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故事:爹無奈,東借西湊了幾十塊錢,老嘎買下了大半個村子的草屋

2020-10-25 06:11:28美文
故事:爹無奈,東借西湊了幾十塊錢,老嘎買下了大半個村子的草屋

爹把村裡別人家不要了的老馬病馬買了來,讓老嘎餵養。老嘎喜歡的要死,家都不回了,吃住在馬棚裡。

1、

「你小子怎麼又逃課了?」爹氣得順手抓起門後的馬鞭,就想抽老嘎。

老嘎嚇得縮到牆角,怯怯地說:「爹,書我真讀不進去了。」

爹指著老嘎的鼻子,說:「你不好好唸書,將來能有個啥出息?」

老嘎說:「我也不想有啥出息。」

既然書不想念,也就別浪費那幾個讀書錢了。於是,爹讓老嘎在地裡乾點農活,多少算是有個幫手。

老嘎執拗地說:「我就喜歡馬。」

爹說:「那就養馬。」

爹把村裡別人家不要了的老馬病馬買了來,讓老嘎餵養。老嘎喜歡的要死,家都不了,吃住在馬棚裡。

2、

村子地處城中村,四周漸漸蓋起高樓大廈,所剩不多的田地已無法耕種了。村裡人先後搬遷走了,去好地方另謀生路。老嘎不想走,捨不得離開馬,望著村裡一間間快倒塌的草屋,空無一人,靈機一動,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買下幾間,然後拆掉,騰出地方當馬場。村裡人一聽說老嘎買草屋,一窩蜂地要把他們住了幾輩子的草屋賣給老嘎,而且只要給錢,不管多少都賣。

「爹,你再給我湊幾個錢吧。」老嘎求爹說,「馬場大了,養馬也方便。」

爹訓斥道:「你傻呀,人家那破草屋,白給都不要,你還花錢買?」

老嘎說:「一間草屋才幾個錢,有什麼買不起?」

爹無奈,東借西湊了幾十塊錢,老嘎買下大半個村子的草屋,剩下一小部分更破的草屋,村裡人乾脆半送半賣地賣給了老嘎。老嘎不辭辛苦,把破草屋全部拆除,平整了地面,村子變成一片草地,成了馬場。

故事:爹無奈,東借西湊了幾十塊錢,老嘎買下了大半個村子的草屋

他說,他姓白,白手起家的白。說他看起來年歲比老嘎大,讓老嘎叫他:白哥。白哥和老嘎商量,他出錢

3、

一天,老嘎在草地中間的一棵大榆樹下打瞌睡,一陣風把他吹醒,睜開眼睛,看到面前站著一個穿西服的人,那人衝著老嘎露出可親的笑容。

老嘎揉揉朦朧惺忪的睡眼,問:「又是來討水喝的?屋裡有,自己找著喝。」

穿西服的人客氣地說:「你是這的主人?」

「對。」老嘎說,「早先這是我們村,現在這成了我的私人馬場。」

穿西服的人說:「我想和你做個交易。」

老嘎問:「想買我的馬?我跟你說,我不賣,這輩子我還指望它們活著呢。」

穿西服的人「哈哈」大笑起來,說:「我不是來買馬的。」

老嘎說:「那你和我做什麼交易。」

穿西服的人說:「腳下這片地。」

老嘎說:「不成,馬場沒了,馬還怎麼養?」

穿西服的人說:「我給你找更適合養馬的地方。」

原來,穿西服的人是個大開發商。他說,他姓白,白手起家的白。說他看起來年歲比老嘎大,讓老嘎叫他:白哥。白哥和老嘎商量,他出錢,老嘎出地,共同開發樓盤。

老嘎念念不忘他的馬,說:「我的馬怎麼辦?」

白哥說:「我在郊區給你買下一處莊園,有別墅,有草場。」

老嘎說:「那這馬場呢?」

白哥笑道:「就不用你操心了。」

老嘎爽快地說:「行。」

4、

老嘎離開馬場的當天,白哥給了他一個銀行卡,說上面有兩百萬,讓他置辦點家當。等幾年,這裡的樓盤賣出去之後,再正式說錢的事。

老嘎到郊區住進白哥給他買的莊園,讓他開心死了,空氣清新,視野開闊。房子富麗堂皇,像宮殿。前邊是幾十畝地的草地,綠草青青,馬兒見了直打歡。老嘎用白哥給的兩百萬又添了幾匹好馬,聘請了一個牧馬人和一個料理家務的阿姨。

老嘎過起富人生活,養尊處優。在牧馬人的指導下,還學會了騎馬。他感慨萬千地說:「過去我把馬當祖宗伺候。現在,我騎到祖宗身上了。」

故事:爹無奈,東借西湊了幾十塊錢,老嘎買下了大半個村子的草屋

白哥笑道:「你再找姑娘先告訴她,只要和你結婚,你送她十棟大樓房。」

5、

一天,老嘎想到以前的村莊,也就是他早先的馬場看看,給白哥打了一個電話。白哥立刻親自開車把老嘎從莊園接了來。

白哥說:「我早就該讓你來看看,只不過太忙了。」

老嘎望著眼前一排排三十多層的大樓,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說:「這是以前的我們村?我的馬場嗎?」

「當然是,今非昔比。」白哥說,「一期共7棟樓,已經交工。我們準備給你先撥款一個億。」

「一個億是多少?」老嘎難為情地說,「不好意思,我沒上過幾年書,大字不識幾個。」

白哥調侃道:「你能買世界上想買的任何東西。」

老嘎說:「不敢想。」

白哥說:「有什麼不敢想?」他還告訴老嘎,接下來準備開工的是二期,後邊還有三期工程。最後,要建商業綜合體和寫字樓,讓老嘎敬請期待。

老嘎說:「你們蓋好你們的樓,我養好我的馬。」

白哥說:「你那些馬,我看了,品種不太好。」

老嘎不好意思地說:「我養的馬都是能拉車馱東西的。」

白哥搖頭說:「觀念要變。」

老嘎問:「我勞動出生,讓我變,不習慣。」

「等二期開工,走上正軌後,我陪你到國外轉一轉。」白哥說,「再帶上你的妻子兒女。」

老嘎羞澀地垂下頭。原來,村裡有個姑娘看老嘎馬養得挺好,經人介紹和老嘎好上了。後來,姑娘看老嘎花錢買村裡的破草屋,覺得他缺心眼,剛好村長的兒子追求姑娘,並許願給姑娘買一百平米的大房子。於是,姑娘一腳把老嘎蹬了,和村長的兒子住一百平米的大房子去了。

老嘎說:「不怕你笑話,我還單著呢。」

白哥笑道:「你再找姑娘先告訴她,只要和你結婚,你送她十棟大樓房。」

老嘎憨憨地笑道:「那樣,別說姑娘不敢嫁給我。就連我爹我娘要是聽說我有十棟大樓房,不是說我做夢,就是說我有病。」

「如今敢有‘病’,才是正常人,才是有所作為的人。」白哥感慨地說,「而那些自鳴得意,自以為無病的人,心態才出了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