻的顧傾走了出來,看著眼前的焦屍顯出不一樣的親近來,雖然她的嘴裡還是「存雨、存雨」的叫著。

無面鏡妖,形如人身,卻面無五官,身無五識,可幻化出面前人形,再吞其心臟,模仿言行,如同鏡子。

江淮拔出一旁侍衛的刀,對準「顧傾」:「是你殺了她。」

8.

「存雨,存雨。」「顧傾」沒有理會脖子上的刀,還是這樣叫著,那些不對勁也被連了起來。因為無面鏡妖只會學人說話,所以才只詭異的喊他的名字。

江淮不知道怎麼緩解自己心裡的難受,他提起刀,卻見到「顧傾」露出了一個笑,她說:「木頭書生。」

江淮很久沒有聽到顧傾這樣叫他了,也很久沒有見過她這樣的笑,縱使他知道這是眼前這妖物學的,也足夠讓他恍惚。

「相爺這是怪物。」一旁的侍從見他遲遲不動手,便提劍刺去。江淮在一旁看著,並無反應。

突然,這侍衛手勁一軟,劍就落了下去。不知什麼時候出現清虛道人,護在「顧傾」之前。

「相爺,世間多訛傳,這無面鏡妖可不食人心,它只吃人心頭三分苦。」

「心頭苦?」

「它應該是吃了貴夫人死前的心頭苦,化成了夫人的樣子,又被貴府管事找到。與其殺了它,不如聽聽夫人死前都說了些什麼。」

「顧傾」點點頭,嘴微張,是和顧傾一樣清脆的聲音。

「沒錯,我沒有瘋。」

聽到這句,江淮茫然的抬起頭。

「我不是想折騰他,只是,我沒有瘋,我又怎麼活下去呢?江淮又怎麼面對我呢?昭樂公主,你也喜歡他,對待喜歡的人,我總想讓他少點痛苦。」

「你要殺了我?好呀,父兄走後,反正我早也活不下去了。」

江淮聽後,有些痛苦的閉了閉眼,他終究護不住她,還要她強忍死志裝瘋賣傻換他寬心。

「顧傾」的表情有點痛苦,好像在強忍著痛,良久,又露出一個笑:「木頭書生。」原來這句,是她死前說的。

「顧傾」說完所有的話,五官慢慢消退,最終不見。

「你放心,顧傾走時,被鏡妖吸走了心頭苦,忘了所有傷心事。」清虛拍了拍鏡妖的頭:「你就跟我走吧。」

鏡妖無嘴,沒有聲音,清虛卻駐足聆聽狀。

「你想吃了江大人的心頭苦?恐怕江相爺並不樂意。」

江淮露出慘白的笑:「我和顧傾半生苦楚,若沒了,恐怕也剩不了多少回憶了,何況,我要牢牢記得這份苦楚,這樣,下輩子,我才能記得給顧傾更多的甜。」

清虛點點頭,帶著無面鏡妖走了,徒留傷心人於原地。

好一個無情帝王,好一個無情皇女。

9.

幾天後,皇帝暴斃,新帝繼位,追冊前朝被冤致死的忠臣良將「忠烈」之名。

昭樂公主被囚於殿中,受盡折磨,口中皆是辱罵江相之言。

後來,有人將一條舌頭呈在新帝面前。

江相閉門為妻料理後事,後來失蹤,據其忠僕所說,相爺面帶笑容,與其妻同臥一棺,雖死無憾。

番外

新帝即位十七年,天下太平,百姓和樂。

剛下過雨的地有些溼,女子嘟著嘴看著自己的新繡鞋。

「阿雨哥哥,你揹我好不好呀。」他拉著少年的衣角撒嬌說。

少年笑著搖搖頭,卻還是蹲下來將少女背了起來。

少女抱著少年的脖子得了便宜還賣乖:「阿雨哥哥,你這樣對我好,我可是要無法無天了。」

阿雨無所謂的道:「阿雨哥哥在,小傾可以無法無天。」

什麼都好,什麼也不用知道,你就在太平盛世裡無憂無慮的活著就好。(原標題:《無面鏡妖》)

點選螢幕右上【關注】按鈕,第一時間看精彩故事。

(此處已新增小程式,請到今日華文頭條客戶端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