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故事:戲皇帝(民間故事)

2020-11-15 08:01:00美文
故事:戲皇帝(民間故事)

清朝乾隆皇帝在位時,文華殿大學士劉墉,兩榜進士,科班出身,為官清廉,而且寫得一手好字,是當時有名的書法家,但滿朝文武想從他那裡討些墨寶,比登天還難,連乾隆皇帝也不例外。

有一天散朝後,乾隆留劉墉在南書房吃飯,作陪的還有靠拍馬起家的武英殿大學士和珅,其實,留劉墉吃飯是假,逼劉墉寫字是真。吃完飯,乾隆問和珅:「和愛卿,最近你辦完國事,回到家中在做些什麼?

和珅和乾隆事先早已串通好,連忙答道:「回皇上的話,我在家中練字。」

乾隆連聲誇道:「練字好,練字好!

他回過頭來又問劉塘:「劉愛卿,你呢?

乾隆的如意算盤打得好:如果你劉墉也說在練字,乾隆就會要他寫幾個看看,這樣,劉墉就不得不寫,墨寶也就到手了,不料劉墉卻說:「回皇上的話,我在家沒事,光睡覺。」

乾隆一聽,見他把「門」關得緊緊的,連條縫都沒有,只得望望和珅,和珅忙說:「光睡覺有什麼意思,難道你這個大書法家就不練字啦?

劉墉說:「我的字已練到家啦,不用練啦!

乾隆連忙介面說:"既然你已練到家啦,寫幾個給我看看。」

和珅也在一旁說:「別吹牛,快寫幾個給皇上看看。」

劉塘爽快地說:「既然皇上叫寫,哪有不寫的道理?但不知皇上要我寫大個的還是寫小個的?

乾隆問:「大個的怎樣,小個的又怎樣?

劉墉說:「大個的,整個北京城方圓四十里我能寫一個字;小個的,一只蚊子腦袋上能寫七七四十九個字。」

和珅聽了,譏笑著說:「皇上,別聽他瞎吹,快叫他寫,如果寫不了,辦他個欺君之罪!

乾隆心裡也在想,劉墉呀劉墉,這回你大話說過頭了,如果寫不出來……再一.,不對,這是劉墉設了套子讓我鑽:我如果叫他寫大個的,他一定會說,皇上,快拿一張像北京城那麼大的紙來讓我寫,這麼大的紙叫我到哪裡去拿?如果叫他寫小個的,他一定又會說,皇上快去抓只蚊子,把腦袋擰下來讓我寫,這大白天的,到哪裡去抓蚊子?如果這兩個條件辦不到,劉墉也就有了不寫的理由,這叫明從暗頂,刁鑽得很哩!

但乾隆畢竟是乾隆,他腦子一轉,從龍案上拿過兩張巴掌大小的紙,分別交給劉墉、和珅,說:「朕不要你們寫北京城那麼大的字,也不要你們在蚊子腦袋上寫七七四十九個小字,朕要你們在這張紙上寫一萬個字。誰寫得上來,重重有賞!

和珅接過紙,湊到乾隆身旁輕輕說:「皇上,說好了讓劉墉寫字,你怎麼叫我也寫呢?我沒劉墉本事大,讓他寫吧!

乾隆問劉墉:「你說呢?

劉墉想,在這麼小的紙上寫一萬個字,分明是有意刁難,光點也點不下一萬點,但劉墉想了想,對乾隆說:「臣遵旨。」

說著,他從龍案上拿起一支毛筆,背過身去,只一眨眼之間,就回過身來,把筆一擱,雙手捧紙,恭恭敬敬地交給乾隆,:「劉墉復旨。」

和珅湊過去一看,連忙說:「劉墉,你好大的膽,竟敢戲弄皇上!

劉墉問:「和大人,說話要有證據,我哪一點戲弄皇上了?

和珅說:「皇上叫你寫一萬個字,你怎麼只寫了一個?

劉反問:「我寫的是什麼字呀?

和珅說:「萬字呀?

「寫了幾個?

「一個呀?

「那不就是一萬字嗎?

....」和神的嘴巴像被棉花團塞住了,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劉墉又問乾隆:「皇上,我這一萬字寫得好不好?

乾隆差一點把鼻子都氣歪了:「好哇,好哇!

乾隆說的是氣話,但劉墉裝作不懂,問:「既然皇上說好,你賞我什麼呀?

乾隆正在氣頭上,賭氣地把戴在大拇指上的祖母綠扳指摘了下來,:「把這個賞給你!

他心想:,諒你劉墉也不敢接!

劉墉伸手想接,轉念一想,不對,這祖母綠扳指是無價之寶,又是皇上的心愛之物,如果接過來往自己手上一戴,豈不犯下欺君之罪?但若是不接,皇上又會給你定上個抗旨不遵的罪名,怎麼辦呢?

劉墉腦子一轉,辦法有了,他雙手畢恭畢敬地從乾隆手裡接過扳指,又把頭上的帽子摘下來,擰去上面的頂子,把扳指往頂心軸上一套,又把頂子擰上了,乾隆冷冷地問:「劉墉,扳指不戴在手上,擰到帽頂上去幹啥?

劉墉連忙雙膝跪地說:「回皇上的話,您的扳指怎能戴在我的手上?我要拿回去供在堂上,一日三次燒香,方見得皇恩浩蕩!

乾隆想想氣呀,我得到劉墉一個「萬」字,卻失去了祖母綠扳指,這個代價也太大了,心裡不舒坦,就隨手拿起筆來寫了三橫一豎一個「王」字。

劉墉知道乾隆心疼扳指,但還是故意問道:「皇上,寫這個王字是什麼意思?"

乾隆說:「我這是出個對子讓你對,對得好有賞。」

劉墉說:「皇上請講。」

乾隆想了想,說:「朗朗乾坤王不出頭誰為主?

他的意思是說我今天不處罰你,你就要不把我當皇帝了!

劉墉當然理解,馬上說:「天寒地凍水多一點怎載舟?

「水」多一點就成「冰」字了,劉墉是在說,你皇帝是船,我劉墉是水,處罰我,我就成了冷冷的冰,看你這船還怎麼行?

乾隆聽了,脫口而出:「對得好!

劉墉接著就說:「既然對得好,你賞我什麼?

乾隆一愣,扳指都給你騙去了,還要賞?但話已出口,不能反悔,只得把身上的黃馬褂脫下來賞給了劉墉。

劉墉高興地穿上了,乾隆接著說:「你別得意,我還有對子要你對。」

劉墉說:「皇上請講。」

乾隆借劉墉上一聯的「冰」字說:「水上結冰冰積雪。」

水、冰、雪,上下三層,這上聯自有妙處,劉塘一聽脫口而出:「山中騰霧霧託雲。「山、霧、雲,也是三層,對得工工整整。

乾隆連聲稱「好」

劉墉又問:「皇上說好,那賞什麼呢?

乾隆無可奈何地把身上的大褂脫下來賞給了劉塘,劉墉把大褂套在黃馬褂的外面,問:「皇上,還有嗎?

乾隆說:「還有哩,水上結冰冰積雪,雪上加霜。」

瞧,又加了一層,劉塘又是脫口而出:「山中騰霧霧託雲,雲開見日!」哦,也加了一層!

乾隆又是連聲稱「好」,劉塘又問:「皇上說好,那賞什麼呢?

乾隆只得把貼身的小褂賞給了劉墉。

這時,乾隆已光看脊樑背,身上只剩褲子了,但他不甘心,還想說,一旁的和珅見了,連忙攔:「皇上,您別說了,再說就光屁股啦!

(張道餘根據傳統相聲編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