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酒樓毒殺血案(古代破案故事)

2020-03-31 19:30:00美文
酒樓毒殺血案(古代破案故事)

孔縣令剛剛上任,就接了一樁命案:縣裡最大的酒樓大掌櫃黃大業被人下毒害死。黃大業妻子張桃花告發說是小叔黃大有所為,黃大有想霸佔張桃花和酒樓,就趁著黃大業重病臥床的機會,毒死了哥哥,讓張桃花改嫁給他。

人命關天,孔縣令不敢怠慢,馬上帶著一干人等來到"醉春風"。酒樓已經搭起了靈堂,黃大業就停靈在靈堂前。仵作驗屍畢,黃大業果然是中毒而死,毒是一種中草藥之毒,常用來毒殺大牲畜體內的寄生蟲,人吃了肯定受不了。

孔縣令將張桃花和"醉春風"二掌櫃黃大有帶到大堂,問黃大業是怎麼中毒死的。張桃花哭哭啼啼先回話,她說,半年之前,黃大業不知為什麼就開始對她不理不睬,夜晚也不回房睡覺,老是到賬房和小叔子黃大有住在一起。後來她發現,黃大業身體好像不太好,說話有氣無力,走路無精打採。又過了些日子,黃大業就臥床不起了。她找郎中給黃大業治病,黃大業也不讓,就躺在床上等死。因為黃大業得了病,酒樓就交給了黃大有打理。黃大有神態反常,哥哥病了,他不但不悲傷,反而很高興,還對張桃花眉來眼去。那天夜裡,黃大有提著家裡的一隻鸚鵡,拿著一包藥找到張桃花,說那藥能治好黃大業的病,讓張桃花給黃大業熬藥。張桃花正著急黃大業不叫郎中治病呢,黃大有拿來治病的藥,她馬上去熬。熬藥的時候,黃大有就站在張桃花身後。就在藥快熬好的時候,黃大有突然說:"嫂子,哥一死你就跟了我吧。"張桃花嚇了一跳,問黃大有說什麼,黃大有臉紅了一下,又說了一遍。張桃花惱羞成怒,把黃大有罵了一頓就給黃大業喂藥。誰知藥喂下去不到半個時辰,黃大業就斷氣了。

孔縣令問黃大有:"張桃花說的可否屬實?"黃大有向上磕頭,說:"不完全屬實,嫂子說的那句話不是我說的,是家裡那隻鸚鵡說的,我和哥哥手足情深,怎有殺兄霸嫂之心呢?"孔縣令命人提來那隻鸚鵡,當堂對證。結果,鸚鵡果然說出了那句話。孔縣令一拍驚堂木,說:"黃大有,就算那句話出自鸚鵡之口,可鸚鵡只是學舌,你若不是反反覆覆地對鸚鵡說那句話,鸚鵡怎麼能學會呢?分明你早有霸嫂之心,還不如實招來!"黃大有嚇得滿頭大汗,又是一個勁地磕頭:"大人,天地良心,小人真沒有那個心呢。"孔縣令一捋鬍鬚,說:"你沒有霸嫂之心,為何用劇毒中藥毒死你哥,你的藥是從哪裡來的?你哥到底得的是什麼病?"黃大有說,他不知道黃大業得的是什麼病,那藥是酒樓的一個老主顧送的,那位老主顧說與黃大業看過郎中,郎中說黃大業得的是花柳病,已無藥可治。但那位老主顧因覺得黃大業長期給他實惠,想報答黃大業,便遍訪名醫,求來了靈藥,讓黃大有給黃大業治病。孔縣令問黃大有那位顧客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黃大有一概不知。孔縣令又一拍驚堂木:"一派胡言,看來不動大刑你是不肯招供了,來人吶,大刑伺候!"

三班衙役拿來刑具,"咣噹"往黃大有面前一扔。黃大有一個勁喊冤,說他說的句句都是實情。張桃花看著黃大有面前的刑具,大驚失色。孔縣令命人動刑,刑具一上,黃大有慘叫連聲。再看張桃花,嚇得臉色蒼白,渾身哆嗦。黃大有實在受不了了,只得招供。孔縣令點點頭:"你若早招,又何必受這大刑之苦?"說完,命人將黃大有押入大牢,將張桃花當堂釋放,鸚鵡留在大堂做物證。

張桃花走後,孔縣令命孫捕頭多派人手,把"醉春風"死死看住,有什麼情況發生,立即向他報告。孫捕頭答應一聲,帶著人下去了。

第二天上午,孫捕頭向孔縣令報告,說張桃花已將黃大業草草埋葬,並貼出了盤兌酒樓的告示。孔縣令暗暗點頭,這張桃花果然有問題。昨日孔縣令給黃大有上刑,張桃花嚇得臉色蒼白,渾身哆嗦,孔縣令就覺得奇怪,黃大有毒死丈夫,又有霸佔她之心,黃大有受刑她該解氣才對,可她不但沒有解氣,反而害怕,說明她怕大刑落到自己身上。黃大業剛死兩天,張桃花就草草埋葬,就更不合情理了。這說明,張桃花想把黃大業早早打發掉,好處理家產。孔縣令把黃大有關起來,就是要試探張桃花。現在張桃花已經露了馬腳,下一步就要找"曹官人"了。因為那隻鸚鵡一晚上都在叫"曹官人",聽那口氣,應該是張桃花叫時被鸚鵡聽到學會了。這個姓曹的是幹什麼的?和張桃花又有什麼關係呢?

