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千古一嘆,古詩十九首裡這首詩寫盡古今失意人

2019-05-25 21:38:54美文

在中國大陸詩歌史上,有這樣一組詩:它們代表著五言古詩早期的最高成就,對中國大陸舊詩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它們藝術成就極高,人世間所共有的情感都能在裡面尋見;它們的作者沒有留下名字,卻留下了這些亙古佳作。

樑代昭明太子蕭統所編文選名之為——《古詩十九首》。葉嘉瑩先生《古詩詞課》第三課,便是講的這組詩。

隔著如此久遠的時代,《古詩十九首》為何能萬古常新?葉嘉瑩先生說,是因為這組詩將人們內心深處最普遍也最深刻的幾種感情描摹得蕩人心神,動人心絃,這種感情,過去有之,今依然有,只要人生在世,便曾經歷,因而能勾起人心深處的共鳴。

葉嘉瑩先生從這組詩裡選取了一首《東城高且長》作詳細解讀,竊以為這首詩選得極好,一方面是它能夠代表組詩的特色,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透過這首詩,能把前兩課《詩經》與《楚辭》的內容串聯起來。詩歌一脈相承的脈絡與傳統,可以透過它呈現出來。

東城高且長,逶迤自相屬。迴風動地起,秋草萋已綠。四時更變化,歲暮一何速!晨風懷苦心,蟋蟀傷侷促。盪滌放情志,何為自結束?燕趙多佳人,美者顏如玉。被服羅裳衣,當戶理清曲。音響一何悲!弦急知柱促。馳情整巾帶,沉吟聊躑躅。思為雙飛燕,銜泥巢君屋。

千古一嘆,古詩十九首裡這首詩寫盡古今失意人

詩起句「東城高且長,逶迤自相屬」,東城指東漢首都洛陽城的東城。東城城牆又高又長,並且自相連線,延綿不絕。高高的城牆,本身代表著一種隔阻,對於遠出不得回的遊子來說,它是異鄉與故鄉的阻隔;對於到異鄉追求仕途的人來說,首尾相接、既高且長的城牆可能又代表著自己與當地官場、文化的無法融入,抒發的是內心的一種不得志。

「迴風動地起,秋草萋已綠。」自下而上的旋風在大地上激盪,野草茂盛又蔥綠。寫風起搖動秋草,本身代表著生命與生機的綠意為何又透露著一種悲傷鬱結的氣氛在其中?《古詩詞課》第一節中的「詩經」與第二節中的「楚辭」都有講到這一點。

因為美好的生命易逝,由盛轉衰是萬物不變的規律,因而看到如此茂盛鬱鬱蔥蔥的青草,也會聯想到時光的更迭。詩人接下來就說了:四時更變化,歲暮一何速!歲月不居,時光如流,春夏秋冬四時的更迭是如此的快啊,轉眼就已經到了歲末秋冬。

「晨風懷苦心,蟋蟀傷侷促。」要注意,這裡是「晨風」不是指的早晨的寒風,而是一種鷂鷹類的猛禽,也就是一種鳥。這種鳥,在《詩經·秦風·晨風》裡出現過,「鴥彼晨風,鬱彼北林。未見君子,憂心欽欽。」晨風歸於北林,倦鳥知還,而我所思念的人在哪裡呢?

這只是詩表面的意思。《毛詩序》認為,這是秦國人諷刺秦康公不能任用賢臣的一首詩。所以,葉嘉瑩先生認為,「晨風懷苦心」其實表達的是一個有才之士生不逢時的感慨。

同理,「蟋蟀傷侷促」中的蟋蟀同樣見於《詩經·唐風》:「蟋蟀在堂,歲聿其莫。今我不樂,日月其除。」蟋蟀從野外遷到屋內,一年的時間漸漸走到了歲莫(暮)。如果還不及時行樂,時光就要白白的浪費了。那如何做呢?

詩人準備要盪滌情志,不再自苦了,這是一種矛盾與掙扎的結果。事實上,面對人生不得志的鬱結,《古詩十九首》的詩人們掙扎過後,有著不同的出路,這個讀書君後續再寫文敘述。這首詩是怎麼處理的呢?

「燕趙多佳人,美者顏如玉;被服羅裳衣,當戶理清曲。」第二課裡講到了《楚辭》開闢了詩歌裡香草美人的傳統,以美人喻君子,以服飾之美喻德行的美好。詩人追求的這位美人,有如玉的外在美,有美好的德行,還有音樂才能。

這才能如何呢?「音響一何悲!弦急知柱促。」兩者可謂是難得的知音,一下聽出了樂聲中的悲苦之情,琴聲高亢急促,琴絃崩得很緊。所謂聞絃歌而知雅意。

「馳情整巾帶,沉吟聊躑躅。」心馳神往,手上卻整理著頭巾和衣帶,沒有冒昧的上前,表現出一種尊敬而嚴肅的情意。

「思為雙飛燕,銜泥巢君屋」。想要與你化為雙飛的燕子,銜泥啄草築巢。

高高的城牆,動地而起的迴風,萋萋的野草,日暮歸巢的晨風,歲末秋冬的蟋蟀…詩歌前半悽楚、悲苦;後半則盪滌情志,美人,羅裳,清曲,雙飛燕…或許不過是詩人在苦悶不得志後的一種美好的期許而已。

這首《東城高且長》有著豐富的意象,傳達著詩人對現實困境的感慨,對人生問題的沉思,而這種感情,又有多少人未曾經歷呢?

葉嘉瑩《古詩詞課》第三課《古詩十九首》讀書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