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故事:財主招親(民間故事)

2020-10-18 16:17:43美文
故事:財主招親(民間故事)

江南有一個叫錢洪的米商,他極有錢,卻很吝嗇,而且經常欺行霸市,惡名很盛。

錢洪人長得奇醜,卻有七個長相標緻的老婆。七個老婆先後給他生了八個兒子,一個女兒。兒子們都長得像母親,個個眉清目秀,現在都已成了家。所以,只要一談到兒子,錢洪的橘皮臉就會樂得開出花來。

可是,一講到女兒,錢洪就笑不出來了。為什麼?錢洪的女兒叫百斤,長得和父親活脫脫一個模樣,大餅臉,綠豆眼,蒜頭鼻,還有一臉令人厭惡的「麻豆豆」,體形更是圓鼓鼓的,上下一般粗,再美妙的羅縐輕紗穿在她身上,也像是給燈罩上了罩子一般。更要命

的是,這個百斤還有點傻,大字不識一個,所以,都28歲了,還沒嫁出去。治錢洪急得直跳腳,可這事偏偏又聲張不得,所以,他只好把八個兒子召回家中,一起想辦法。

俗話說得好,三個臭皮匠,還能頂個諸葛亮呢!九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終於一個一箭雙鵰的計謀誕生了。

第二天,錢洪讓人在城門]邊上貼了個「招賢帖」,上寫:「現尋教書先生一人,教小女識文斷字,一年為限,只要小女學會一二,即賞一千兩,如若不成,則以一兩之財相贈……

一時間,城門邊聚滿了看熱鬧的人。一千兩,那可不是個小數目啊!雖聽說錢百斤有點傻,大字不識一個,但是,總是值得試一試的。

果然,重賞之下,必有勇夫。東城根頗有些名氣的教書先生李伯東揭下了告示,徑直來到錢洪家中。

錢洪細細打量這個年輕的教書先生,相貌一般,卻還過得去,忙笑眯眯地叫兒子們遞上契約。契約上所寫的,與「招賢帖」大致相同,李伯東看了一遍,就毫不猶豫地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並畫了押。

一年過去了,李伯東用盡渾身解數,只教會百斤寫「一」「二」、「三」,但這也夠了,契約上不是說,只要百斤學得一二,即賞一千兩黃金嗎?

這天,李伯東鄭重地向錢洪遞上辭呈,並當場讓百斤寫下了「一」、「二」、「三」三個字。

錢洪眯著眼,對李伯東說:「既然先生決定要走,那我就不強人所難了,按契約賞一千兩,還望先生笑納。」

說著,竟把百斤推到李伯東面前。錢洪的八個兒子馬上拱手相賀:「恭喜妹夫。」

李伯東一愣,驚問道:「不是說,賞一千兩嗎?

錢洪仍然笑眯眯地說:是啊,沒錯啊,一千兩等於百斤,賞一千兩,就是賞給你我這寶貝女兒百斤啊!

李伯東如遭了一記悶棍:「啊?」看著站在一旁滿臉墨跡、傻呆呆的百斤,李伯東忽然明白了。他用發抖的聲音叫道:你,你怎麼能這樣解字呢?我,我要告狀!

錢洪慢條斯理地說:「你要告,就告吧。」

李伯東憤憤不平地去縣衙門]擊鼓鳴冤,縣太爺早已被錢洪買通。最終,李伯東非但沒有要到賞金,還被打了二十棍,並被勒令完婚。

李伯東氣得一口氣沒上來,錢洪雖然沒能把女兒嫁成,但也樂得省了一筆學費。李伯東一死,他又故伎重演,又在城門邊上貼了一模一樣的「招賢帖」。雖說賞金可觀,但大家都清楚了錢洪的鬼把戲,年輕人誰也不想娶百斤這樣的女人做老婆。於是,一連三天,「招賢帖」竟然無人理睬。

第四天,終於有一位自稱李仲西的外地教書先生揭下了帖。眾人議論紛紛,說他是想錢想瘋了,要娶百斤做老婆,還不如到河裡隨便抓只癩蛤蟆做老婆算了。

李仲西卻是充耳不聞,徑直去了錢家。錢洪見眼前的李仲西生得英俊,又氣宇不凡,心大喜。他像前一次一樣,遞上契約,然後雙方簽名畫押。

春去冬來,一年之期轉眼就到。李仲西向錢洪提出辭呈,說自己無能,教不會百斤小姐。

錢洪大感意外,本想欺負李仲西是外地人,不明就裡,哪怕只教會女兒一個字,就把女兒這個大包袱推給他,誰知李仲西居然連一個字也沒教會她。

錢洪無奈,拿出一兩銀子,讓他走人。可李仲西不願意了:「我與錢老闆有約在先,為何錢老闆私自毀約?

錢洪愣了一下,問:「契約上寫得明明白白,如若不成,則以一兩之財相送,我現在給你一兩銀子,有何不對?

李仲西一字一頓地說道:「我要告狀。」

錢洪心想,我還怕你個外鄉書生不成?於是撇撇嘴說:「那你就試試看吧。」

第二天,李仲西果然去了衙門。縣太爺仍然是那個縣太爺,早被錢洪收買了。

這天升堂時,堂下擠滿了來看熱鬧的百姓,大家都想看看這個自以為是、甘願自投羅網的李仲西到底能有多大本事。

縣太爺正襟危坐,一拍驚堂木:「李仲西,你狀告錢洪錢老闆可有憑證?

「有!」李仲西答道,隨即轉身問錢洪:「我們是否立有契約?

錢祺點點頭:「是啊,契約上寫得明明白白,如若不成,則以-兩之財相送',而今你隻字未教,給你一兩銀子有何不對?

李仲西又問:那我請教錢老闆,一兩等於幾錢?

錢洪想也未想,答道:「十錢,這個小孩都知道。」「這就對了,那再請問,錢老闆家中,姓錢者幾人?

「我有八兒一女,加我共十人。」

「這就更對了,以一兩之財相送,就是以十錢之財相送,十錢之財,就是你姓錢的全家之財!這契約上可是寫得明明白白。」

錢洪和八個兒子急了,叫道:「胡說!你怎麼能如此解字?

李仲西不慌不忙地轉向縣太爺,說道:「那麼一年之前的李伯東之案,又是如何解的字,斷的案?

縣太爺心底一涼,心說今天這案子可不好斷啦,如果判錢洪無罪,那不就等於承認自己以前辦了冤假錯案?眾目睽睽之下出爾反爾,頭上的烏紗帽可就危險了!

看著堂下無數雙眼睛,縣太爺決定自保,便一拍驚堂木道:「大膽錢洪,限你三日內將全家之財按約送與李仲西!

錢洪頓時腿一軟,栽倒在地。堂下響起一片叫好聲....

退堂之後,李仲西來到一座墳前,輕輕地拔起墳上的新草,哭著喊道:「哥,我替你報仇.....

作者:徐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