當天晚上,孫捕頭又來報告,說一個叫曹世才的藥材商人盤了"醉春風",價錢是1000兩銀子,"福壽藥堂"的胡掌櫃從中做的保。"曹官人"出現了,他只花1000兩銀子就買下了"醉春風",張桃花是傻呢?還是故意這麼做?這裡面定有文章。孔縣令想讓孫捕頭將曹世才和胡掌櫃抓來,又一想不妥,便擺了擺手,讓孫捕頭繼續在酒樓監視。

深夜時分,孫捕頭急急忙忙來到衙門後堂,把孔縣令叫醒了。孫捕頭說,曹世才住進了酒樓,但張桃花未走,和曹世才住到了一起。他在房簷上倒掛金鐘,聽到了曹世才和張桃花的談話。張桃花說,黃大業已死,她把自己和酒樓都交給了曹世才,讓曹世才擇日娶她為妻,給她一個名分。曹世才笑道:"你我之間只是生意關係,我們立了字據,我給了你銀票,盤下了酒樓,這個酒樓就明正言順是我的了,你讓我娶你為妻,那是萬萬不可的,我三妻四妾,家眷成群,沒有地方安排你。"張桃花氣得號啕不止,和曹世才吵鬧起來。孫捕頭問孔縣令,要不要將二人火速捉拿歸案。孔縣令一擺手:"立刻捉拿,升堂問案!"

曹世才和張桃花被抓到縣衙,胡掌櫃隨後也被捉到案。經審,曹世才供認,他販賣藥材常來此地,見"醉春風"生意好,便想霸佔。於是,他常到酒樓光顧,伺機便勾引張桃花。因與黃大業已打得火熱,便常請黃大業喝酒。一日,曹世才將黃大業請至青樓,待黃大業酒醉後,讓一染病女子伺候黃大業。幾日之後,黃大業便發現自己身體不適,曹世才便領黃大業一起到胡掌櫃那裡診治,胡掌櫃因已被曹世才買通,便說黃大業得的是花柳病,已無藥可治。黃大業覺得對不起張桃花,便與張桃花分居,整日住在賬房,只等一死。張桃花空房難耐,曹世才便與張桃花勾搭成奸。曹世才說,他從胡掌櫃那裡拿來一包藥,可讓黃大業速死。黃大業死後,他就把酒樓買下來,娶張桃花為妻。但黃大有是個眼中釘,必須除掉。於是,他把那包藥交給了黃大有,讓黃大有拿給張桃花。黃大業吃藥死後,張桃花便可告黃大有謀害親兄。張桃花點頭同意,依計行事。沒想到,黃大有給張桃花送藥時,手裡提著家裡的鸚鵡,那鸚鵡還說出了那句話。張桃花正好有了藉口,便告黃大有毒兄霸嫂。黃大業死了,黃大有被關,曹世才便盤下了酒樓,立了字據,但卻沒給張桃花銀票。他霸佔酒樓的計劃已經得逞了,哪還肯娶張桃花那醜婆娘為妻?張桃花與曹世才吵鬧,曹世才本想將張桃花殺掉,然後運往外地焚屍,剛要動手,孫捕頭就帶著人闖進屋中,把曹世才和張桃花抓了。

曹世才說完,張桃花哭得淚人一樣,連說自己糊塗,上了曹世才的當,害了丈夫,害了小叔,不求別的,只求一死。

這時,胡掌櫃向上磕頭,說:"大人,黃大業未必已死,現在估計已經活過來了,小人雖受曹世才賄賂,但行醫多年,還有醫德,黃大業得的是早期花柳病,還有藥可治,曹世才讓小人拿外用之藥給黃大業服下,想毒死黃大業,小人覺得人命關天,不可依從,便用了祖傳偏方,給曹世才拿了清理大牲畜腸蟲之藥,此藥毒性雖大,但可以毒攻毒治好黃大業的病,只是服藥後黃大業會暫時藥發絕氣,但若將他埋入土中,借體內藥力和體外溼氣將花柳之毒排出,三日之後便可甦醒,大人若不信,可馬上開棺。"

孔縣令聽罷,立刻命人掘墓開棺,把黃大業抬了出來。不到半個時辰,黃大業果然醒了過來,長出一口氣,喊著要見兄弟。

黃大業被帶到大堂之上,黃大有也從大牢中提出來,兄弟相見,抱頭痛哭。黃大業說:"兄弟,為兄害了你呀,我本想自己已無藥可治,遲早命歸孔泉,怕你那嫂子嫁給別人受氣,多次對你說,等我死了後,你娶了張桃花,可你就是不同意,無奈之下,我便暗地裡教家裡的鸚鵡說話,鸚鵡學會了我教的話後,我讓你提著鸚鵡找張桃花,想讓鸚鵡替你把話說出來,沒想到卻讓你受了委屈。"

聽黃大業說完,張桃花更是淚流不止。黃大業一直都在為她著想,她卻與曹世才做了苟且之事,又把偌大家業拱手相送,還險些丟了性命。張桃花無顏再做黃大業妻子,求孔縣令判她死罪。

孔縣令自有公斷,一干涉案人等該殺的殺,該發的發,該打的打。判完了,孔縣令把鸚鵡還給黃氏兄弟,讓他們以後要慎重交友。兄弟二人連連點頭,提著鸚鵡含淚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