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袁機:才女不識紅塵路,讀盡詩書也枉然

2020-02-16 10:19:10美文
袁機:才女不識紅塵路,讀盡詩書也枉然

最早,我是在清朝詩人袁枚的散文名篇《祭妹文》中,讀到袁機的故事的。那時候,只覺得她真是太不幸了!尤其她是個知書達理的才女,尤其是這不幸跟她自己有很大關係,所以,她的命運愈加讓人悵惘嘆息。

1、才女不幸,紅顏薄命

袁機字素文,別號青琳居士。她是袁枚的三妹,出身於小知識分子家庭。出生不久,父親便將他許婚於高家,這是一樁那個時代常見的娃娃親。

然而等到兩個孩子長大,事情發生了變化。高家的兒子不僅容顏醜陋、更兼品行不端,性情凶暴。高父與袁父原本就是朋友,眼見兒子如此不成器,自是不願毀了好友女兒的一生。於是,高父親自寫信來,說兒子身體不好,疾病纏身,請求退婚——他不願意直言兒子品行差,這也是一個父親的慚愧與無奈。

袁父接到信後,自是猶豫不決。然而,已長成才貌雙全少女的袁機卻堅決反對退婚。她從小跟著哥哥袁枚一起讀書,對於古人「忠孝節義」的觀念十分崇仰,願意用一生踐行。她是知書達理的才女,她要當「從一而終」的貞潔烈女,怎麼能因為未婚夫身體不好就退婚呢?眼見父親遲遲不肯決定,她便哭泣絕食,表示一定要嫁入高家。父親無奈,只好拒絕了高家的請求。得知袁家有如此賢女,高家更是不忍,再次來信請求退婚。實話實說,不是因為有病,而是「有禽獸行」,實在是不堪良配,希望袁家能夠同意退婚,「賢女無自苦」,別讓賢德的女子陷入不幸福的婚姻。

袁機:才女不識紅塵路,讀盡詩書也枉然

無奈,袁機鐵了心要當「從一而終」、「信守婚約」的貞潔烈女,堅決不同意退婚,一定要嫁入高家。或者她以為高家是誇大其詞,或者她以為無論男人多麼不堪,婚後憑著自己的賢良淑德、憑著自己的才華橫溢,一定能夠改變他,從而演繹一個浪子回頭、夫貴妻榮的人間佳話。

無奈殘酷的現實打破了袁機的幻想。嫁入高家後,雖然她孝敬婆母,對丈夫逆來順受,但換來的卻是一再傷害,乃至得寸進尺,變本加厲。袁機喜歡讀書,但高某討厭,袁機於是不再讀書;袁機做女紅,高某也生氣,袁機只好從此遠離針線;高某賭博,拿她的嫁妝做賭資,袁機不給,他就毒打她,婆婆前來勸阻,高某竟然連母親一起打。再後來乾脆要把袁機賣了還賭債,忍無可忍的袁機只好逃了出來,這才告訴父母。袁父趕來,告狀到官府,判決他們離婚。此時,距離她出嫁不過四五年。

袁機一心想當賢妻良母,期望從一而終,無奈生活根本不給她機會,百般隱忍也無力改變,最終還是離異。離婚後的袁機帶著兩個女兒長居孃家,雖然照顧母親,操持家務,為兄長分憂,但卻始終心懷鬱鬱。她素服、吃齋、不笑,生病不治,遇到節日更是會偷偷哭泣……雖然擺脫了那個不可理喻的凶暴丈夫,但她卻無法走出心靈的沉重。她依舊把自己當做是高家的媳婦,時常給婆母寄東西。聽說丈夫死去,她也病倒了,並在第二年病逝,年40歲。

袁機:才女不識紅塵路,讀盡詩書也枉然

2、才女不識紅塵路,讀盡詩書也枉然

欲卷湘簾問歲華,不知春在幾人家?

一雙燕子殷勤甚,銜到窗前盡落花。

草色青青忽自憐,浮生如夢亦如煙。

烏啼月落知多少,只記花開不記年。

這兩首詩都是袁機的作品,寫得清新雅緻,餘韻悠長。她是那個時代少見的才女,也因此,她的悲劇更加讓人扼腕嘆息。

並且,她原本是可以逃避這場不幸婚姻,她原本可以重新選擇、可以擁有更好人生的。夫家連續兩次提出退婚,如果她肯接受,亦是道義無愧。無奈她卻鐵了心一定要嫁,要踐行「女子從一而終」的信仰。如此自己主動跳進火炕,最終真的差點被吞噬。

