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美文

新聊齋:狐血燒餅

2020-08-13 23:14:32美文
新聊齋:狐血燒餅

承聊齋之志,譜靜月新篇|頌古之情義,明今世德尚

明朝景泰年間,廣州城郊住著一個賣燒餅的婦人,複姓南宮,人稱南宮氏。早年,她曾嫁給一個姓蘇的賣餅漢,不料第二年,丈夫在兒子出生的當天死了。

自此,家中無了頂樑柱,南宮氏只能靠一副燒餅攤擔討生活。

為了把小兒子蘇秉撫養長大,她每天三更起床,生火揉麵,忙碌半天,烙出兩擔燒餅趁著黎明晨光,趕到廣州城販賣。

每天旭日東昇時,廣州城的人們總喜歡走上街頭,喝茶的喝茶,買賣的買賣,而南宮氏就挑著兩擔燒餅穿插在大街小巷之中,大聲喊著:「賣燒餅咯,賣燒餅」。

可是每次縱然喊破喉嚨,勞累一天,南宮氏賣出的燒餅都少之又少,原因是她做的燒餅不好吃,淡然無味,客官們咬吃一口就搖頭丟掉了。

此情況一連數年,南宮氏做燒餅的水平依然沒有提高,導致最後的燒餅一個都賣不出去,還虧了不少錢。

一日黃昏,南宮氏繼續毫無所獲的挑著兩籮筐燒餅回家,走至半路,自己心底一淒涼,就哭了出來,哭聲悲天憫地,在曠野迴響。

此時,山洞裡一隻雌鼬鼠精,聽到哭聲,就鑽了出來,一眼就看見遠方有婦人在哭,於是瞬間化成一個老太婆,好心上前詢問。

南宮氏見有人過來安慰,一邊哭一邊將原因告訴了對方。

殊不知,這隻鼬鼠精滿肚子壞水,之前曾和山上的靈狐結過怨,一直想找機會報復對方。看到南宮氏後,就想出一條毒計來。只見鼬鼠精嘿嘿一笑道:「小婦莫哭了,我見你可憐,就傳你一種做燒餅的妙法吧,若此妙法做的燒餅,不但是人間美味,吃了精神百倍,還能讓人變聰明,準保你以後生意興旺」。

南宮氏好奇心一上來,就止住淚水忙問老婦人:「真有如此神奇的妙方?」

鼬鼠精見對方上鉤,就指著不遠的山腰說:「那裡有兩隻靈狐,一老一小,只要你抓住其中一隻,用它的血拌麵粉去做燒餅便成」,南宮氏雖有疑惑但還是點頭答應了。

一會兒,兩人來到山腰間,果然看見樹窩中睡著兩隻靈狐,一隻看起來年邁毛髮稀疏,另一隻則剛換了新毛。頃刻間,只見那鼬鼠精沒幾下竄到狐窩前,故意引開了老靈狐,而南宮氏就趁機把那一隻睡眠的小狐狸給抓走了。

沒多久,南宮氏就趕著夜色,回到家中,先是找了個籠子把小靈狐關起來,然後依照鼬鼠精的說法,每天劃傷小靈狐,滴下一些狐血和麵做燒餅。

說也稀奇,自那南宮氏用狐血做燒餅,廣州城的百姓吃了就讚不絕口,還頓覺渾身有力,腦子頓然靈光,小孩吃之,則變得越加聰明伶俐,讀書過目不忘。

從此後,南宮氏燒餅就異常的好賣,每天一大早,排隊買餅的百姓都從城東門排到城西門,期間樂得南宮氏睡覺都笑醒了。可是吃燒餅的人們,萬萬沒想到,那燒裡滲的竟是靈狐血。

這天,南宮氏又挑著空擔子回到家,一開門就發現籠裡的靈狐死了。她不曾多想,趕緊生火燒水,用菜刀把狐狸剝皮去骨,再把狐狸肉切片,煮熟後風乾,一排排的晾了起來,目的就是想每次做燒餅時都摻點狐狸肉沫進去,以圖燒餅的美味和奇效不丟失。奇怪的是,沒了狐血的燒餅,從此就變了味。

最後,南宮氏自知這攤燒餅活自己一人是幹不下去了,就一咬牙,用蓄下來的錢,在廣州城租了個小店鋪,在牌匾上大書「南宮氏燒餅」五個金漆大字,還請來有名的燒餅師傅負責做餅,雖然做出來的燒餅,沒有了以前的神奇效果和味道,但早前的賣出名氣還在,為此每天慕名而來的客人仍是絡繹不絕。

轉眼數年過去,南宮氏的兒子蘇秉已長成一個頑皮童子,成天和城裡一群小孩四處玩耍。一天,南宮氏等到黃昏,都不見兒子回來吃飯,於是焦急起來開始尋找,問了別的玩伴,方知蘇秉被一個老婦人帶進了城外黑樹林。

南宮氏來不及多想,一下就追了過去,「秉兒,你在哪裡,快回來」

南宮氏在茂密的黑樹林叫喊尋找,只聽見不遠不近處傳來兒子的聲音:「母親,我在這,快來尋我呀,嘻嘻」。

「快來尋我...」

南宮氏尋兒聲去,看到一間竹屋,抬腳便走進詢問。屋裡有一老婦人正準備吃晚飯,南宮氏兩手合攏收在腰間,行了禮,道了一聲:「老夫人萬福」。

老婦人那本來兇狠表情一見南宮氏立馬就笑起來,輕聲的道:「免禮,快上桌來吃飯」。南宮氏道:「老夫人,我是尋兒到此,請問你可見過有孩童到來?」。

老婦人笑道:「你兒已在我房中睡著,陪我吃完這頓飯,你帶他走便是」。南宮氏聽完心中石頭才放下,於是坐到了桌前。

只見那圓木飯桌上,擺著四肉一湯,中間一盤深紅色的湯水尤為鮮豔。老婦人不等南宮氏拒絕,便盛了一碗紅湯水給她喝。

南宮氏好奇問道:「這湯為什麼這麼紅?」老婦人走近她身邊,勸道:「喝吧,這是鹿血湯,喝了對你有益」。南宮氏沒多想,一口便幹了那碗紅湯,但就感覺腸胃有點怪怪的,有些想吐又吐不出來。

月色照進竹屋,南宮氏陪老婦吃完那一頓飯,渾身都開始不舒服起來,正想問原因。突然那老婦搖身變成了一隻皺臉老狐,細看下才發現是那隻丟失孩子的老狐。南宮氏見狀早嚇癱在地,害怕的問:「你你你,到底給我喝了什麼?」

老狐露出一絲狡笑,惡狠狠的道:「你當年放我狐兒的血,吃他的肉,如今我要你血債血償,你剛才喝的就是你兒子的鮮血,哈哈哈」。

南宮氏聽罷無比驚恐,一想到自己剛才喝的那碗鮮血,心跳一下加速,突然變得劇痛無比,一口大氣接不上來,就躺地暴斃了。

老狐搖搖頭說: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其實,我們狐族並不如人類心狠,給你喝的,也並非你兒之血,而是那鼬鼠血而已,你那兒子我已將之變成小狐,以後便讓他陪伴我吧!

申明:本文由靜月齋原創(作者|唐有時),民間故事屬虛構文學作品,目的是借古喻今、以故事明事理,弘揚中華傳統美德,不得與封建迷信對號入座。圖片源自網路,喜歡請關注小編。

微信公眾號:靜月齋文化

(此處已新增圈子卡片,請到今日華文頭條客戶端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