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一江兩岸,春夏秋冬——微醺之後致已經逝去的職場青春

2020-05-11 07:55:58美文

年入不惑之後,會本能地養成一些新的習慣:忍不住在夜深人靜時去回望過去的點點滴滴,試圖找出一些蛛絲馬跡,或者是糾偏一些曾經迷失的方向。

然後,會逐漸明白,萬水千山不是情,而是理。無論曾經錯過的有多美,都靜靜地躺進了了工作日誌。

進而知曉,陽光會均勻地塗抹雨露,雨露會無私地滋潤大地,大地會生成一派萬物繁榮的景象,只是這繁榮屬於誰?

然後我們會不能地知曉,自己在哪裡,能吃幾碗飯,能吸納幾米陽光,能滋潤那些向上的成長……

一江兩岸,春夏秋冬——微醺之後致已經逝去的職場青春

從某個角度來說,青春就這樣鍊鋼於職場生涯,且僅僅只是曇花一現。

無論如何,我們總會在那些青蔥或不青蔥的歲月,總會遇見那些人和那些事,總會無端地生出一些憂傷和煩惱,然後職業仕途的日子,就那樣輕輕地揉進七月的海風,迎面吹來涼爽的風,也拂走那些活力四射的夢想與躊躇滿志。

一江兩岸,春夏秋冬——微醺之後致已經逝去的職場青春

一些無處掩飾的躊躇,還有一些無處安放的活力,就那樣一杯杯消磨於咖啡與酒精之中,於是歲月居然悄無聲息地不再青蔥,於是職場就這樣悄無聲息地譜成了一支曲抑或是一首詩。

詩也好,曲也罷,我們就這樣裹著淡淡的傷懷,還有那些咖啡與酒精所沉澱的沉思,奢侈地揮霍著春夏秋冬,然後不得不去理解夫子所言的「逝者如斯」……左手和右手,總是孜孜不倦地向光陰之河如實地交付著日日年年,以至於年輕的驕傲與青澀的虔誠,在轉眼之間都化作錢塘之潮,雖然逆襲,卻歷程有限……

一江兩岸,春夏秋冬——微醺之後致已經逝去的職場青春錢塘江

一段藏在掌心和五指之間的時光,都在職場中飛揚,宛若夏夜星空下的流星,轉瞬即逝,留下一些指掌之間的厚繭和眉宇間的褶皺。

又到夜深人靜時,本能地迴歸了原點,本能地思索著:這一切都對嗎?這一切都合理嗎?這一切都還有挽回的餘地嗎?這一切的一切是自己所想要的嗎?

一江兩岸,春夏秋冬——微醺之後致已經逝去的職場青春反思

或許,在尚未找到答案之前,一縷曙光已經冉冉升起於錢塘江兩岸,彷彿之間,一江兩岸或許又開啟了新一輪的故事演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