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故事:敘事長詩:智者閔(續三)

2020-09-17 17:38:23美文
故事:敘事長詩:智者閔(續三)

戴紅纓子的軍官督戰進攻,

黑壓壓的一大片圍了上來,

鄉親已經佔據了有利地形。

「射虎先射眼,擒賊先擒王。」

當過獵手的智者閔攀上大樹,

在樹杆上架起了土槍,

高處看得清楚,

高處打得穩,

老虎犳子就是這樣被要了命。

那個紅頂帶出現了,

低點,再低點,

定格一張寬臉,

鼻樑正對上準星。

「罪人回去吧!」

「憑著養育者的尊名······」

智者閔瞄準開槍,

槍彈從樹孔中穿出,

直直鑽進紅頂下的眉心。

總管完蛋了,

敵軍沒了主心骨,

作猢猻散。

鄉親們勇猛地追殺,

戰場上好不清爽。

鄉親們一個人也沒犧牲,

打了個漂亮仗。

智者閔聲名大振,

投奔的人不計其數。

不出十天,

便發展成了一支強大的隊伍,

幾處被追殺逃竄的鄰祖先人,

前來商議聯合抗爭的義舉。

故事:敘事長詩:智者閔(續三)

聯合起來的農民軍勢不可擋,

兩個月奪取了官軍佔領的重鎮。

朝廷派來了更大規模的兵力,

鎮壓日盛,死傷慘重。

殘酷地鎮壓絲毫不能動搖祖人內心信念。

大批大批的人像麥捆子一樣倒下,

青壯年越來越少,

老弱婦孺比例越來越大,

生存的困難已經成為非常嚴重的問題,

戰鬥力的補充更是難上加難。

雙方在不斷的碰撞中僵持,

官軍調兵困難,

祖人們的堅守更難。

一場血戰結束後的下午,

突然平地起風,

寒風呼嘯著吹來滿天的雪花。

飄著飄著雪花由白色變成了紅色,

空中降下的不是雪花而是血花,

山河進入了一片暈暈的粉紅色,

如同進入了一場無法清醒的惡夢。

大地上積了厚厚的一層紅雪,

足有一尺來深,

粉紅色的雪花掩蓋了多斯弟們的屍體,

掩蓋了血跡,

掩蓋了山樑和溝壑,

但卻昭露了罪惡,

昭示了警告。

官軍的長官膽怯了:

「天哪,這是怎麼回事?」

急急地請一個巫婆占卜,

紅雪預示著什麼兆頭。

巫婆撥拉卦籤,

驚恐中靜默,

突然開口警告:

「長官,殺的人太多了!

這是老天發怒!

是紅色的警告!」

惶恐中指揮官馬上召集幕僚,

商議如何結束屠殺戰爭。

最後出籠了一著狡黠毒招,

貼出告示,

招安農民軍:

「只殺反頭,不問隨從!」

告示貼遍了村村寨寨,

人人討論應變的策略。

故事:敘事長詩:智者閔(續三)

智者閔眼前一亮,

也許冥冥中的恩典來了。

智者閔深知究理,

召集眾人,

細細商議:

「戰事對農民軍極為不利,

照這樣抗下去只能耗個油盡燈幹,

幾萬老老少少的生命要葬在這裡,

官軍是殺不完的。

祈禱應驗,

造物主給予的平安世界也許來了!

讓大家生活在安穩中吧!

東亞只是幹爾麥理場地,

終歸要到永久的後世,

享純恩不朽的天堂。」

「仗打了這麼長時間,

大家遭了數不完的罪孽。

人員折損,

很多領了舍黑得,

吃的用的住的都困難之極。

官兵天天追殺,

我們天天跑、躲,

都在血水裡活命著哩。

官府貼出告示,

也許是造物主的恩典到了,

要給一條活路。

官府不可信,

但我們託靠我主,

希望和平真的到來,

大家能安穩地住下來,

不再擔驚受怕地到處躲藏,

不再提著頭推日子。」

官府不會就此罷手,

他們是要殺人的,

他們要反頭,

給自己一個罷兵的臺階,

這個臺階是人頭鋪就的。

非得有人死時,

死的人越少越好,

天下都知我是頭子,

我和幾個領頭的赴死,

換來大家活命度日。」

故事:敘事長詩:智者閔(續三)

朔風吹撫智者的長髯,

頭巾和大氅在人心上飄蕩,

男女老少的淚眼模糊了世界,

眾口齊誦送別的衰曲。

我將無我,

歸真赴死,

一心向往,

美好永世。

智者閔帶領赴死的義士,

直入官軍的大營。

繼任新職的官軍指揮,

一睹昔日宿敵的面容,

慶幸戰事就此結束,

自己保得一世功名。

行刑場嚴陣肅殺,

劊子手機械麻木,

一切如設計的開始,

一切如設計的結束。

城頭上高掛英雄的頭顱,

四野裡傳頌智者的義舉,

官軍申明官軍的功績,

朝廷嘉獎招降的官吏。

各自平撫自己的內心,

各自傳播各自的主義。

開源創造世界,

流觴走向歸宿,

心中只有意念,

體外自有世俗,

人間生生世世,

善善惡惡往復。

故事:敘事長詩:智者閔(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