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婚姻生活故事:新婚之夜選擇逃離,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2021-02-22 10:33:39美文

這是發生在魯西南地區一個真實的事。

2020年1月6日,陰曆的臘月十二日,那天是李王莊李廣仁家大喜的日子,他家二小子李吉發經歷了磕磕絆絆的戀愛歷程,總算和鄰村一個叫春榮的姑娘修成正果,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姻生活故事:新婚之夜選擇逃離,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在農村辦喜事比城裡還熱鬧,七大姑八大姨左鄰右舍都來沾喜氣,光酒席就要擺幾十桌。李廣仁家的條件雖然不是太好,他家大兒子前一年剛辦完喜事,已經花光了家裡的積蓄,可李廣仁是個愛面子的人,他東拼西借,還是把二兒子的婚禮辦得紅紅火火、風光體面。

舉辦婚禮前就操持忙碌了好幾天,再加上喜事當天迎來送往,李廣仁兩口子可真的是累壞了,等送走了客人,李廣仁的老婆已經累得直不起腰來了。打發新過門的兒媳婦吃過晚飯,李廣仁兩口子連晚飯也沒有吃,就和衣躺下了,他們真得是太累了。

天快亮的時候,熟睡中的李廣仁被斷斷續續的敲門聲驚醒了,他兩口子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問:「誰呀?」「爸,媽,我是春榮……」緊接著,就傳來了春榮的哽咽聲。

聽清了是新過門的兒媳婦的聲音,李廣仁兩口子像觸了電一樣,一下子就坐了起來。李廣仁的媳婦開啟燈,趿拉著鞋來到門口,開啟了房門。春榮站在門口沒進屋,哽咽著說:「媽,吉發不見了。」「是不是去茅房了?這天還沒亮,他能去哪啊?」李廣仁的媳婦問。

李廣仁兩口子把整個院子裡都找遍了,不見吉發的影子,他們來到大門洞,只見大門虛掩著。整個衚衕都找遍了,也不見李吉發的影子。李廣仁的媳婦自言自語地說:「這個熊孩子,真不讓人省心啊!」

回到兒子兒媳的新房,李廣仁的媳婦問春榮:「春榮,你和吉發沒吵嘴吧?他是什麼時候走的你知道嗎?」「媽,我沒跟她吵,昨晚客人都走了,他進屋倒在床上就睡,一句話也不說,也不搭理我。半夜的時候,我睡著了,聽著吉發出去了,可過了一會他就回來了。等我再醒來時,就不見了吉發,我去廁所看了,他不在,他的手機和那個提包都不見了,我打他的手機,關機了。他可能還生我媽的氣,還是因為那六萬塊錢的事……」春榮說著說著,就哽咽得說不下去了。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李吉發和春榮是在2019年春天經媒人介紹認識的,認識不久他倆就定親了。農村定親是有講究的,主要就是彩禮問題。當時魯西南地區一般的定親彩禮是十萬元上下,條件好的也有多一些的,條件差一點的彩禮就少一些。經過媒人從中說合,兩家都同意彩禮十萬元,另外十樣禮品,寓意十全十美。這十樣禮品無非是菸酒糖茶糕點之類的,這些禮品倒花不了多少錢,最主要的還有一動兩不動,這可是個大數目,至少要幾十萬。

因為這一動兩不動,李廣仁兩口子可真愁壞了,吉發雖然會技術在外打工不少掙,他兩口子也在外打工掙錢,可一下子就是幾十萬,還真不好籌借。別的不說,在縣城買一棟八九十平方的樓房,就得近四十萬,首付百分之四十,也得十五六萬,還不算裝修的錢。轎車要十萬以上的,農村老家還要有一棟房子,再加上彩禮錢,得多少錢?

定親之後,就要落實房子問題了。好在李廣仁家大兒子在村子裡有一套新房子了,他們自己住的那五間正房兩間廂房和一間大門洞也是新建的,農村的房子就不用考慮了。縣城的房子也有了著落,李廣仁大兒子居住的小區有現房,付完首付就能領鑰匙。轎車縣城裡就能買,只要有錢就行。可春榮媽又提出了三金的要求,要讓李廣仁給她閨女買金戒子金耳環和金項鍊。這些首飾也就一萬多塊錢的事,可李廣仁兩口子心裡都不舒服,因為之前已經說好了,十萬彩禮錢就包括這些在內了。李吉發堅決反對這個額外要求,他說不能破這個例,不然她家還會得寸進尺。

考慮到李吉發也二十五六歲了,李廣仁兩口子想盡快讓老二完婚,他們也就了卻心願等著抱孫子就行了。結婚迎娶女方家都不阻攔,但必須滿足她家的條件,一動兩不動必須落實,還有金項鍊金耳環和金戒子,一樣都不能少。

為了儘快迎娶,李廣仁兩口子把親戚家都借遍了,城裡買樓的首付款總算湊夠了,交完首付就領回了鑰匙。兩不動解決了,這一不動也差不了多少了,吉發打工一年能掙五六萬,再想辦法借一借就行了。首飾的事,李廣仁兩口子沒敢告訴兒子,他們偷偷讓媒人給女方送去了一萬兩千塊。

2019年中秋節過後,李廣仁兩口子就讓媒人給女方家傳過話去了,說他們家準備臘月裡迎親。女方家倒也痛快,說馬上就準備嫁妝。

還沒進臘月,李廣仁就把在在浙江打工的兒子給催了回來,結婚是終身大事,一定要好好準備,儘量想周全一點。臘月初六那天,李吉發和春榮到鎮政府領取了結婚證,按照風俗,李吉發給春榮買了兩身衣服和一部新款智慧手機。春榮對李吉發的印象很好,她喜歡這個勤勞聰明會手藝的農村青年,她對未來充滿了憧憬和期待。

