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故事:化險為夷(百姓故事)

2020-11-30 16:40:00美文
故事:化險為夷(百姓故事)

堵牆難擋八面風,一個人處在困境裡,是要靠人幫助。不過依我看,最要緊的還得靠自己,給你們說件我親身經歷的事。

那是一九八七年,我在省城念大學,一次放假回鄉下老家,半路塞車耽誤了兩個小時,在小站下車時已經黃昏了。

車站停了幾輛載客的手扶拖拉機,上前一問,到我家至少也要二十元,要比平時貴十倍,夠我在學校一個月的伙食費。我這個窮學生哪裡捨得?再說口袋裡也沒有這麼多的錢。

步行回家吧,二十多公里的山路,一個女孩子哪敢走這夜路,而住店花銷會更大。我真的陷人了困境。

這時,一個小夥子推著一輛腳踏車在我身邊停下,那年輕人身材魁梧,土裡土氣的祥子,看起來還很和善,他說:「姑娘,去哪裡?我帶你走吧。」

這個小站上平時常有人用腳踏車載客賺外快的,我告訴他去楊樹村,並講定了車費兩元。說實話,那時天都暗下來了,可是我別無選擇,我把書包掛在他的車把上,硬著頭皮跳上了後車座。

小夥子騎技術蠻不錯,力氣也不小,不多一會,已經離開小站幾公里。路上碰不到別的人,荒山野嶺,漆黑一片,我開始緊張了,後悔不該讓這陌生的男人載我,假如這時他對我動壞腦筋,我只能像小羊羔一樣任他宰割了!

這時,那男子大概有點累了,車速漸漸慢了下來,只聽見他在黑暗中問我:「你是從省城來的吧,在那什麼?

「我在省城念大學,讀法律專業。」我故意把「法律」兩個字說得很重,目的是想鎮住他。

「噢,你原來是個學生,你有男朋友了嗎?

「沒有。

「你多大了?

我想回答,但又不能不回答,便故意少報了兩歲:「十八歲。」「才十八歲,我還以為你二十多歲了呢。」

從他的話中,我感到有些不妙,果然,他不懷好意地開口了:「小妹妹,車錢我不要了,咱們停下車到樹林裡玩玩好吧?

說著,他把車停下,利索地跳了下來,身子向我靠來.....

我的心快要從喉嚨口跳出來了,立刻把早就準備的話一股腦兒說了出來:「你想幹什麼?你要是強來,我就自殺,你也會被判刑的。知道你這樣做要判幾年刑嗎?七年打底,情節嚴重還可能判死刑。我在學校旁聽過幾次開庭審判,那些被告犯罪時不考慮後果,一到法庭上個個後悔莫及。你想想,這樣做值得嗎?

他沒有再吭氣,情願地上了車,繼續往前騎。我知道,他是一時被我這些話鎮住了,但邪念仍在,我還沒有擺脫困境。

果然,他又開口了:「小妹妹,我看你長得漂亮,叫人喜歡,心裡直想。」

我打斷了他的話:「你有妹妹嗎?

「有,和你一般大。」

「你想想,如果今天晚上是你妹妹遭到別人欺侮,你不傷心嗎?我看你還沒結婚吧,你如果胡來,以後的好日子都完了....

那時候,我在心裡對自己說:別慌,你一定能鎮住他!我儘量挑有分量的話說,只想打消他的邪念。

沉默了很久很久,他又開口了:「那我不帶你了,你下去吧。」

我鬆了一口氣,可朝四處一看,這裡前不傍村,後不靠店,剩下的十多公里山路,一個人怎麼走?說不定路上還會碰到比他更壞的人!想到這裡,我用懇求的口氣說:

「大哥,我坐你的車,就是因為相信你不是壞人。你就做件好事,送我到家吧。」

他沒有回答,也沒有硬著要我下車,繼續向前騎著。我怕黑暗之中沉默著,會使他又生邪念,便主動地和他聊了起來,聊家鄉的變化,聊他的家庭...

走邊聊,不知不覺,公路兩旁出現了燈光,終於到家了,我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我跳下車,掏盡了口袋裡的錢,一共有五元,便全給了他,他猶豫了下,沒有接錢,低著頭不敢看我,從嗓子眼裡擠出兩個字:「算了。」然後匆匆騎車走了。

我衝著他的背影大喊了一聲:「謝謝你了,大哥一」

等我回到家的時候,才突然想起我的書包還掛在那小夥子的車把上,好在裡面只有幾本書和幾封同學的來信。

誰知開學不久,我收到了一個沒有具名的包裹,拆開一看,裡面竟然就是我的那個小書包,書和信都在,只是多了一張字條,字寫得歪歪扭扭的,字條上說他對那天晚上的所作所為很內疚,他感激我挽救了他,假如那天晚上遇到的是另一個女孩子,沒有說這些話,說不定他會鋌而走險的。

我靠著自己的勇敢和智慧,化險為夷,走出了困境。

作者:山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