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美文

一句適合送別時吟誦的詩句,既顯情深又不淒涼

2020-06-17 18:50:39美文

文/夢天天

山中相送罷,日暮掩柴扉。春草年年綠,王孫歸不歸。——唐.王維《送別》

《山中送別》是唐代大詩人王維的作品。此詩寫送別友人,表達了對友人的依依不捨之情。

一句適合送別時吟誦的詩句,既顯情深又不淒涼

一、創作小故事

王維深於佛學,熟悉佛教經典。他因欽佩《維摩詰經》中智者維摩詰的辯才,故拆開了他的名字,給自己命名為維,而字曰摩詰。

他多才多藝,除作詩外,又精通繪畫、音樂、書法。能以繪畫、音樂之理通於詩,達到了詩情畫意完美結合的高度藝術境界。有《王右丞集》,存詩400餘首,與孟浩然合稱"王孟"。

王維早年有過積極的政治抱負,希望能做出一番大事業,後值政局變化無常而逐漸消沉下來,吃齋唸佛。

四十多歲的時候,他特地在長安(今西安)東南的藍田縣藍田山修建了一所別墅,以修養身心。

該別墅原為初唐詩人宋之問所有,那是一座很寬闊的去處,有山有湖,有樹林也有溪谷,其間散佈著若干館舍。

王維與他的知心好友在這裡悠閒自在地過著半官半隱的生活。但是友人因某種原因不得不離開,倍感落寞的王維在送友人離開後寫道:

我在山中將你送走後便黯然神傷,直到夕陽落下把柴門半掩。

那青草到了明年春天又會抽出綠芽,而我的朋友啊,你還會回來嗎?

一句適合送別時吟誦的詩句,既顯情深又不淒涼

二、詩臨其境

王維的這首《送別》,在一開頭就告訴讀者已送罷,把送行時的話別場面、惜別情懷,用一個看似毫無感情色彩的「罷」字一筆帶過。而次句一下子寫到「日暮掩柴扉」,透過時間的跨越,讓人更加深刻地體會到詩人的愁緒之深。

第二句「日暮掩柴扉」,透過掩柴扉的舉動,加上日暮的環境渲染,使得離別蒙上一層更加淒涼的滋味。掩柴扉雖只是一個很平常的動作,然而此刻卻是那樣的沉重。夕陽已經西下,不免擔憂朋友此刻行至何處?是否找到落腳之地?

讀到這句詩的時候,我們彷佛看到一個老人在夕陽西下的時候,站在柴門前滿面憂愁、翹首遠望,猶猶豫豫關門的樣子。從而更深刻地體會到詩人和友人之間的情誼之深,以及對友人的關懷和擔憂。

這首送別詩的主體體現在後兩句上。詩的三、四兩句「春草明年綠,王孫歸不歸」,由《楚辭·招隱士》「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兩句化來。但《楚辭·招隱士》是在為友人久去不歸而嘆息,這兩句詩則在與友人分手的當天就唯恐其久去不歸。

詩人在這裡引經據典,渾然天成,使得詩中人內心深處的深情話語自然流出,可謂起到了點睛之筆,不僅貼切,而且靈活、巧妙。

一句適合送別時吟誦的詩句,既顯情深又不淒涼

末尾 「歸不歸」作為一句問話,本應該在和朋友離別之際問出,這裡卻是在友人離去、日暮掩扉之時才浮上詩人的心頭,成了一個並沒有問出口的懸念。

這樣一來,所寫的就不只是一句送別時的普通問詢,而是送走友人後內心深情的流露,說明詩中人從送走友人到日暮還為離別時的愁緒所籠罩。雖然剛剛分手,卻已經盼著他早日回來,同時又擔憂他不再回來。

古代不像現在,想念友人只需要打一個電話即可,那時人們一旦分離就很難再聯絡,可以說分離幾乎就意味著永別,所以詩人有這樣矛盾的心理便是再平常不過的了。

因此,「歸不歸」三字,將詩人一邊疑惑友人去而不歸一邊又盼望友人明春歸來的矛盾心理刻畫得淋漓盡致。

一句適合送別時吟誦的詩句,既顯情深又不淒涼

結語:

王維的這首送別詩,不寫離別時的依依不捨,卻更進一層寫希望別後重聚,這是超出一般送別詩的所在。

詩中隻字未提「離愁」,卻處處是「離愁」,為 「送別」而作詩,卻又為「相聚」而「鋪墊」,將淒涼化為希冀,讓人在失意難過之際卻又心生期盼,實為妙哉。

因此,這首詩的後兩句「春草年年綠,王孫歸不歸」最適合送別友人時吟誦,既不會顯得淒涼,又能體現出友人之間的情真意切。

親愛的讀者朋友,你學會了嗎?記得下此和友人送別,要說:「春草年年綠,王孫歸不歸」哦,這樣才顯得高階大氣上檔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