婚姻生活故事:新婚之夜選擇逃離,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迎娶的日子定在了臘月十二日,李廣仁早早就通知了親戚和左鄰右舍,他要熱熱鬧鬧為兒子娶媳婦。

因為實在湊不夠買轎車的錢了,李廣仁就讓媒人去女方家傳話,說買車的事能不能緩一緩。春榮媽的態度很堅決,說不買轎車,那天就不打發閨女出嫁。聽了這話,李吉發當即就火了,他說不嫁就不嫁,他還不想娶了呢,這樣的人家只認錢一點都不考慮別人家的難處,簡直是一點人情味都沒有。

到了臘月初十,離大喜的日子還有兩天了,買轎車的錢還沒湊夠,春榮媽一步不讓,說不買轎車就不讓閨女出嫁。李吉發看他父母愁的飯都吃不下,他想去春榮家和春榮媽面談,求她抬抬手,先把婚事辦了。

李吉發拿著他爸媽買好的禮品來到了春榮家,說盡了好話,春榮媽就一句話,不買轎車,說什麼都沒用。李吉發又問春榮:「你看這事能不能讓一步,等我明年打工掙了錢再買車。」「我聽我媽的。」春榮就這一句話。

從春榮家回來,李吉發哭了,說這媳婦不娶了,他寧肯打光棍。看兒子氣哭了,李吉發的母親哽咽著對李吉發說:「兒啊,這日子都定好了,親戚們都知道了,還在飯店訂好了酒席,咋能說不娶就不娶啊?這事要是真辦砸了,我就不活了,我可丟不起這個人。你要是心疼娘,就不要說這樣的話。」

看兩家僵持不下,媒人又從中斡旋,春榮家倒是做出了讓步,車可以暫時不買,但要先拿出六萬塊錢放到她家,算作保證金,不買車這錢就別想拿回來了。

臘月十一日晚上,在父母的哀求逼迫下,李吉髮帶著籌借來的六萬塊錢來到了春榮家,把六萬塊錢雙手奉給了春榮媽。春榮媽把那六萬塊錢扔在茶几上,也沒給李吉發好臉色。李吉發當時真想把錢拿回來,可一想到臨來時母親一次一次囑咐:「二啊,這事你要是辦不好,娘就沒臉見人了,也沒法活了。」

臘月十二日,婚禮如期舉行。舉辦完儀式後,李吉發看到了春榮手上和耳朵上的首飾,就問她:「誰買的戒指和耳環?」「咱爸咱媽給的錢,我和我媽到縣城買的。」春榮實話實說。聽了春榮的話,李吉發沒在說啥,他默默轉身走開了。

吃完飯,李吉發和他父母把女方來送親的人都送到大門外,春榮的一個堂哥說:「要知道你家手頭不寬裕掏不出買車的錢,我們出錢給你家把車買了就好看了,這樣多不體面啊,我春榮妹妹臉上也沒光啊。」李吉發感覺這句話特別刺耳,他默默轉身就回到了院子裡,躲進屋裡老半天沒露面。

晚上吃飯時,李吉發也很少說話,喝了一碗他母親擀的寬心湯麵,就回屋去了。看左鄰右舍的人都回家了,李廣仁關了大門,就回屋睡覺了,他兩口子太累了。

到了天亮後,還沒有李吉發的訊息,他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去鎮上尋找的鄰居也都回來了,也沒有李吉發的一點訊息。快中午的時候,李吉發打來了電話,他在電話裡對他母親說:「媽,兒子不孝,你就原諒我吧。這個媳婦我是堅決不要了,她家人品太差了,這輩子打光棍,我誰都不抱怨。媽,你放心,家裡欠的債務我來還,城裡買房子的貸款我也能還上,你和我爸照顧好自己就行,不在外面混出個樣子來,我是不會回去的。咱家給她家的彩禮錢一分都不要了,我認了。那六萬買車的錢必須要,他不給,我就不跟她辦離婚……」李吉發結束通話電話就關機了,再也打不通了。

當天下午,李廣仁的大兒媳和媒人一起把春榮送回了他孃家,當晚,春榮的孃家人就找上門來,把李廣仁家的八仙桌都掀翻了。那個春節,李廣仁兩口子都不知是咋過的,李廣仁的媳婦一病就是二十多天。

到了2020年4月份,李吉發一點訊息也沒有,也沒往家打過電話,春榮孃家人隔三差五到李廣仁家來吵鬧一回,說離婚可以,必須補償十萬元,還不包括那六萬,弄的李廣仁兩口子日子都過不下去了。5月末的時候,李廣仁收到了兩萬元的轉賬,是李吉發轉來的。

目前,李吉發和春榮還沒辦理離婚,女方不同意退還那六萬,還要求補償,李吉發說補償一分沒有,不退還那六萬就不辦理離婚,他甘願打一輩子光棍。李廣仁兩口子也躲到外地打工去了,今年春節都沒回家過。兒子倔強,女方家也不讓步,這可愁壞了李廣仁兩口子,這個問題到底該怎麼辦啊?

婚姻生活故事:新婚之夜選擇逃離,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誰有好的建議和辦法,請留言發表意見,希望大家的建議能夠幫到李廣仁和春榮家,希望他兩家的矛盾能儘快得到解決。

後續:發文前剛剛得到可靠訊息,女方家願意讓步並真誠向男方家道歉,希望和解或儘可能挽回這段婚姻。男方父母表示接受,全家人都在做李吉發的工作,希望他體諒父母,重新考慮這個問題。

(為保護當事人隱私,文中人物用了化名)

作者:草根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