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美文

怪事:女子生前一頭青絲,死後青絲纏繞在自己脖子上解不開

2020-08-07 18:23:41美文

他這次說的故事,叫「青絲結」,至於是「結」還是「劫」,我也搞不清楚,他說,有個走村串戶收頭髮的漢子,來到一個鎮上,吆喝著收頭髮。

「那人吆喝得特別有味兒,」阮郎咂嘴道,「青絲——換青絲!他就這麼叫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叫賣蘿蔔絲呢,不過他叫的時候手裡披著串頭髮,所以別人才能看明白他是換頭髮的。」

這漢子來到這鎮子上,一路吆喝著,沒收到一串頭髮,漸漸就走到鎮尾那邊去了,那邊有個孤零零的小閣樓,裡邊探出個腦袋,朝下叫道:「先生,換青絲呢。」

這漢子一聽,仰起腦袋道:「且讓我看看頭髮。」

那姑娘就從閣樓上垂下一把青絲,青黑油亮,漢子叫了聲好,說了個價錢,姑娘同意了,就下了樓。漢子遞給她一把剪子,指著她腦袋道:「往緊了剪,剪短了不值錢。」

姑娘手拿剪子,往頭上比劃了半天,到底沒捨得下手,就把剪子往漢子手裡一推,說:「還是勞煩先生動手吧。」

漢子也不推辭,接過剪子,乾脆利落就給她落了剪,將青絲收進包裡,給她付了錢。這時候他才看見姑娘流了一臉的眼淚,那漢子也不以為意,賣了青絲之後又反悔的事他見得多了,就安慰了她幾句:「且放寬心,不用多久就又長出來了。」

那姑娘還是眼淚漣漣,固執地道:「不會再長出來了。」

那漢子過意不去,就又陪著她說了一會兒話,給她講天南海北的事,那姑娘聽著聽著就入了迷,也不哭了,等那漢子講得口乾舌燥的時候,回屋給他倒了碗水,然後就跟著那漢子走了。

那漢子收青絲,結果收回一個媳婦,當然也不敢聲張,帶了那姑娘連夜就悄悄地離了那地方,又怕被人撞見,從此就晝伏夜出,帶著那姑娘往各處收青絲。只是叫人奇怪的是,那姑娘的青絲確實一直沒再長出來,就這麼一頭短髮。

那漢子心中奇怪,問她,她就回道:「頭髮長了勒得慌,稍長一點就自己剪掉了。」於是那漢子也就沒往心裡去。

一天晚上,這兩人走在一個鎮上,恰好被姑娘那地方的一個人遠遠見著了,這人一看姑娘和一個男的走在一起,大吃一驚,也不叫破她,就趕了回去,和街坊鄰居這麼一說,大家都毛骨悚然。

有膽大的人叫了三幾個人,就上姑娘家的閣樓檢視。那幾個人踏著灰塵橫飛的樓梯上了閣樓,都是一聲悶哼,只見那橫樑上纏著一把青絲,明顯比之前短了許多。

那姑娘之前在閣樓上用青絲將自己吊死了,那頭髮千纏萬繞,無論如何解不開,解屍體的人無計可施,只得將青絲剪斷,才將她放了下來。可叫人沒想到的是,那死去的姑娘還是被一頭青絲勒得慌,居然下樓將那一頭青絲都賣給了那漢子。

「你一定覺得這故事就這樣了吧?」阮郎問我。我應道:「難道還有下文?」

「那些人見了那短了的青絲,當然明白那漢子是招了鬼回家,」阮郎道,「有的人心中不落忍,就想著給那個人吱個聲。」

他們四處打聽,終於得知了那漢子是何方人士,就眼巴巴地趕了過去,結果又讓他們大吃一驚。據街坊說,那漢子三五年前早死了,問起他的死因,那些街坊說,他是在熟睡的時候,被他老婆用青絲勒死在了床上。

這些人裡有個嘴快的就又感嘆道:「真是擅泳者溺於水,這漢子收青絲,結果死於青絲。」

結果那些街坊又愣著道:「什麼收青絲?那漢子生前根本不是收青絲的。」

這些人這才悚然而驚,那漢子生前不是收青絲的,那他是在被青絲勒死之後,才開始幹這行當的。他死於青絲,然後開始到處收青絲,結果又收到一個用青絲吊死自己的女人的青絲。

這事聽著夠嚇人的,可是再想想又透著奇妙,至於這兩個人——兩個鬼後來怎樣,就沒人知道了。

「這是故事的一種結局。」阮郎說。

點選繼續閱讀《民國詭案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