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那些年我們沒聽懂的歌

2020-11-30 18:58:06美文

丫頭進入青春期,一個顯著標志就是開始追星。她要我一一認清那些在她眼中閃耀無比的小星星,要我牢記他們姓甚名誰,要我將模樣與名字字字落實。這個艱鉅的任務對我著實壓力山大,這些十幾二十的小鮮肉,在我眼中幾乎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個個都是形容俊俏,彷彿都是大觀園裡偷跑出來的賈寶玉。認人也就罷了,她還威逼利誘我去聽他們的歌,看他們的秀。我一邊煞有介事地配合她高漲的熱情,一邊不禁想起了我當年聽過的那些歌,那些當年沒有聽懂的歌。

多年前的一個暑期的黃昏,老爸下班回家,神秘兮兮地掏出幾盤磁帶,說:來,這是最新潮的歌曲,你聽聽。我急忙接過磁帶,封面的幾個字頓時讓我目瞪口呆:《我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爸,這是什麼呀?」「老爸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模樣:「這是單位年輕人說最流行的歌啊。」

那些年我們沒聽懂的歌

我把磁帶放入錄音機,只聽到一個名喚齊秦的臺灣男人聲嘶力竭地歌唱著自己是一匹來自北方的狼。彼時的我,對於這首歌的旋律無法欣賞,對於歌詞中表達的蒼茫、無助、孤單更是無法理解。迫於其「流行」,於是裝模作樣地聆聽,主要也是不想辜負老爸的一番好意。畢竟那個年代的爸爸能有幾個主動給孩子推銷流行音樂呢?

從此,齊秦這個名字,在我心中成為了高深莫測的流行歌曲的代名詞。他的歌很多彼時的我都不懂。他為什麼是狼?一個臺灣人為什麼是來自北方?還有,什麼叫大約在冬季?

《大約在冬季》的歌詞很美,好像講述的是離別。

輕輕的我將離開你請將眼角的淚拭去

漫漫長夜裡未來日子裡親愛的你別為我哭泣

前方的路雖然太悽迷請在笑容裡為我祝福

雖然迎著風雖然下著雨我在風雨之中念著你

沒有你的日子裡我會更加珍惜自己

沒有我的歲月裡你要保重你自己

你問我何時歸故里我也輕聲地問自己

不是在此時不知在何時

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

不是在此時不知在何時

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

輕輕的我將離開你請將眼角的淚拭去

漫漫長夜裡未來日子裡親愛的你別為我哭泣

前方的路雖然太悽迷請在笑容裡為我祝福

雖然迎著風雖然下著雨我在風雨之中念著你

沒有你的日子裡我會更加珍惜自己

沒有我的歲月裡你要保重你自己

你問我何時歸故里我也輕聲地問自己

不是在此時不知在何時

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

不是在此時不知在何時

我想大約會是在冬季

年幼的我,哪裡知道什麼是離別。只覺得這首歌旋律舒緩,歌詞與那匹狼兩相比照,清晰乾淨。於是將它固定成了作業伴奏曲。

記憶中那些年六中旁邊的音響店裡,似乎反覆播放的也是這首歌。以至於這首歌的旋律彷彿刻入了自己的骨髓裡,在這寫字的間歇裡,耳畔也有這首歌的迴響,真正是成了餘音繞樑。

那個年代聽歌聽的是感覺,是旋律,是節奏。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期九十年代初期,猛然湧入的港臺歌曲,如同一股兇猛的浪潮重新整理了我們的歌曲觀。原來還有這樣歇斯底里的歌唱方式,原來還有動感十足的流行天團,原來還有深情款款的粵語流行金曲。

時間,如我一樣的中學生,課餘忙著交換小虎隊的磁帶、抄寫四大天王的歌詞、緊盯打榜歌曲。我們根本不知道歌曲背後的故事,學業繁忙的學生也無暇去追逐歌曲裡的情愫。或者說我們就是單純地聽歌,因為這些歌曲的旋律節拍而激動,卻幾乎沒有聽懂過這些歌。因為們正年輕。

我們不知道,齊秦與王祖賢因為合演電影《芳草碧連天》而結識,隨後二人開始相戀,然而齊秦和王祖賢為了各自的事業不得不分居兩地,兩個人見面的機會非常少,除了用電話聯絡感情之外,齊秦就用寫歌的方式表達對王祖賢的情意。分隔兩地的戀人,思念之情給了齊秦創作靈感,於是齊秦僅用了15分鐘的時間,為王祖賢寫下了這首量身定做的歌曲《大約在冬季》,並收錄在他1987年出版的專輯《冬雨》中。這首歌是他對王祖賢的表白,是他對王女神的衷情。如今,齊王戀起起落落早已翻篇,然而齊秦對於低谷時祖賢的無悔接納依然令人動容。只是往事已矣,看著孑然一身獨立剛強的女神背影,不禁唏噓。

我們不知道,《千千闕歌》歌曲的旋律其實是來自於日本歌手近藤真彥的歌曲《夕陽之歌》。這首歌雖然沒有過於激揚的旋律,卻在平淡中透著憂傷,與帽子歌后陳慧嫻即將離別歌壇的主題十分吻合。於是香港填詞人林振強將這首歌重新進行了作詞。據說創作《千千闕歌》時,陳慧嫻正暗戀一位男生,於是將自己的感情唱進了歌曲中。臨別在即,一切要講的話也不知從何開始,唯有憑歌寄意,把多年以來所思所想,以歌詞的形式表達出來。如今聽來,《千千闕歌》中每一句歌詞都是意有所指,每一段樂韻都是心意所訴,戀人離別場景被慧嫻高亢婉轉的歌聲展現得淋漓盡致。一首《千千闕歌》已然是諸多如我一樣的步入中年的時代記憶。

那些年我們沒聽懂的歌

這些年,被工作被生活被時代的車輪裹挾著飛速旋轉,驀然回首,驚覺散落在記憶中那些年沒有聽懂的歌曲的碎片,在不知不覺中已然聯成一首首關於時光、關於青春、關於感情、關於奮鬥的詩篇。那些時光裡的歌者,猛然之間彷彿與自己心靈相通。那些流金歲月裡的音韻,倏忽之間如同鐫刻在骨子裡流淌。

那些年沒有聽懂的歌,伴著歲月的流逝,逐漸注入鮮活的註解。那些年沒有聽懂的歌,我們走著走著就慢慢懂了。那些年沒有聽懂的歌,是我們的青蔥歲月,是我們的似水流年是我們曾經痴迷的沸騰青春,是我們書寫在記憶深處的低迴吟唱。

「媽,《負重一萬斤長大》好聽嗎?」丫頭要我評價這首為韓國被虐女童素媛創作的歌曲。我不得不承認,丫頭這一代確實勝過我這一代,一首新歌出現,她已經做好了背書,甚至會用探究精神去寫音樂評論。這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一個成長的時代。只是,不知道,她覺得那些是她沒有聽懂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