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林徽因的彩禮值一個四合院,但你敢說她不是獨立女性?

2021-02-22 22:35:57美文

《奇葩說》第七季有一辯題——「獨立女性該不該收彩禮」,在社交網路上引發了熱議。

覺得不該收的,覺得不要彩禮,就能在未來的婚姻生活中爭取一點自由;覺得該收的,則認為獨立女性應該有足夠的自信,可以坦然接收他人的善意。

林徽因的彩禮值一個四合院,但你敢說她不是獨立女性?

這畢竟只是個娛樂節目,女性是否獨立,本就不是由收不收彩禮來決定的。

不過提到豐厚的彩禮,想到了一位非常有名的女性——林徽因。

林徽因與梁思成的婚禮,由梁思成的父親梁啟超親自安排,每一處都是最隆重的儀式。林徽因的聘禮,也歸梁啟超管,形質、印文卻無不考慮周全,其中有一方玉印,時價約150元,有專家考證,這個價格當時可在北京買一套四合院。

除此之外,慈愛的父親梁啟超還為小兩口送上了一份遠比金錢還要珍貴的禮物——精心安排的歐洲建築考察之旅。路線是由梁啟超親自規劃的,簡直比旅行社還要仔細:「到英國後折往瑞典、挪威一行……由是入德國,出幾個古都市外,萊茵河畔著名堡壘最好參觀一二,回頭折入瑞士,看些天然之美……」

林徽因儘管接受了如此豐厚的彩禮,卻是一位當之無愧的獨立女性。

她生於亂世,一生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兵荒馬亂,顛沛流離,卻始終堅持自己一貫的信仰,用科學家的頭腦,詩人的眼睛,中國人的心靈,為中國大陸的建築事業貢獻著自己的力量。

她發現了中國最古老的木構建築佛光寺,挽救了瀕臨滅絕的民間工藝景泰藍,參與設計了國徽,還參與設計了人民英雄紀念碑碑座圖案……

人們傳說著她的美貌、才華、羅曼史,但她的一生,絕非尋常「才女」二字可以概括。

林徽因的彩禮值一個四合院,但你敢說她不是獨立女性?

林徽因的獨立,從她的少女時代便開始彰顯。

十幾歲時隨父親周遊歐洲,林徽因便立志學習建築學,後來梁思成選擇建築專業,也是受了她的鼓勵和影響。

然而,林徽因和梁思成所進入的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在當時並不招收女生,但林徽因自有主張,她「曲線救國」進入了美術系,同時選修了建築系的所有課程,還曾擔任過建築系的助教。

在從賓夕法尼亞大學美術系畢業後,林徽因進入耶魯大學戲劇學院進修舞臺設計專業,系統而紮實地掌握了西方舞臺美術設計的創作方法,成為中國第一位在國外學習舞臺美術專業的留學生。

林徽因的彩禮值一個四合院,但你敢說她不是獨立女性?

林徽因的舞臺設計

林徽因對於自己的學習目標非常清晰,她曾在留學時接受專訪,對記者說:「等我回到中國,我要帶回什麼是東西方碰撞的真正含義,應該有一場運動,向中國人展示西方人在藝術、文學、音樂、戲劇上的成就,但絕不是以此取代我們自己的東西……」

1930年代,林徽因和梁思成回國,在東北大學和清華大學創辦建築系,並在戰火紛飛的年代涉足中國15個省,190多個縣,實地考察測繪了2738處建築物,趙州橋、應縣木塔、五臺山佛光寺等等,都是透過他們的研究才被證明價值不菲。

艱苦的田野調查,絕不是一個柔弱女子所能承擔得了,食宿之處的骯髒和臭氣,弄得人毛骨悚然,然而一旦有所發現,又是置身天堂般的快樂,林徽因把這形容為:「「輾轉於天堂和地獄之間。」

梁思成曾在文章中寫:「做她的丈夫很不容易。中國有句俗話,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可是對我來說,老婆是自己的好,文章是老婆的好。我不否認和林徽因在一起有時很累,和她在一起必須和她同樣反應敏捷才行,不然就跟不上她。」

有的人誤以為這是在說林徽因強勢,不是個好太太,可林徽因雖然不是傳統的溫良恭儉讓的妻子,但能看出,梁思成字裡行間都是欣賞肯定。

對於大多數平凡的女性來說,或許示弱和退讓才是經營好婚姻的秘訣,但這絕不適合於林徽因。

林徽因去世後,梁思成再娶的太太林洙曾說林徽因不會做家務,但這只是她的一面之詞罷了。

林徽因的父親林長民在日記中寫:「徽女,節之自烹飪豉油煮筍,紅燒雞,皆頗精美。」可見,林徽因自小廚藝便不差,她從來都不是一個只能被「供起來」的女子。

在北總布衚衕生活的時候,林徽因可不僅僅是那個坐在「太太的客廳」裡高談闊論的闊太太,安排一大家子的事務,她的閨蜜費慰梅將她比作全家人的「囚徒」,分身乏術,焦頭爛額。

