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美文

《隨遇而安》

2020-05-19 15:02:10美文

我爺爺大概是最不喜歡說話的一個人了,跟我奶奶也很少交流。他長期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嘴裡時不時發出長長的吐氣聲:「噗---噗---噗---.......」,看似四大皆空,我卻覺得,那腦袋裡面一定是在進行天翻地覆的,否則,他那些畢生所學的知識、自己醞釀出來的領悟、以及跌宕起伏的人生經歷,真的會在小小的一個腦袋瓜子裡風平浪靜?我不太相信。

對爺爺,我是既敬畏又想親近,敬畏是因為他一如既往的沉默,讓我無法捉摸他的心情,親近則是一種血緣的本能。小學裡放學了,我用奶奶給的鋼鏰兒買幾顆糖,自己吃兩顆,揣兩顆在口袋裡,帶到三井巷的泥地小屋子裡去。爺爺躺在那九進的木床上,這是大火後經過幾次輾轉搬遷、終於買來的一張二手木床,當然沒有我們之前的床精緻好看了。奶奶根本沒有像樣的床睡,她整了一張門板,擱在堆疊的磚頭上,我來的時候,便和她一起擠在這張所謂的「床」上睡覺。

放了學後我最想去看奶奶,我甚至不願意多花時間在路上玩耍遊弋,買了糖果後直接奔三井巷而去 — 那裡有一股強大的吸引力,要說是什麼吸引力?應該是一種濃烈的愛的吸引力吧!

《隨遇而安》

我蹭著蹭著,蹭到爺爺的床邊,摸出水果糖,推到爺爺的枕頭邊。為什麼說「推」?我猜自己當時是帶著一種試探的心理,先看看爺爺會不會有什麼反應,會不會跟我說幾句話?

但他什麼話也沒說。他轉過頭看看我,微微頷首,好像打招呼,又好像表示認可。他也從來不問我什麼問題,比如學習成績怎麼樣?學校裡好不好玩?比如我爹我媽怎麼樣啊?他也不問我妹妹怎麼樣。

只有當奶奶拿出他當年的校志、校友錄給我看時,他才會產生一些反應。他用修長枯瘦的食指指著黑白照片:喏,這個是蔡元培、這個是李大釗...... 這些我只有在課本上才讀到的、如雷貫耳的名字。

國民黨撤退到臺灣前夕,爺爺做出了抉擇,他決定留在大陸,老死在故土。在當時,要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很危險的,甚至有可能身家性命不保。爺爺的預見性又體現出來了,他提前開始裝病,躺在床上不起來,結果一躺就是餘生。如果他活到今天的話………這個假設我想都不敢想,卻又忍不住去想,如果他能活到今天,這盛世如他所願。爺爺妹妹的丈夫,就是我曾經寫過的「臺灣小姑爺」,卻未能逃脫妻離子散厄運,倉促被拉到臺灣,與親人竟然一別五十年。

《隨遇而安》

日子不好過,奶奶會嘮叨。當然,家裡活全是她在操持,又沒什麼經濟收入,兩個兒子每月會給十塊二十塊錢,她捨不得花,一點點攢起來。有時候她會去菜場撿一些菜葉子、菜蒲頭,整整乾淨也能做菜,除了口感糙一點,有時候去撿紙板賣廢品,再者就是鄉下親戚關係好的比較多,那些人原先是家裡「做長年」的,爺爺奶奶當作本家親戚對待,所以後來大家也都沒有忘記秦家公、秦家婆,時不時拿自己種的菜、打的麻餈年糕過來,陪兩老聊上半天。走得最勤的是小眼、三蘭和樹這幾個人,幾乎每半個月就會出現在奶奶家。

奶奶嘮叨時,爺爺充耳不聞,或許他確實在聽,但大機率是不會表現出反應的。有時實在聽不了了,爺爺就說:「先送啊,隨遇而安。」(奶奶名字叫王先送)

他意思是以前的都是過去式了,社會怎麼變化,不以我們個人意志為轉移,所以呢,接受事實吧,不要再糾結和放不下。

這隨遇而安,還得要心態放平,要心甘情願。畢竟個人力量沒有那麼大,大到能夠改變社會發展趨勢。有些是自己不願意接受的事實,或看不慣的現象,不一定就是錯的,或許錯的是自己呢?一個勁地與現實較勁,一個勁地抱怨甚至忿恨,老實說,傷不了別人多少,更多是自我損耗。在改變不了什麼的情況下,與趨勢共舞,或許仍然不失為明智之舉。

《隨遇而安》

確實啊,人不能都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像《漁夫與金魚》那個故事裡的漁婦,海市蜃樓的腦海裡有宏圖偉業,有君臨天下,要做天下第一,要做海上霸主,要統治全世界。說到底,還不是內心深處的那點野心?那點星星不滅的野火,風一吹,便燃起,也不管自己是什麼材料。有沒有人想過要做一顆安於其位的螺絲釘?在適合自己的位置上,兢兢業業、恪盡職守?螺絲釘不卑微,一架飛機、一枚火箭都可能毀於一顆螺絲釘的不安分。如果個個都想做飛機頭、火箭頭,那誰來做螺絲釘?

隨遇而安,做一顆螺絲釘。這是我最近在思考的一個問題。一個人只要行使好自己的責任,專心於自己的愛好,放低慾望,專注一些,投入一些,不要過分計較得失,可能會使自己變得更充實,更快樂。

【雲端原創】

《隨遇而安》

(圖片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