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搬來搬去的定襄古城,至少五座之多,難怪人們解釋不清

2020-11-08 17:27:42美文
搬來搬去的定襄古城,至少五座之多,難怪人們解釋不清和格爾.定襄故城附近

「定襄」這一地名,在今天看來,似乎與原雁北地區無關,它只不過是忻州市滹沱河畔的一個普通縣而已。然而,我們只要稍微涉足一下雁北古代史,就可以知道它與雁北大地是休慼相關的了。兩千多年來,它作為古郡縣之名曾在雁北大地及其鄰近省區土地上留下了多處古城遺址。古老的右玉城曾經作為東漢定襄郡治達一百六十多年之久;大同市的平城故址則是唐代定襄縣的縣治。發生在唐代的著名戰役「定襄之戰」,便是在雁北大地上進行的。

作為行政區劃的定襄郡則是雁北大地上除代郡、雁門郡兩大郡外又一值得探討的地名。定襄郡早在漢代便出現了。

但最初它卻不是出現在雁北,而是出現在內蒙古陰山之南,戰國及秦雲中郡之東北角一帶,即今以和林格爾為中心的一帶地方。

《漢書·地理志》雲中郡條載:定襄郡高帝置。莽曰得降。屬幷州。戶三萬八千五百五十九,口十六萬三千一百四十四。縣一十二:成樂、桐過、都武、武進、襄陰、武皋、定陶、武城、武要、定襄、復陸」。

搬來搬去的定襄古城,至少五座之多,難怪人們解釋不清右玉定襄故城附近

《漢書》在這裡記述的較相略,未記載定郡治在何處。查其它史料可知郡治為成樂。成樂,一作盛樂,即今內蒙古和林格爾縣西北約二十華裡「上土城村」的古城遺址,緊靠呼同(呼和浩特一大同)公路西側。這是西漢分秦雲中郡之東北部分而置的新郡。轄境相當於今內蒙古長城以北的卓資、大黑河流域及和林格爾、清水河一帶地方。

此時,與定襄郡同名的尚有定襄縣,是定襄郡所屬的十二縣之一。其故址說法不一,《辭源》:「縣名。西漢置,屬定襄郡,東漢改屬雲中郡,建安末廢。其地在今內蒙古呼和浩特市西南。」若照此說,則西漢之定襄縣就是戰國、秦之「雲中郡」城了。它的位置在今呼和浩特市西南郊區,今古城遺址尚存。名叫「古城」。此城即其它史料上所說的內蒙古托克托縣東北之古城,西南距托克托約四五十華裡;東北距呼市約二三十華裡。

到了東漢,隨著原設在善無(今右玉城關,或迤南一帶)的雁門郡治之徙治(雁門郡徙治陰館,即今朔縣東南里仁村之夏官古域),定郡治則向塞內(殺虎口內)挺進。東漢建武二十七年(公元51年),它徙治到善無。而原定郡西北部一帶屬地則劃給了雲中郡(治雲中縣,即上文中提到的托克托東北或呼市西南之古城)。

搬來搬去的定襄古城,至少五座之多,難怪人們解釋不清朔州定襄

此時的定襄郡境縮小,只有今內蒙清水河及今山西右玉、平魯一帶。只轄五縣:善無、桐過、武成、駱、中陵。至東漢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隨著漢獻帝劉協的沒落,定襄郡覆沒了。與之同時,西漢所置之定襄縣也覆滅了。

定襄郡廢的同年,苟延殘喘的東漢王朝又將原雲中、定襄、五原、朔方諸郡合併為新興郡,將郡治設在九原縣(今山西忻縣)。九原本在內蒙古黃河以北一帶,這裡系將其僑置於內地。至三國、,新興郡轄境漸小,北魏永安中改名水安郡《魏書》曰:永安郡領縣五,定襄、陽曲,平寇、蒲子、

驢夷。在〔定襄縣〕下注:「前漢屬定襄,後漢屬雲中,晉屬新興。真君七年,並雲中九原、晉昌屬焉。永安中屬。有趙武靈王祠、介君神、五石神、關門山、聖人祠、皇天神、定襄城、撫城」。

搬來搬去的定襄古城,至少五座之多,難怪人們解釋不清忻州定襄附近

這裡的定襄縣系漢之定襄縣僑置於此。《山西曆史地名》:「東漢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原漢陽曲縣移往太原縣界,遂於陽曲故城改置定襄縣,屬新興郡,三國魏及晉因之。魏仍名定襄。永安中為永安郡治,北齊廢。武帝時,平寇縣來治,隋開十年(公元590年)併入秀容縣,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復置定襄縣,屬州,五代因之。宋熙寧五年(公元1072年)併入秀容縣,元祐初年復置定襄縣,仍屬忻州,金元明清均不改。直至解放後的1958年與忻縣併為忻定縣。1961年又恢復定襄縣」。

這就是至今存在於忻縣地區滹沱河畔的定襄縣。由此看來,今日的定襄縣並非本來就出現在滹沱河畔,而是漢塞外之定襄縣內移僑置的「後裔」。

唐天寶初(公元742年),將忻州改稱為定襄郡,乾元初(公元758年)復為忻州。這個滹沱河畔的定襄郡只存在了十六年。宋代,又將忻州稱忻州定郡。

下面,我們再從滹沱河畔返回雁北大地,看看自東漢建安二十年定襄郡在善無覆滅後,它在雁北大地及其它地方的再置情況。

搬來搬去的定襄古城,至少五座之多,難怪人們解釋不清大同定襄附近

《隋書·地理志》定襄郡條注云:「開皇五年(公元585年)置雲州總管府,大業元年(公元605年)府廢。統縣一,戶三百七十四。大利,大業初置。有長城。有陰山。有紫河」。可見,此時的定襄及其唯一的屬縣是同治大利一城的。那麼,大利縣又在何處呢?

