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故事:縣太爺招人(民間故事)

2020-10-19 16:20:00美文
故事:縣太爺招人(民間故事)

有個新到任的知縣,接任後,發覺衙門裡的衙役,不是老弱病殘,便是酒色之徒,要辦事時不見蹤影,有什麼好處就你爭我搶,於是便下決心搞人事改革,讓老弱病殘者病退,把遊手好閒者辭退,最後只剩下張三、李二兩個衙役留用。

堂堂一個知縣衙門,只兩個衙役怎麼行?於是,他就對張三李二說:「本老爺不拘一格選人才,明日起,你倆替我去物色三個人來,一個要急性子,急到吃赤蝦等不及殼燒紅,一個要慢性子,溫得火燒屁股不跳,一個要愛貪小便宜,最好雁過能拔根毛。限你們一個星期辦好,辦得好,重獎,辦不好,重罰!

張三李二聽了,心裡想:抓個小偷、逮個毛賊好辦,去找這三種人,總不能去大街上問,你是急性子嗎?你是溫吞水嗎?你愛貪小便宜嗎?要真的這樣問,不吃耳光才怪哩!但這是任務,不辦不行呀,他倆只得在大街小巷到處亂找,可一個星期過去了,還是交不了差,被知縣打了四十大板,還說再放一個星期寬限,辦不好,就叫他倆捲鋪蓋回家去吃老米飯。

張三李二手捧著屁股,忍著痛出了衙門,張三說:「李大哥,看來咱倆這碗飯是沒法吃了,有被他炒魷魚,不如自個兒識相些,捲鋪蓋走人。」李二說:「對,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不幹了,喝酒去!

他倆來到一家酒店門口,見兩個人坐在街沿石上下象棋,一個跳馬,一個飛相,正殺得難解難分。這時候,匆匆跑來個小孩,對其中的一:「爹,不好了,家中火燒了,媽叫你快回去。」誰知那人頭也不抬,慢吞吞地說:「急什麼,等這盤棋下完了再說。」對方卻坐不住了,:「你家中火燒了還下什麼棋,救火要緊,快回去。」說著要收棋盤。那人卻抓住對方的手不放,:「火燒的是我家,又不是燒的你家!」

張三李二見了,想: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天底下竟有這樣火燒屁股不跳的人,拿出鐵鎖,「嘩啦」一聲把那人鎖了,又說:「別下棋啦,等一會兒跟我倆去見知縣老爺。」

說著,兩人進了酒店,要了些酒菜吃了起來。他倆正吃著,又見外面急匆匆地進來一位壯漢,剛坐下就拍著臺子說:「快,快,一碗陽春麵!"

店小二應了一聲,剛進去準備,那壯漢卻等不及了,大聲喊道:「難道店裡的人都死光了嗎,還不快把面端出來!

話聲剛落,那店小二說了聲「來啦」,端出一碗熱騰騰的陽春麵,「譁」地倒在那壯漢的面前。那壯漢見了,急紅著臉說:「我還沒有吃,你怎麼把面倒在桌子上?」店小二說:「你急著要吃,可我急著要洗碗哩!

張三李二見了,拿出鐵鎖,「嘩啦」一聲把店小二鎖了,說:「想不到你躲在這裡,走,跟我們去見知縣老爺。」

張三李二拉了急性子和慢性子去見知縣,可還缺了個愛貪小便宜的,到哪裡去找呢?正想著,忽聽見前面燒餅攤上有人在爭吵,走過去一看,只見買燒餅的那人嘴裡說要買燒餅,手指卻在桌子上亂劃,趁機把落在桌子上的芝麻蘸在手指上,然後放到嘴裡吃了,他把桌子上的芝麻蘸了個精光。還有一粒嵌在桌縫裡蘸不到,急得沒有辦法,這時店老闆生氣地說:「你這個人到底買不買燒餅?

