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美文

故事:古代志怪故事——王法師,兗州城隍

2020-08-10 15:38:45美文

王法師

臨安湧金門裡的王法師,平時奉行天心大法,給人主持法事。主持的時候也穿著道袍,但他不是道士,所以佣金是真道士的三分之一。也因此,找他主持的人家很多。王法師經常讓鄰居李生寫做法事用的祝文。

故事:古代志怪故事——王法師,兗州城隍

慶元二年正月十五日,一個富家為了保平安祭神,找來王法師主持。李生和朋友們出去看燈,喝酒吃肉。寫祝文的時候也沒說自己喝酒吃肉了,趁醉提筆,字跡潦草,詞句簡單,繁衍了事。

法事剛做完,王法師睡著了,夢見兩個紅衣吏把他帶到天官堂下。

故事:古代志怪故事——王法師,兗州城隍

幾個武士捉來一人,原來是李生。天官很生氣的問到:「今天的祝文,你怎麼敢喝酒吃肉後寫?」喝令武士打了李生的腿一百多下。然後喊過王法師來責備。王法師說:「我只是主持,他寫祝文不恭敬,我不知道。」天官讓他退下,一個小卒用棍子戳他的胸口說:「去!」

王法師一下驚醒,覺得胸口痛不可忍。還沒來得及和人說,就聽見門外有人喊,原來是李生妻子。李生病危,李妻來找王法師救命。到了李家,李生對他說:「我受刑杖你也看到了,我肯定不久於人世。看在我經常給你寫祝文的份上,送三千錢給我買棺材吧!」王法師答應了,李生隨後死去。王法師的胸口越來越痛,接著又吐血,到了四月末,也死了。

【原文】臨安湧金門裡王法師者,平日奉行天心法,為人主行章醮,戴星冠,披法衣,而非道士也。民俗以其比眞黃冠,費謝幾減三之一,故多用之。每使鄰人李生書冩章奏青詞。慶元二年正月十五日,一富家以上元令節,邀建保安醮。李生從其朋輩先夕出遊觀燈,飲酒食肉。至是亦不自言,乘醉操筆,字畫封緘,皆不精緻。

醮方罷,王夢兩朱衣吏,追攝至天官庭下。天官盛服正坐,侍從整肅。吏引王立於前。俄而數武卒擒一囚至,則李也。天官赫怒,問曰:「此所奏青詞,如何敢吃酒肉後書冩?」叱使溺坐,出其足,訊荊杖百餘下。然後呼問王,責之如前。王對曰:「某但主持醮席,行高功,職事某某之過,元不曽知。」喝令且退。一卒舉所執撾搗其心,曰:「去!」

悚然而醒,覺心痛不可耐。未及與人語,聞門外有呼聲甚切,遣童詢之,乃李妻也。曰:「丈夫忽得病危惙,請法師往救之。」王忍痛詣其室,李遙叩頭曰:「恰來某受訊杖,無限苦楚,君正見之。必不能久居於世。今無復可言,望以久預筆墨之故,與三千買棺。」王慘蹙應曰:「可。」李即死。王自是心愈掣痛,繼又嘔血,至四月末而亡。(臨安陳德謙說。)


兗州城隍

嘉定龔公升任兗州知府,上任途中,船隻滯留比河岸邊。看到旁邊有艘官船,詢問後,對方的差人說:「是兗州新知府赴任。」龔公大吃一驚說:「哪有一個州兩個知府?這是有人假冒。」派人去對方船上打探,對方過來拜訪。龔公責問,對方回答說:「雖然都是知府,但陰陽不同。」龔公說:「你莫非是城隍神?」對方說是的。龔公感嘆:「我怎麼有幸和神相遇。」城隍神說:「是你正直的原因。」接下來,龔公問到任後還能不能見面,城隍說可以,只要把隨從留在門外,單獨進廟,就可以相見。

故事:古代志怪故事——王法師,兗州城隍

到任後,龔公經常獨自去和城隍神會面。有一天,他又來到城隍廟,說到審案的辛苦,城隍說:「我連陽間帶陰間的事都管,更加勞苦。」龔公想看看冥府審案,城隍就讓他閉上眼睛。馬上就看到堂下眾多的囚徒。其中有個婦人他認識,是推官的妻子,這個女人一個手指頭被釘上了釘子。看到龔公就哀求救她。龔公向城隍求情,城隍說:「這個婦人兇悍嫉妒,殺了三四個小妾的孩子,以致推官絕了後,既然你求情,把釘子去掉,但死是不能免的。」又看到他屬下工房小吏某人兩隻手都被釘著。問緣故,回答說:「此人曲解法律條文殺人,現在要抵罪。」

龔公回到自己官署,去了推官家,打聽他的妻子。推官說:「指頭生瘡十多天了,剛才好了些,才睡著。」龔公讓推官給妻子準備後事。又讓人去探視工房小吏,小吏雙手生瘡很嚴重。過了三天,兩人都死了。

龔公在任幾年,有疑難的是都請教城隍,所以沒人敢欺騙他。

【原文】嘉定龔公弘由郎署擢兗州知府,將之任,舟阻比河旁,近艤有官艦,詢之,答曰:「兗州新知府赴任也。」公驚曰:「豈有一府除兩知府者?或假冒以害人者也。」使人通問艦中冠袍貴人,即造公舟拜謁,公怪之,答曰:「知府雖同,幽冥則異爾。」公曰:「得非城隍之神乎?」曰:「然。」公曰:「鄙人何得獲與神遇?」曰:「以公正直故相見也。」公曰:「到任後可許再見乎?」曰:「公入廟時,第止騶從於門外,公獨登堂,則相見矣。」

他日公謁廟果如教,輒相見。一日公入,語及案牘之勞,答曰:「吾檢勘陽間事更勞也。」公曰:「神所司可使鄙人見之乎?」曰:「公第閉目即見矣。」公果閉目,則見堂下囚徒紛紜哀告百狀,有一婦人乃公同寮推官妻也,以鐵釘釘一指,望見公哀鳴乞救,公詢於神且為營救,神曰:「此婦妒悍,殺妾子三四人,致推官絕嗣,故受此報。」奉公教稍寬、指釘,但死則不可免也。又見府中工房某吏兩手俱釘,公問之,神曰:「此人先為刑房屈法殺人,今當抵罪。」

已而公還府,會推官妻指瘡十餘日,痛不可忍,公入問疾,推官曰:「頃者指瘡少寬,方熟睡也。」又使人問吏,吏方兩掌瘡甚,公諭推官當豫後具,令吏外徙,甫三日推官妻與吏俱死。公在郡數年,有疑事輒請於神,以是人不敢欺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