查《遼史》(西京大同府〕所屬二州、七縣中的(懷仁縣條注云:「懷仁縣,本漢沙南縣,元魏葛雲亂,縣廢,隋開皇二年移雲內於此。大業二年置大利縣,屬雲州,改屬定襄郡」。由此看來,大利縣即今懷仁縣地了。但今懷仁地理環境與《隋書》所說的大利縣的自然環境(有長城、有陰山)顯然不符。況且《遼史》錯誤很多,如上面所今懷仁系漢沙南縣地即是誤載。

關於這點,不少史學者都曾撰文指出過「沙南」本為漢代雲中郡所轄十一縣之一,而當時存在於雁北大地上的代、雁門兩大郡所轄縣中根本無「沙南「之名。

搬來搬去的定襄古城,至少五座之多,難怪人們解釋不清懷仁

既然大利縣不該在懷仁,那麼,它在哪裡呢?

據《隋書》載「隋文帝開皇十九年(公元599年)隋朝派左僕射高穎從朔州攻打突厥,高穎派趙仲卿領兵三千為前鋒,在族蠡山與突厥相遇,交戰七日,大敗突厥。突厥啟民可汗歸順隋朝,隋長孫晟帶兵五萬人在朔州修築大利城,安置啟民可汗所屬突厥部落」。可見,大利當在朔州一帶。

然而,歷史上的朔州又不只今朔州市朔城區一處。北魏孝文帝由平城遷都洛陽後,曾在定襄郡故城(今內蒙古和林格爾西北上土城村)置朔州,不久便僑置於塞內今朔城區東南五十里之新城(今沙河村)。由此看,隋代的朔州當指今朔縣。那麼大利縣,即隋定襄郡治當在今朔縣以北一帶。

著名歷史學家張傳璽編的《中國古今地名對照表》:

[雲州]條,也說的雲州在「山西祁縣西」查山西地圖,今祁縣西為文水縣。在祁縣與文水之間是「雲周西村」,即今劉胡蘭烈士的故。今「雲周西村在文水縣境,西距文水縣城三十華。而云州西村以東十幾裡即有云州城古遺址。

《山西曆史地名錄》:

[文水縣]境內有「雲州城」,注:「在文水縣東四十里,據《讀史方輿紀要》載,北魏末築城,以雲州曾寄治於此,故名。清時稱雲州村,今稱雲周村。」可見劉胡蘭故鄉之「雲周西村」正是因在古云州(今雲周村)之西而得名的。因「州」與「周」系同音,後代將「雲州」偽作「雲周」。這雲周村,即為北魏之雲州故城。

搬來搬去的定襄古城,至少五座之多,難怪人們解釋不清文水.雲州附近

既如此,那麼「隋曾改雲州為定郡」亦當在此,這樣,隋代由原來雲州改置的定襄郡就成了兩處存在:一為前面提到的平魯西一帶,一為今文水縣雲周村(即祁縣西)。隋代的存在只有三十八年,它不可能在南北兩處同時設定兩個定襄郡。這又成了一大疑案,限於資料之短缺,只待以後澄清了。

至於上述引用史書中的「僑置」、「寄治」,意思都相同。這是中國大陸三國到南北朝時普遍存在的一種怪現象,亦稱「僑置州縣」。當時,北方若兵亂淪陷,便將大批居民南遷,為不改變居民之籍貫,乃在南方新遷之地仍以北方原州縣之名設定新州縣,這就是「僑置」,亦稱「寄治」。久而久之,北方原來的舊名逐漸變異,而被寄之新地,便以北方之名稱代了。

在唐代,除前面已提到的設定在縣滹沱河畔的定襄縣外,在今大同之漢平城故址亦設定過定襄縣。《舊唐書·理志》載:「貞觀十四年,自朔州北定襄城移雲州及定襄縣置於此。即置於隋馬邑郡雲內縣的恆安鎮。恆安鎮,一般史書說在今大同城西北一帶,亦說即今大同城東五里御河東岸之古城村。到永淳元年(公元682年),被匈奴默啜所破,遂廢。這一設定在大同盆地的定襄縣在唐代僅存在了四十二年。

以上,將各朝代在雁北大地反其鄰近地區所設的有關以「定襄」命名的郡縣粗略地作了一番簡述。懸請專家及廣大讀者對本文舛誤多加不吝賜教。

搬來搬去的定襄古城,至少五座之多,難怪人們解釋不清雲州.大同

特別感謝:大同資深文史學者解野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