那人假裝生氣地用拳頭一擊桌子說:「誰說我不買!」把那粒芝麻從桌縫裡了出來。那人連忙把芝麻蘸起來放進嘴巴就走了。

張三李二見了,想,天底下再也找不出像他那樣貪小便宜的了,知縣一定喜歡!所以把那人也一起帶到了縣衙。

知縣獎了張三李二,又根據三個人的特長,分別叫急性子擔任隨從,有什麼急事誤不了,叫慢性子的給自已看小孩,孩子怎麼頑皮他也不會著急。貪小便宜的叫他做買辦,保證不會吃虧。

有一天,知縣的頂頭上司要來視察,根據規定,知縣要去三里路外的接官亭迎接,就叫急性子去備馬。急性子急忙去了馬棚,那馬欺生,左躲右閃,不肯上鞍,急性子急死了,拿起旁邊鍘草料的鍘刀,「嚓」的一-聲把馬頭給砍了。知縣換好官服出來一看問:「你,你怎麼把馬砍了?

急性子說:「我想備鞍,可它偷懶,不聽話。」

知縣說:「你把我惟一的一匹馬砍了,我怎麼去迎接上司呀!

急性子說:「沒事,我揹你。」說著,背起知縣就跑。

這急性子身材魁梧,體力又好,他背者知縣,跑得飛快。知縣見他忠心耿耿,辦事又賣力,還沒到接官亭就說:「你跟著老爺好好幹,我回去賞你二十兩銀子。」那急性子聽了,猛地來了個急剎車,「嗵」地跪在地上,說:「謝謝老爺。」他這一跪一謝,可苦了知縣,為啥,知縣從急性子背上摔了個狗吃屎,額角上還腫了個包。

知縣從地上爬起來說:「你,你怎麼把我扔下來啦?

急性子說:「給老爺道謝。」

「到接官亭再謝也不遲呀!

「那你不會到接官亭再賞我嗎?」「這.....」知縣氣得無話可說。

辦完公事,知縣回到衙門,額角上還在隱隱作痛。他看見慢性子坐在那井邊晒太陽,便喊:「慢性兒。」

慢性子用眼睛望望知縣不回答。知縣火了,說:「慢性兒,我叫你,你聽見嗎?

慢性子才慢慢地說:「聽見了。」「那你怎麼不答話?

「我不是拿眼睛在瞧你嗎?」知縣知道對他發火沒用,因為他是慢性子麼。便問:「少爺呢?

慢性子反問:「您問哪個呀?

「我問大少爺呢?」「大少爺不是上學去了嗎?

「那二少爺呢?」慢性子朝井邊努了努嘴說:「掉井裡了。」

「啊!」知縣一聽,跳了起來,問,「什麼時候掉的?

慢性子說:「一大早就掉進去啦。」

「那你為什麼不早說呢?

「急什麼,反正已經掉在井裡了,他再也不會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知縣聽了,心痛得差一點昏倒,急忙叫人把屍體從井裡撈了起來,可慢性子仍坐在一邊不緊不慢地說:「反正已經死了,今天撈明天撈不是一個樣嗎!

知縣死了兒子,買棺材的事理所當然地輪到買辦貪小便宜。貪小便宜到了棺材鋪,這邊張張,那邊看看,好的嫌價錢太貴,便宜的嫌木料太差,最後看中一口很大的棺材,問掌櫃的多少錢。掌櫃的說:「既然是縣太爺家的,便宜些,二十兩銀子。」

那貪小便宜的聽了,跳起來說:「你摸摸額角,熱昏了在說昏話是嗎?我看最多十兩銀子。」掌櫃說:「十兩銀子連買材料都不夠。」

「那十二兩吧。」「不行,最少十八兩。」

「那十四兩總行了嗎?

「十四兩不賣,你到別處去買吧。」貪小便宜的狠了狠心說:「乾脆十五兩吧!

他把掌櫃磨急了:「十五兩就十五兩,拿銀子來!

貪小便宜的拿出二十兩銀子,「找五兩給我。」他趁掌櫃到裡面換零錢時,急忙把旁邊的一口小棺材裝在剛才買的那口大棺材裡,等掌櫃找完錢,就把那兩口棺材扛回來了。

那知縣見貪小便宜的扛了個大棺材回來,就不高興了,責怪貪小便宜的說:「你買那麼大的棺材幹嗎?

貪小便宜的說:「老爺你別急,裡面還有口小的哩。」

知縣一看更火了,「你買兩口棺材幹嗎?

那貪小便宜的說:「老爺,小少爺睡這口小棺材,說不定一天大少爺死了,你就不用買棺材啦!

(張道餘根據傳統相聲《日遭三劫》、民間故事《知縣用人》改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