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明天我辭職了(微小說)

2019-03-27 22:08:47美文
明天我辭職了(微小說)

作者:小林

不會有人在意我,早晨在城市擁擠的地鐵站點負責關車門。地鐵自動門無需人工關閉,我的工作是對一腳門裡一腳門外的乘客執行勸阻。總會有人落伍,渴望不被時間甩下,抓住車門的手青筋暴突虎口欲裂,像抓住求生的稻草,我必須使出渾身力氣才可能把人推開。

聽不清人們嘟囔些什麼,眼中淚花閃閃,依稀在求我:讓我上去吧,上去吧,趕上了就有希望了。

春天,地面走下來一個女孩兒,擁擠中她落在客流的最後面,車廂已經塞得沒一絲縫隙,她依然不放棄。我試著推開她,不曾想她的力氣好大,一隻手抓住車門死活不鬆開。我告知女孩兒這樣做後果非常嚴重,並用力把她拽走。

地鐵順利開出車站,女孩子瞬間崩潰,蹲地上失聲痛哭,誰勸慰都不理睬。她一個人孤零零在角落裡傷心地哭,哭花了臉,弄髒秀麗的裙衫。

不沾酒的我,那天晚上徹底喝醉,劇烈嘔吐之後躺衛生間陰冷的地面甦醒。我並沒錯但扭曲了,那些拼命抓車門的人,或許就此抓住了機會,我卻毫不留情把他們拉下來。落在後面多是弱者,我經常呵斥他們,有時候可能落後幾分鐘人生就變了軌跡。

一個沒趕上車的大學生哽咽地說,錯過這班車百分之九十丟掉還在試用期的工作。從遠郊拎著縣醫院片子趕過來找專家會診的病人,錯過時間就可能掛不到救命的號。丟失孩子的年輕母親哭嚎著,抓住車門無論如何也不鬆手。

人生的一班地鐵,真那麼重要嗎?從此看到擁擠在車門口不放棄的人,即使車廂滿得如壓幹湯汁的沙丁魚罐頭,我依然儘量把落下的人推上去。必須用最大的力氣才能將末位者推上去,被推的乘客也許感覺到疼,但只要上了車就不會不自在,也不計較後背可能留下了紫痕。

落後的人,男女老幼,創業者、求職者、失敗者,健康人或病人,各色各樣都有。不能推腰部、臀部,不可以在一個著力點用力過猛。雙手均勻用力推雙肩,即使裡面沒位置幾近絕望,只要安全就咬咬牙,總還能再塞進去幾個落伍者,同趕在前面的人並肩啟程。

一年臘月二十七,一個小夥子拼命趕車,他氣喘吁吁做著手勢喊,去火車站,八年沒回家,都他媽八年了!我用力把他推進車廂,他的一隻棉鞋擠落在車門外。有旅客自己擠進車廂,帶的東西落在了站臺;也有一雙人來,一個人趕上去,一個人孤獨落下;生活無釐頭,只要活著,時不時搞得你哭笑不得。

那些從地面走下來的人,因為落在後面沒有了位置,焦急懊惱甚至淚流滿面。這時候我推你們一把,你們就上去了,我不知道你們是誰,都急著去做什麼,更不知道你們現在混得怎麼樣。你們也不認識我,不會特意注意我,一個站臺上的臨時工。

五年,推上去多少人數不過來。如今一切如常,不同的是我可能再也推不動你們了,我患上嚴重的關節炎,關節積水紅腫,推一個人上去鑽心疼。我要走了,慶幸的是在做了想做的事之後離開,傷痕累累卻心滿意足告別。

今天,下班後我會平靜走回工作間,將72號更衣箱收拾得一塵不染,把自己那點東西放在塑料袋裡,交出鑰匙,然後順著地鐵通道悄悄走掉。

沒人挽留我,也沒人停下手頭的事情送別臨時工,那個推你們上車的人永遠離開了地鐵站,明天我辭職了。

(原創文章,未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