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美文

故事:女子賭氣回孃家,引出離奇糊塗冤案(古代奇案)

2020-09-16 15:06:40美文

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人心險惡再離奇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清代大才子袁枚記錄了這麼一樁離奇的案子。

雍正年間,某地有個婦人名叫楊月麗,嫁給了塗如松,可某日突然離奇失蹤,孃家人懷疑是被婆家暗害,一紙狀書告到了衙門。

事關人命,當地縣令湯應求不敢馬虎,立刻訊問苦主以及被告塗如松。

塗如松聲稱三日之前,楊月麗和自己的母親發生了口角,於是當晚負氣回了孃家。而根據塗如松鄰居趙當兒所述,當晚曾聽到隔牆楊月麗的呼救聲,故而楊月麗孃家人以此為依據,認定塗如松殺害了楊月麗。

湯應求再三思忖,認為僅有證人一面之詞,無其他真憑實據,並不能證明塗如松殺妻,決定暫時收押塗如松,帶著仵作李獻宗前往塗家察訪。

到了塗家,塗如松的母親不停抱怨楊月麗既饞又懶;而且還不貞,嫁過來之前曾是王家的童養媳,與王家老頭有染,並非完璧之身。此事還是楊月麗親口告知塗如松。

塗家雖然沒有發現異樣,但沒過兩日卻得知楊月麗離家那天晚上,趙當兒在外通宵未歸,根本不在家。所說「半夜聽到呼救聲」顯然是��證。

李獻宗還沒想明白趙當兒為什麼要作偽證,當地淺河灘又發現一具男性浮屍。然而經人辨認死者的衣服卻是楊月麗的,而且已經腐爛得面目難分,時間不少於三日。

兩件事混在一起,讓這樁殺妻案變得撲朔迷離,李獻宗調查了半個月也沒結果,上峰震怒之下,委任自己的得意門生高仁杰前來複查破案。

高仁杰年輕氣盛,仗著有人撐腰,剛到任就迫不及待宣佈那具屍體是楊月麗,而且一番嚴刑拷打,把塗如松打得皮開肉綻,在慘叫中被迫承認自己殺了妻子楊月麗。

高仁杰取了口供得意非凡,藉此參了一本,以徇私舞弊的罪名,把湯應求和李獻宗問罪下獄。然而案卷剛寫好,有個鄉紳跑來報案,說淺河灘上的屍體是他的傭人,與人賭酒失足淹死。

高仁杰大吃一驚。立刻又把塗如松提上堂,再次施刑逼他說出楊月麗埋在何處。

塗如松經過幾次酷刑折磨,早已神經失常,一聽用刑,嚇得信口胡說。按照他所指的地方掘土挖屍,一連掘了十幾處,都沒找到。更加惹怒了高仁杰,把塗如松打得死去活來。

得知兒子奄奄一息,塗如松的母親來到衙門,聲稱知道楊月麗屍體埋藏之處。根據她的指認,果然在某處挖得一具女屍,雖面目腐爛無法辨認,但衣裙都是楊月麗生前所穿。

口供物證俱全,這個案子到此終於了結,高仁杰判塗如松死刑。因為辦事得力,高仁杰得到了嘉獎,但湯應求因為瀆職被革職充軍,李獻宗重打五十大板,趕出衙門。

李獻宗被打得皮開肉綻,心裡不服,覺得這件事蹊蹺,尤其當人說塗母因不忍兒子受酷刑,找人扒出一具女屍,給她穿上楊月麗生前衣服的事情之後,更是氣憤至極,繼續尋找真相。

幾日之後,李獻宗終於查出一絲蛛絲馬跡,趙當兒與當地生員楊同範來往密切,且這半月來出手闊綽,似乎發了一筆大財。

順著這個線索,李獻宗每日蹲在楊同范家門口打聽訊息,終於得知楊同范家裡多了一個神秘美貌女子,半個月來一直足不出戶。

結合前後線索,李獻宗心中竊喜,認為這個神秘女子八成就是「死去」的楊月麗,然而楊同範在地方勢力錯綜複雜,如果沒有真憑實據直接上告,很有可能被其察覺,暗中把楊月麗轉移,自己反倒背上了誣陷之罪!

這可如何是好?

這一夜,李獻宗輾轉反側睡不好覺,想到明日即將來訪的巡撫吳應棻,又想到即將開刀問斬的高仁杰,心裡糾結痛苦,直到東方泛白,方才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看見吳應的轎子遠遠而來,李獻宗不顧一切衝到轎前攔轎鳴冤,哪怕被開路的衙役痛打一頓,依然跪在地上喊冤。

吳應棻覺得蹊蹺,把李獻宗帶回府,得知事情前因後果,決定命人去楊同范家搜拿楊月麗,然而李獻宗出言阻攔,如此這般說出了一條妙計。

當日下午,楊同範正在屋中與楊月麗調笑,突然門口跑來一個更加漂亮的年輕女子,口口聲聲自己被人威脅逼迫,希望能夠投身於此。

楊同範是好色之徒,見女子美貌,便一口答應下來,收留女子進了院。可沒過多久,又來了幾個衙役,聲稱要來追查某個犯案潛逃的女子。

楊同範一時���點著慌,讓女子先躲進楊月麗所在的暗室,而後出門打發衙役。

衙役們站在門口磨磨蹭蹭不肯走。楊同範以為他們想敲竹槓,便拿了幾兩銀子打發,可就在這時,剛才那個女子突然跑了出來,大喊道:「在西房!」

衙役們一聽,直接闖進西房,不一會,就把失蹤了許久的楊月麗帶了出來。又將鐵鏈套在了楊同範的脖子上,將他帶到衙門。

巡撫吳應棻立即升堂審問。楊月麗見丈夫塗如松已經被折磨得瘋瘋癲癲,當場淚如泉湧,說出了實情。

原來楊月麗當晚負氣離家出走,半路上遇到大雨,便去楊家躲雨,沒想到一來二去發生了私情。事後楊同範騙她說塗如松已投奔他鄉,卻不料因為自己差點害了幾條人命。

真相大白,吳應棻當堂審定,將楊同範革去生員問斬,趙當兒充軍。楊月麗捱打二十大板,被塗如松領回,湯應求官復原職。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雖然塗如松洗刷了冤屈,但高仁杰酷刑逼供屈打成招,卻逍遙法外讓李獻宗從此心灰意冷,不日之後奔走他鄉,從此,無人知曉他的去處。

關注「酒歌說文」,瞭解更多有趣的民俗文化。反正不要錢,多少看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