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故事:屈打成招(民間故事)

2020-10-22 12:02:00美文
故事:屈打成招(民間故事)

鄭板橋新任知縣不久,便帶著三個衙役,裝扮成做生意的,深入民間察訪民情。

一天,四個人走得又累又餓,來到一座破廟裡歇息。這時,一個賣鹽的路過這裡,衙員們看見鹽簍裡放著四個雞蛋,便拿錢買了過來。

賣鹽的走後,一個叫王老黑的衙役說:「太爺,你們三個躺下歇息吧,我把這四個雞蛋煮熟了再叫你們起來吃。」

鄭板橋說:「好。」他開啟行李,鋪在神臺上,就躺下了。

王老黑找來幾塊石頭把帶的鍋支起來,添上水,找點乾柴,便煮罐雞蛋,一會兒就煮好了。他把雞蛋外撈出來,放在神臺上,打算叫大家吃,一看三個人都睡著了。他知道太爺走累了,不想驚動他。他自己也想打個盹兒,心裡說,就睡一會兒,醒來再吃吧。他往地下一躺,閤眼便睡著了。

這時,神臺後邊的牆洞裡鑽出兩隻老鼠來偷雞蛋。一隻老鼠用四條腿把雞蛋抱住,另一隻銜著它的尾巴,把雞蛋偷走了一個。

剛入睡不久的王老黑聽見鄭板橋咳嗽一聲,知道太爺醒了,忙翻身起來,先看他煮的雞蛋。不好!咋少了一個!

出門四下望望,遠近不見一人。他納起悶來:四個雞蛋,剛好一人一個,現在剩下三個了,咋吃呢?對,讓太爺一個人吃吧。」

鄭板橋翻身下了神臺,把另兩個衙役也叫了起來。他問老黑:「雞蛋煮好了吧?

老黑說:「太爺,早煮好了。」

「正好一人一個,都吃吧。」

「太爺,丟了一個……

「什麼?丟了一個?這破廟四不居鄰,連個人影也沒有,會丟到哪裡去?是不是丟到你肚子裡了?

「是呀。」另一個衙役幫腔:「若是別人來偷,哪能只偷一個呢!

「王老黑,」鄭板橋發怒了,「一個雞蛋事小,卻能考驗出一個人的品質。你如實說,到底是咋回

?我這縣衙裡容不得說謊的人!

「太爺,咋丟的我也不知道。你就是殺我刮我,我也說不清。」

「我不殺你,也不刮你。來!用扁擔伺候!我不發話,你們只管狠打,看他說不說實話。」

另兩個衙役不敢怠慢,把王老黑按倒,抽出扁擔就打。剛打了兩下,只聽王老黑哭著說:「太爺,我說,雞蛋是我偷吃的。」

「剛才為何不說實話?

「太爺沒吃,我先吃了一一個,說了怕太爺怪我無禮。」

你把雞蛋皮藏哪裡了?

到廟外邊了。」

「拿來讓我看看!

王老黑走出門又折回來,撲通跪倒在地,哭著說:「太爺,雞蛋皮我嚼嚼咽肚裡了。剛才我又說了;謊,你再打吧!」

此時,鄭板橋兩眼含淚,急忙把王老黑攙起來說:「老黑,我委屈你了,本官對‘屈打成招’的說法有疑問,上任以來,總想作一次‘屈打成招'實驗。拿誰實驗呢?又不忍心讓一個百姓捱打受屈。今天我躺在神臺上沒有睡著。你把雞蛋煮好放到神臺上睡下後,只見牆洞裡出兩個老鼠把雞蛋偷走一個。這使我找到了機會,想在我們執法人身上試試,看會不會屈打成招,招了我會不會相信。這就委屈你捱了兩扁擔。想不到你這個耿直人一打就招,竟還會編瞎話冤枉自己。但你說瞎話畢竟說不圓,招了我也不信。」說到這裡,他遲疑了一下,「假若今天我睡著了,沒看見老鼠偷雞蛋呢?那當然也不會拿你作實驗,但這個雞蛋我們三個人都會認為是你偷吃了,那可就要冤枉你一輩子了。唉,看來這官不可幹,不如咱散夥各自回家吧。」

王老黑聽了這番話,非常感動,對鄭板橋說:「太爺,你打我打得好,打死我我也不生你的氣。我過去打人逼供,有不少人都是經我手屈打成招的。這一回我算知道屈打成招的滋味了。往後咱斷官司要多察問,找證據,決不能逼人家招供。你千萬別走,你這樣的人不當官,百姓又該蒙冤受屈了。」

「那好!鄭板橋眼裡含著淚花笑了,「今後咱們辦案,就照老黑說的幹吧!

作者:劉升元秦新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