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籠子也是家?(微小說)

2019-03-21 11:55:56美文
籠子也是家?(微小說)

他將鳥用力拋向空中。鳥在高處展翅飛翔,可是盤旋幾圈,有些慌亂,跌跌撞撞向下俯衝,在人群中艱難找到那隻髒兮兮的手,迅速落回手背,哨了幾聲。

然後他又拋起幾次,無一例外,鳥都回落到他手背上。那人將這隻鳥用繩子拴鳥架上,從上面解下另一隻憤怒的鳥(一直高調叫著掙扎),他將鳥放在手上,同樣用力朝遠處拋。

我感覺這隻憤怒的小鳥一定會飛走,不再回到架子上失去自由,果然小鳥瞬間飛遠,我感到莫名地愉悅。

然而,不一會兒,一隻羽毛紛亂驚慌失措的鳥朝這邊撲騰過來,似乎是用最後一點力氣終於找到了那隻黑手,降落在手背上,發出異樣的哨聲。若我懂鳥語,那聲音或是鳥在嚎哭。

自由多好啊,鳥為什麼要回來主動進籠子被監禁呢?肯定那人馴服了鳥,也可能鳥戀群戀食才不願意飛走吧。

看熱鬧的人們提出異議,說他手背有食物或塗了啥東西,鳥是奔特殊味道回來的。那人乾脆換一隻手還從不認識人那借手套,再將鳥丟擲去,照樣落回來。有人看出點門道兒說,鳥是認主人的,如果換個人就不會飛回來了。

他搖頭說,誰拋都一個德行。為啥?他有點得意地自說自答,因為這東西是籠鳥不是野鳥,出蛋殼見到的是籠子不是樹和大山,它們根本不知道啥叫自由,不信試試唄。

結果幾個陌生人排隊拋鳥,無一例外都回落在手背。

我想試試,女朋友直拉我衣襟兒說,才找到工作,弄這個幹啥?別惹事。我說,午間休息不耽誤事,讓我試試吧。

女朋友拗不過我,瞪了我一眼。我過去解放一隻紅脣靚鳥,擱手裡熟悉一會兒,用力拋起,我的臂力比別人大,幾乎將鳥拋到樹尖上,鳥順勢落在樹枝不動了,無論眾人怎麼在下面呼哨,都不為所動。

我忽然醒悟,自己絕對被套路了,剛才幾個拋鳥的,無疑是那人的託兒,單等我這樣的愣主上鉤,讓我賠鳥。

那人臉黑得像幾月沒洗,一開口牙卻很白,他說,你是幹啥的。我說,過路的。他噗呲笑了說,我問你做啥營生的。我說,在飯店打工啊。在飯店是上灶還是打荷屠宰?我做宰活兒的。

那人說,怪不得呢,你大概剛動了殺,血腥太重,鳥嚇著了,不敢落你手背。

我一拍腦門兒說,還真剛宰殺了十幾只雞,還有鴿子和鵪鶉 ,我不知道鳥也怕血,真對不住,讓你損失一隻鳥。

那人不再搭理我,望著樹頂。那隻鳥在樹枝上享受午後的陽光,過一會兒,鳥有點不安,但是誰都不敢肯定,它是要飛走還是飛回來。

大家全朝樹枝上眺望,都很焦急,有兩位大媽快急哭了。但是我不清楚,大家是著急鳥可能飛走再也不回來,還是擔憂一會兒慌張地飛回來,重新被關進籠子。

(原創文章,未經允許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