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愚城燒餅(現代故事)

2020-05-14 00:03:00美文
故事:愚城燒餅(現代故事)

全城最繁華的彭城路有家門面,店面很小,租金卻要得高,一直租不出去。店主人好像並不缺錢,寧願將店鋪閒著,也不肯降低租金,似乎降低了租金就降低了身份。

  

  這天來了兩個外地客人,一個戴副墨鏡,雖看不清眉目,但顯得年輕俊朗;另一個一看就是鄉下人。那戴墨鏡的站在門面前看了良久,最後聯絡了店主,價也不講便租下門面。店主驚奇,想打聽,客人神祕一笑說「到時便知」。

  

  店面開始裝修,過往行人都看不出要做什麼生意。裝修完畢,有人送來一塊牌匾,牌匾用黃絹蒙著,掀去黃絹,顯出四個大字:愚城燒餅。戴墨鏡的年輕人指揮將牌匾掛上,旁邊的鄉下人放了一掛鞭炮,店鋪算是開張了。就是一賣燒餅的,看來戴墨鏡的是老闆,鄉下人是夥計。

  

  真相大白,人們更好奇了,愚城燒餅是個啥燒餅?何以要把一個燒餅鋪開在全城最繁華之處。牌匾下人們指指點點,走了一撥又來一撥。

  

  愚城燒餅開始出售了,就是燒餅,只是與本地燒餅稍有不同。本地燒餅要麼圓形,要麼橢圓形,也有長方形的小油酥燒餅,他這燒餅是六邊形的,這倒少見,製作起來也有些麻煩,其他都差不多,一樣的成色,一樣的撒有芝麻,只是價格叫人瞠目。當地燒餅賣一塊錢一個,他卻要賣百元一個。真敢要!

  

  墨鏡老闆親自坐在店前,燒餅樣品擺在一塵不染的玻璃櫃裡,製作是在裡面,外面人沒法看得見,這當然不同於本地的燒餅攤。

  

  第一天,沒人買燒餅,看了那天價,過往行人只是搖頭譏笑。連續很多天都是如此,看那老闆卻端坐店前,臉上架著墨鏡,一副寵辱不驚的樣子。

  

  據說西紅柿最初叫狼桃就沒人敢吃,一個畫家實在抵擋不了它鮮豔欲滴的誘惑,才咬了一口。什麼事總有第一。終於有人忍不住了,不就一百塊錢嘛!買個嚐嚐,到底啥滋味。他付了錢,老闆叫稍等,燒餅是現做現賣。不一會兒,燒餅用一個小筐端出來,老闆裝進印有愚城燒餅字樣的紙袋,遞與客人,客人接過愚城燒餅,看看精美的紙袋,帶回去與家人分享了。

  

  既然有人開了頭,後繼者也就陸續來了,花百元品嚐天方夜譚的燒餅,似乎也值。當然,也沒人好意思問花過錢的人到底值不值。

  

  於是,花百元品嚐愚城燒餅便在全城蔓延開來,越來越多的人想參與進來,沒體驗過的快樂總是會誘惑人們去體驗,店前竟排起了長隊。雖說品嚐過的人並沒吃出特別的味道,吸引他再去花錢,但全城沒吃過的多著呢。

  

  愚城燒餅的名氣越來越大,先前那些品嚐過本不打算再吃的人,因欠著朋友同事的人情,便去請他們吃一回愚城燒餅。也有專為戀人、老人還有領導排隊買燒餅的。愚城燒餅再不單是燒餅,已融進了情分情愛、孝敬和討好……

  

  都說老闆發了,但從老闆的臉上,卻始終看不出掙錢的喜悅,架著墨鏡的臉上依然寵辱不驚。

  

  就在愚城燒餅如日中天之時,小店卻突然關門了。算來也就半年的光景。

  

  還未吃過的人急了,還有那些需要愚城燒餅的人更焦急,都在打聽。可小店的門關得緊緊的,再沒開的意思。

  

  直到店鋪的出租告示貼上來,小城人才知道再也沒有愚城燒餅了。

  

  於是,吃過的人便津津樂道於自己的口福,沒吃過的人只能耳聞嘴饞追悔莫及了。只是人們想不通這燒餅店正在生意興隆之時,為何就關門了呢?但也無從去問,那神祕的墨鏡老闆和鄉下夥計都遁跡不見了。

  

  約莫又過了半年的光景,在小城一條偏僻的街道上,從鄉下來的夫妻倆新開了一個燒餅攤。這街道又髒又亂,開了很多門面,有賣早點的,賣菜的,賣水果的,殺雞的,做防盜網的,砸白鐵皮的,還有原來的一家燒餅攤。這新開的燒餅攤屋子很小,打燒餅的爐子只能放門外,一張油膩膩的桌上擺個黑乎乎的籮筐,燒餅打出來就扔在籮筐裡。令人稱奇的是,門框上竟掛塊硬紙板做的牌子,上面用毛筆寫著:愚城燒餅。燒餅果然也是六邊形的,只是價格比人家貴一塊錢。

  

  這下驚動了不少人。打燒餅的鄉下人向前來詢問的人述說,原來彭城路的愚城燒餅就是他做的。他老家是禹城鄉下的,本來在禹城打燒餅過活,是墨鏡老闆看中了他的燒餅,說帶他出來發財。老闆確實發財了,可分他的錢太少,他不願意了,最後罷工跑回家鄉,半年後帶老婆來到這裡。

  

  原來「愚城」是從「禹城」而來。有人認出他還真是那個鄉下夥計,掛牌那天放炮的就是他。雖說證實了他就是愚城燒餅的製作者,但卻很少有人買他的燒餅。

  

  有人問他:「人家燒餅賣一塊錢一個,你要兩塊,比人家貴一倍?」

  

  鄉下人很委屈,說:「這還叫貴?以前賣一百塊不還排隊嗎?」

  

  那人笑起來說:「你這能比嗎?」

  

  鄉下人不明白為啥不能比。但他的燒餅確實賣不動,根本無法和另一家競爭,最後只好跟人家賣一樣的價錢了。

  

  「早知這樣就不離開家了,還以為回來能發財呢。」鄉下人邊打燒餅邊嘆氣。

  

  然而,一個月黑夜,過來兩個黑影,來到鄉下人的燒餅鋪門前。一個開啟手機上的電筒,照了照硬紙板上的愚城燒餅,說,「就是他了。」兩人合力將門口的燒餅爐推翻,掄起帶來的錘子一通亂砸。一個問:「大哥,跟一個打燒餅的有啥過節,非要砸人攤子,斷人活路?」另一個說:「兄弟你不知道,公司裡大小頭頭,都吃過我請的愚城燒餅,要是讓他們知道愚城燒餅就這玩意,我在公司還有什麼臉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