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白居易一首詩,講了一個令人悲痛的故事,總結出一個人間至理

2020-04-01 18:40:26美文

生命本來平等,於任何人來說都只有一次,珍貴而難以再得。

但剖及內心,其實仍是有所分別的。混跡於網路,每日會刷到難以盡數的新聞訊息,其中難免會有個體生命的消亡,誠然,在面對每一個生命的逝去我們都會發自內心地感到悲傷,但如果這個生命正青春、當年少,特別美或者特別有為,那在原本惋惜與痛心的基礎上自然還會更加重幾分。

這是人們對於美好事物猝然消逝的一種普遍心理。

唐代時候,白居易曾寫過一首詩,《簡簡吟》,將我們面對此類事件的心理寫得分外貼切,很能引起共情。一樣美好事物的消逝,正如他最後在詩結尾所總結的那樣: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白居易一首詩,講了一個令人悲痛的故事,總結出一個人間至理白居易 琵琶行

《簡簡吟》唐·白居易蘇家小女名簡簡,芙蓉花腮柳葉眼。十一把鏡學點妝,十二抽針能繡裳。十三行坐事調品,不肯迷頭白地藏。玲瓏雲髻生花樣,飄颻風袖薔薇香。殊姿異態不可狀,忽忽轉動如有光。二月繁霜殺桃李,明年欲嫁今年死。丈人阿母勿悲啼,此女不是凡夫妻。恐是天仙謫人世,只合人間十三歲。大都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白居易這首詩講述了一個非常悲傷的故事,以小女孩簡簡的故事為主線感嘆其身世命運,前半段寫得非常美好,令人心醉,後半段則太過悲慼,令人心碎而不忍猝讀。

他開篇介紹蘇家小女名叫簡簡,有著芙蓉花一般的面容,柳葉般的眉眼,生得很美。簡簡不僅美,更從很小的時候便學會了很多技能,會化妝,針線活兒好,會絲竹樂器,姿態形容翩翩。

中間他用一句詩總結簡簡的美好靈動,說她的美好是無以言表的,眼波流轉散發著光彩。

白居易一首詩,講了一個令人悲痛的故事,總結出一個人間至理芙蓉花

而下突然轉折,就如桃李在寒霜之中凋零一般,眼看簡簡第二年就要嫁人了,卻在今年驀然離去。當此人間悲痛時刻,詩人也只得安慰其家中人不要悲慼,因為如簡簡般美好,卻又匆匆離去,當不是屬於凡間的人。

很多時候,面對如此事件,最後似乎也只能像白居易這般安慰道:或許她就是天上的神仙下到凡間來歷劫的吧?所以才匆匆走一遭便又離開。

全詩最後兩句實在很經典,道出一個人間至理:世間大多美好的事物都不堅牢長久,就像那天邊的彩雲頃刻間便散去,而五彩的琉璃尤為容易破碎。

白居易一首詩,講了一個令人悲痛的故事,總結出一個人間至理彩雲

一朵美麗的花兒,天邊美麗的雲彩與夕陽,此刻如此美,都令人擔憂它下一刻的凋零與消逝。對美人,對美好的感情,對令人珍惜的人與物,亦是如此。

楊絳先生的散文集《我們仨》中,用樸實動人的文字回憶了與錢鍾書先生、女兒阿瑗一家三口曾經共同走過的那些快樂而艱難的日子。從三人的歡喜到最後只剩一人,猶如一個「萬裡長夢」。

在全文最後,她引用了白居易這兩句詩,字字句句讀來都令人淚流,她寫道:

「一九九七年早春,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歲末,鍾書去世,我們三人就此失散了。就這麼輕易地失散了。‘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現在,只剩下了我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