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李白一首經典春天詩,寫少婦春思,最後兩句實在太無理了

2020-03-10 15:10:05美文

如果有人問,春日裡最美的事物是什麼?我想,思念,一定是會出現的答案之一。

它是杜甫筆下的遙遠之思:「渭北春天樹,江東日暮雲。」

它是李商隱筆下的朦朧之思:「春日在天涯,天涯日又斜。」

它是白居易筆下的送別之思:「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

它也是李白筆下思婦對征夫的斷腸之思:「當君懷歸日,是妾斷腸時。」

李白一首經典春天詩,寫少婦春思,最後兩句實在太無理了桑滿枝

春天,是屬於思念的季節。微雨燕兒雙飛,沙暖鴛鴦成對,何不教人生出滿懷相思?隨著那綿延不絕、剗盡還生的青草,隨著那徐徐春風、瀝瀝春雨,春思在詩人筆下綻放,或哀愁或甜蜜,或縹緲或濃重。

今天,就來讀一首李白的《春思》,短短六句,將少婦春思寫進詩中,寫出思婦面對眼前鬱鬱春景,而生出的對征夫的濃濃思念。自古而今,「春」既指春天,也指男女之間的感情。

見景而生情,無物不含情。

《春思》唐·李白燕草如碧絲,秦桑低綠枝。當君懷歸日,是妾斷腸時。春風不相識,何事入羅幃。

李白一首經典春天詩,寫少婦春思,最後兩句實在太無理了

詩從燕地與秦地的景物寫起,征夫在燕地,思婦在秦地,二人相隔兩地,所能見到的是不同的風物。詩開篇用兩地景起興:燕地青青草剛剛抽出碧玉般的綠絲,而我所在的秦地桑樹已經綠葉滿枝。秦地青草冒出新芽,桑葉滿枝,是思婦想象中的景與眼前實景的交織,呈現出滿目新綠、春意盎然的景象。

次兩句可以說是「急轉直下」,寫分隔兩地之人見景而生出的心思,綠意中所洋溢著的生機也瞬間轉為憂鬱愁緒。她說,遠方芳草萋萋,當你由此而生起盼歸之念時,已是我思念你到斷腸之時了啊。照理說,當遠方人生出想要歸家心思時,盼歸之人應當感到欣喜才對,她卻為何感到「腸斷」呢?

李白一首經典春天詩,寫少婦春思,最後兩句實在太無理了依依春草生

元代蕭士贇注李白集曾對此加以評註,如果聯絡上二句便可知,燕地春晚,征夫之思如當地之草方方才生,而思婦之思早就已如秦地之桑葉壓低綠枝。一處春草生,一地綠滿枝,是兩人遙相對望的刻骨深情,而盼歸之人早已望眼欲穿。思念至深,足以斷腸。

末尾兩句是思婦對春風無理的「斥問」,她說:春風啊,我與你素未相識,你又何苦跑到我的羅帳之中撩起我的愁思呢?這一問問得實在無理,任誰都知,人愁何怪春風撩?

詩僧道潛曾寫過兩句詩,他說:「思君自看明月苦,人愁不是月華愁。」是因為人愁緒滿懷,所以看明月也彷彿含著愁苦。可明月於千年前如此,於千年後亦如此。春雨,春花,春風,莫不如此。

李白一首經典春天詩,寫少婦春思,最後兩句實在太無理了春風

春風本無意,可在詩人眼中,它能知別離苦,所以「不遣柳條青」; 在思婦眼中,它探入羅幃之中,撩起心中愁思。

而這,又關春風何事呢?只是人愁,卻終於只能「」怪春風。

是的,思念本就無理,思君使人愁,思君還令人老,思君……又哪有什麼道理可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