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白居易與劉禹錫一唱一和,寫女子的春愁,晚年真的清閒嗎

2021-05-04 09:33:29美文

說起唐朝詩人白居易和劉禹錫,他們是一對玩到最後的好朋友。在這之前,白居易有元稹,劉禹錫有柳宗元,但可惜元稹和柳宗元都過早地離開了人世。

白居易與劉禹錫一唱一和,寫女子的春愁,晚年真的清閒嗎

很湊巧,白居易和劉禹錫的人生際遇又極其相似。雖然白居易不是永貞革新運動的成員,但劉禹錫作為「二王八司馬」受到貶謫的時候,白居易也被貶官為江州司馬。

在地方上輾轉為官二十三年,文宗大和元年,即827年,他們在洛陽相聚。這個時候白居易是東都太子少傅,劉禹錫則是太子賓客。他們擔任的是閒職,以詩酒唱和為樂。

這個時期以他們二人為首形成了一個劉白詩人群。白居易還將自己與劉禹錫的唱和詩138首編成《劉白唱和集》,先後編印四次,幾乎是當時的暢銷書。

白居易與劉禹錫一唱一和,寫女子的春愁,晚年真的清閒嗎

他們退居洛陽,除了詩酒唱和,幾乎過著半仕半隱的晚年生活。大和三年,白居易寫了一首《春詞》,主要表達女子的傷春之情,接著劉禹錫也和了一首。

《春詞》

低花樹映小妝樓,春入眉心兩點愁。

斜倚欄杆背鸚鵡,思量何事不回頭。

唐詩的題材非常廣泛,寫女子的春愁閨怨的作品比比皆是。而白居易這個時候沒有了官職的壓力,寫起詩來,更是工於技巧了。從詩的首句來看,花樹掩映著華麗的閨房,主人公應該是一位青春少女。

白居易與劉禹錫一唱一和,寫女子的春愁,晚年真的清閒嗎

在這樣花紅柳綠的春日,女子卻沒有多少歡樂,她的眉宇似蹙非蹙,透露出一絲無端的煩惱。她背對著鸚鵡斜靠在欄杆上,像是發呆又像是思考,始終沒有回過頭來。

詩中說她背對著鸚鵡,因為鸚鵡會學舌,會傳話,她心中的心事無以名狀,不可言說,當然就不想讓鸚鵡知道。到底女子有什麼幽怨,詩人白居易也沒有說破,只是說她在那裡發呆,把懸念留給讀者。

這裡雖然給人以神秘感,但是根據詩的題目,應該是寫女子傷春的。春光易逝,青春易老,這就是女子煩惱的原因。女子憧憬自己的幸福但又不可得,詩人把這一情形寫得細緻入微,並引人深思。

白居易與劉禹錫一唱一和,寫女子的春愁,晚年真的清閒嗎

《和樂天<春詞>》

新妝宜面下朱樓,深鎖春光一院愁。

行到中庭數花朵,蜻蜓飛上玉搔頭。

劉禹錫這首詩的題目很清楚,就是來和白居易的《春詞》詩的,不但詩中的內容一致,就是韻腳也和白居易的相同。我們仔細欣賞,覺得劉禹錫這首在寫作技法上卻更是委婉含蓄,曲折有致。

詩的第一句也是寫樓,但刻畫出了梳妝打扮很適宜這麼一個女子的形象,透露出一種愉快的心情。但是第二句詩意一轉,美麗的春色都被高高的院牆鎖住,沒有了生氣和自由。

白居易與劉禹錫一唱一和,寫女子的春愁,晚年真的清閒嗎

於是女子不由得走到院子中間數起花朵來,這個時候恰好有一隻蜻蜓飛到了她頭上的玉簪上。前面白居易的原詩說的是「思量何事不回頭」,寫的是女子發呆的靜態,而劉禹錫的和詩是「蜻蜓飛上玉搔頭」,是靜中有動。

劉禹錫表現女子的春愁,先是寫女子去數花,哀嘆花被高牆鎖住,其實就是哀嘆自己如花的青春被禮教所困。接著以「蜻蜓飛上玉搔頭」結尾,收束全詩,起到言盡而意無窮的效果。

白居易與劉禹錫一唱一和,寫女子的春愁,晚年真的清閒嗎

意無窮可以這麼理解,一是表達了女子的發呆和若有所思。如果女子在歡快的動態中,那就不可能引來蜻蜓。二是表現了女子的青春美麗。那種如花的容顏,以致蜻蜓都把她錯看成了花朵。

三是蜻蜓無心而人有意。用蜻蜓這麼一個細節牽引出女子的如花青春似水流年,從而表達出女子孤芳自憐、無人賞識的孤獨和愁怨。正因為詩句出彩,劉禹錫此詩還被清人蘅塘退士收錄到《唐詩三百首》中。

白居易與劉禹錫一唱一和,寫女子的春愁,晚年真的清閒嗎

白居易和劉禹錫晚年飲酒論詩雖然看似休閒消遣,但其實也是在對一生的詩歌創作做經驗總結和回顧提高。白居易在哭劉禹錫時說「四海齊名劉與白」,可見他們對詩歌創作的自負和重視程度,絕不是隨便唱和打發時間的。

(圖片來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絡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