儘管林徽因非常討厭在工作中被打斷,但她不抗爭,需要時,隨時放下架子,捲起袖子去買菜。

抗戰爆發,梁思成與林徽因舉家南遷,抗戰前,家裡有廚師、保姆,而戰爭爆發,林徽因就要承擔全部的家務工作,卻沒有一點的抱怨。

南遷昆明後,梁思成和林徽因為自己設計了一所房子,林徽因進行了簡單的裝修,鋪了粗木地板,在靠窗的牆上做了一個簡單的小書架,下面的木凳上鋪了一些飾布,在陶製土罐中插了大把野花,像變魔術一般,把一間破房子搞得如此舒適、可愛。

兒子梁叢誡說:「母親很樸素,抗戰時代的生活也過得很苦,我看得最多的就是她披散著頭髮,挽起袖子洗衣服的樣子,哪是照片中那麼穿著光鮮,細心打扮?」

這便是獨立女性林徽因,在塵埃裡都能開出花的精緻生活藝術。

然而,林徽因又怎能不為在家庭瑣事中流失的時間而焦慮?

她在給費慰梅的信中說:「每日如在走馬燈中過去。然後就跟見了鬼似的,在困難的三餐中間根本沒有時間感知任何事物。」

她也向胡適抱怨過:「現在身體也不好,家常的負擔也繁重,真是怕從此平庸處世,做妻生仔過一世……」

然而,為了兼顧家庭與事業,她只能透支她的生命。

那時候,林徽因的身體已經很差了,經常大口咯血,但只要稍微好一點,她就坐在床上翻閱《二十四史》和各種資料典籍,和梁思成一起撰寫《中國建築史》,床上堆滿了各種書籍,數以千計的照片、草圖……

林徽因的彩禮值一個四合院,但你敢說她不是獨立女性?

解放以後,林徽因又奮不顧身地投入到工作中。

在抗戰剛剛勝利的時候,醫生就斷言林徽因的生命還剩下5年,但她靠精神力量的支撐,一直活到1955年,而且做出了很多重要的貢獻,像是設計國徽,參與革新景泰藍工藝等等,還一直在為了保護古建築奔走呼號。

林徽因這樣的女子,有著自己的事業追求,又恪守著傳統,她一生不惜耗費自己,為的無非也是一個家庭和事業的兩全。

還有被評選為2020感動中國年度人物的「詩詞的女兒」葉嘉瑩,從婚戀的角度來看她,是一個傳統得不得了的女子,但她亦是當之無愧的獨立女性。

葉嘉瑩24歲時結婚,當時她只交往過一個男朋友,覺得「就這樣吧」。

林徽因的彩禮值一個四合院,但你敢說她不是獨立女性?

當年11月,在戰亂中,葉嘉瑩跟先生一起撤退到了臺灣。

在臺灣,他們和姐姐姐夫一起住,葉嘉瑩是家裡輩分最小的媳婦,要做所有的家務,還要幫姐姐看孩子,老師顧隨得知她在臺灣的生活,很替她悲哀。

沒想到更苦的還在後面,先生被捕,三年內音信全無,出獄後也沒有工作,脾氣也變得暴戾,養家的重擔壓在葉嘉瑩一個人的身上,那一段她的負擔很重,每天早上三節是一個學校,下午三節又是一個學校,晚上夜間班還有兩節課,每週還有電臺的《大學國文》。

葉嘉瑩覺得,後來的成就,都是被那段生活逼出來的,如果說女人是花,那麼她很早就凋零了,少年時代美好的夢已經不再期待了。

她在學問上是公認的優秀,先生卻不拿她當回事,說話都沒有好氣,但葉嘉瑩最多抱怨一句:「哎呀趙鍾蓀這個人」,然後該做什麼做什麼。

林徽因的彩禮值一個四合院,但你敢說她不是獨立女性?

葉嘉瑩說,自己這一生從來沒有主動追求什麼,結婚物件不是自己選的,去臺灣也是無奈,命運把她推到哪裡,就在哪個地方盡力做該做的事,承擔該承擔的責任,她把這樣的生命哲學總結為「弱德之美」——在強大的壓力下,你還是要盡力完成你自己,內心永遠保持一片清明。

葉嘉瑩撐起了自己的小家,也撐起了一整個美好的詩詞王國。

我們從林徽因身上,從葉嘉瑩身上,看到了一個獨立女性該有的樣子。

女性是不是獨立,不在於她結不結婚,要不要彩禮,也不在於是不是在婚姻中佔上風,能不能任性地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獨立,於擁有自己的事業和高階的生命追求,一生保持學習力,並對愛的人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