袁機如此執著,毫無疑問,當然是因為深受封建禮教的毒害,是「女子從一而終」、「烈女不侍二夫」觀念深入骨髓的束縛。

然而,袁機的悲劇,僅僅因為封建禮教嗎?如果所有的鍋都讓「封建禮教」來背,那也太簡單太容易了,無助於我們的反思與成長。

袁機:才女不識紅塵路,讀盡詩書也枉然

無論什麼時代,哪怕命運不可掌控,每個人也都有若干表現空間。同樣深受儒家觀念教育,也不是所有人都會恪守某些不近情理的規範,不肯有一點變通的。袁機的哥哥袁枚便一點也不迂腐,他不僅開創了「性靈」派詩風,晚年更是不懼議論,招收女弟子,開風氣之先。

她名字叫袁機,卻絲毫沒有一點機變,身心完全被束縛在經書史籍中,被禁錮在道德規範裡。

我覺得,她就像被保護得太好的小女孩,完全不知道理想與現實的差異,不懂書本與生活的異同,她一心一意按照書中所說的「正能量」去做,她以為這樣就能讓別人感動,就能將一切問題化解——她確實感動了自己和別人,卻感動不了她的丈夫,最終問題越來越嚴重,還是不得不離異。

她大概覺得自己的人生很失敗,她始終想不明白,為何她如此堅貞,如此隱忍,如此按照聖人所說所做,生活還是如此猙獰與殘酷?她不敢否定自己接受的教育,唯有將之歸結為這是自己的「命」。她認命,卻又覺得委屈,所以回到孃家之後的日子,依舊過得辛苦而絕望。

袁機:才女不識紅塵路,讀盡詩書也枉然

她枉自讀了那麼多書,卻不懂得,將書中的道理與生活實際完全畫上等號,根本就是「紙上談兵」。

袁機一生如此悲傷不幸,我們不忍心責備她,但卻不能不引以為鑑。

我們為什麼讀書?因為讀書讓我們智慧明理,讀書讓我們世事洞明,讀書讓我們更有獨立思想。「盡信書不如無書」。如果擁有滿腹詩書,一身才華,卻過不好這一生,又何必讀書?豈不更加給男人以口實,說什麼「女子無才便是德」才是真理?

才女不識紅塵路,讀盡詩書也枉然。

3、縱教青史留遺蹟,已負從前金粟身

明朝話本小說《醒世恆言》中寫了一個故事「陳多壽生死夫妻」:

陳多壽和朱多福少年時被父母訂婚,不料幾年後陳多壽得了一個怪病,渾身濃瘡,容顏盡悔,父母求醫拜佛,醫治幾年都不見效。陳家不願耽誤朱家女兒,便提出退婚,朱家父母也都同意了。不料朱家女兒朱多福卻說什麼也不同意,眼見父母不肯成全自己,便決然自盡。幸好被母親及時發現,救了下來。女兒如此剛烈,朱家父母不敢再有別的想法,唯有同意女兒嫁給陳多壽。朱多福嫁過去後,盡心竭力照顧丈夫,恪盡婦道,無怨無悔。如此過了三年,陳多壽的惡疾還是不好,他不願耽誤妻子,自己喝砒霜自盡,不想歪打正著,「以毒攻毒」,不僅沒有毒死,反而讓濃瘡脫落,容顏如舊,一下子好了起來。朱多福守得雲開見月明,不僅過上了幸福生活,後來更是夫貴妻榮,恩愛到老。

袁機:才女不識紅塵路,讀盡詩書也枉然

我讀到袁機生平的時候,立刻便想起這個故事,這就是弘揚「烈女節婦」的絕好教材啊。袁機是清朝人,不知道是不是讀過這個故事?就算沒讀過,飽讀詩書的才女一定讀過不少類似的事蹟傳奇,所以才讓她如此奮不顧身地要實踐。她大概希望自己能夠感天動地,能夠青史留名。

她有個大文家的哥哥袁枚,一篇感人肺腑的「祭妹文」足以讓她的人生為更多人瞭解知道,她亦被寫入了地方誌和《清史稿》。可這樣的「青史留名」又有何意義?不僅讓後人扼腕嘆息,就是她自己的親人都覺得不值,慨嘆「縱教青史留遺蹟,已負從前金粟身」……

袁機:才女不識紅塵路,讀盡詩書也枉然

一代才女早已凋落在歷史的風雲輾轉中,可類似的故事還在一代代上演,從未絕跡。

耳聞目睹,就有很多有文化的女子,她們或者事業有成,或者驚才絕豔,卻始終走不出心靈的束縛,哪怕婚姻已經死亡,依舊不肯離開放棄,表面光鮮,內心卻痛苦壓抑。

願世間才女,都能活得通透陽光。將詩書的芬芳化作心靈的滋養,將命運的滄桑熔鑄成抵禦風霜的刀槍,在紛繁的世界裡,綻放出身心都精緻明媚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