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你敢動刀(原創微小說)

2019-03-18 21:22:42美文
你敢動刀(原創微小說)

作者:小林

一見面,強黑著臉扇了亮幾個耳光,踹心口窩兒一腳。亮蹲地上,手捂心口,另一隻手趕忙將兜裡東西掏出來,兜裡子翻外面。強用腳扒拉幾下,掏出刀,在群肩膀上敲著說,你等明天的。

強用刀背比劃著,好像要割下亮的頭,亮往後躲,幾乎躺地上了,強吐亮肩膀一口稀痰,哼歌走遠。

強有匕首,是北校區小馬哥(自詡),大家不知道是因為他帶刀才成北校區的王,還是成氣候了敢帶刀入校。反正強有了「特權」, 天天收保護費,尖子生,家庭背景強,體育好的,班級活躍分子,他不靠前兒,專找各班級的蔫人下手。

每個班都有幾個爛尾人,成績打狼,性格內向,沒人緣,家境寒酸。

亮體格瘦弱,一緊張就失聲,沒人愛搭理他。亮被逼著從家裡偷錢給強,但不是每次都能得手,於是見面三次有兩次捱揍。

亮父母都是打工的,兜裡幾個零錢很仔細,不容易偷,亮因為偷家裡錢,被父親吊起來打。他求饒,說偷錢去網咖,隻字不提強。亮被打,母親在一邊哭,母親不善言語,勸不住父親,亮的內向性格隨母親。

亮覺得沒有活路了,家裡沒啥錢可偷,兜裡沒錢明天強動刀不會再是刀背,這主兒手黑出了名。亮想偷父親的煙給強,可父親抽的廉價煙,這主兒根本瞧不上。沒偷到東西就得下跪,但漸漸跪也不好使了,直接動刀,亮的胳臂遍佈刀疤。

亮孤單坐在北校旁的土坡上,一個朋友也沒有,他只跟自己說話,悶頭摳地上土。

老婦人揹著一大編織袋紙盒和飲料瓶從坡下蹣跚走上來,腳一滑摔倒。亮跑過去扶起她,一個髒兮兮的小布包甩出去老遠,亮撿來遞給她。

老婦人開啟布包,掏出十元錢給亮。要死了,不是你幫著,俺就要死了,去買倆包子吃。

亮不要那十塊錢,臨走眼角兒瞥見包裡鼓鼓的全是十元五元還有一元的紙幣,他心跳加快,連自己都沒想到,身子突然彈出去,一把搶下布包,向坡下飛奔,老婦人的哭聲在他身後一直追趕不放。

亮跑去小市場,用布包裡的錢買瓶啤酒一口氣喝乾,渾身冒汗顫抖,他又買了一把尖刀別在腰間,將餘下的錢交給強,強陰笑著數錢。

從此,放學後亮揣尖刀躲坡上,天暗時去尋拾荒人,他用刀逼他們交錢,有時得手有時走空,他只嚇唬人不傷人。

得了錢,亮就買一根香腸幾瓶啤酒,依牆角哆嗦著吃喝一場,撒潑尿,將餘下錢交給強。

這天,亮揣尖刀,蹲坡上,天暗時看見有拾荒者從坡下上來,他跟過去尾隨至背陰地兒,掏尖刀頂住那人後腰說,媽個x的,拿錢。那人驚嚇得將頭埋胳臂裡,亮使勁搬起那人的頭,說不給錢見血。幽暗的光線裡,兩人目光相對,亮哇一聲哭了。從小到大都屬悶葫蘆的,哭都沒人家響快,這回他哭得驚天動地。

第二天亮遇到強,見亮沒帶東西,照例扇幾個耳光,見群沒跪。強說,你老爸老媽都憋球子被解僱了,你媽傻x似的撿破爛,你咋還敢立棍?

強抬腳朝亮心口窩兒踢來,亮閃身躲過去,強急眼了。他媽的孬包兒出息了還敢閃哥們兒飛腳,老蔫x。強在書包裡掏刀,幾秒的間歇,宇宙都凝固了,亮從袖筒裡扥出尖刀,搶一步,刺向強的額頭。

強哇一聲慘叫,血流滿面,一個趔趄摔倒在地,嘴裡媽呀媽呀嘟囔,從兜裡不停掏紙揩血,但血流得更猛。他有些不清醒地說,媽x,你弄死我啦,弄死我啦。

亮走過去,吐他身上一口稀痰說,就是,不准你,說我媽。

亮報了警,傷害加搶劫,他全盤老實坦白交待。

三年後,亮走出監獄,強在門口迎他,額頭上刀疤明顯。亮沒搭理他,朝別處望。強說,等你媽吧,一拉車門說,這不是嗎。亮看見母親坐在強的車裡,旁邊還有一老頭。

強關上車門,手搭亮的肩膀說,你爸整天介大酒喝傻了,你媽跟我爸相好搭夥過日子呢,咱也算親戚吧,哥們兒。

亮一抖肩膀,甩開強的手,一人蹲地上不挪窩兒,眼裡含淚水,不停地摳土。亮悶頭使勁摳監獄外道的石土地兒,手指流出了血,幾乎要折斷,他還是不肯停下來。

(本文為原創文章,未經本人允許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