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大同人文:靈丘傳奇人物,安義

2020-11-12 10:45:46美文
大同人文:靈丘傳奇人物,安義

大同市靈丘縣城西南五十華裡的地方,峻嶺巍,奇峰遙列。登上最高峰,極目四望,數萬畝山林盡收眼底。但見,松柏蒼翠,白樺繁茂,萬木爭榮,起伏洶湧。這裡由於鬆樹、柏樹生長地帶界限分明,故有「松柏不亂」之美稱,是靈丘縣「九景」之一。據縣誌記載,「昔有道人鄧雲峰兄妹在山中修煉仙去,遂建寺名之。」這就是鄧峰寺林區。

林區內有一座當地政府立的墓碑,與鄧峰寺齊名,而墓主人並非什麼歷史上轟轟烈烈的人物,而是一位地地道道、普普通通的農民。一位農民能於名寺朝夕相伴,這是為什麼,請聽筆者慢慢道來。

這位農民叫安義,祖籍河北省阜平縣人。生於光緒十一年(1885),安義的父親安尚力,由於生活所迫,帶著妻子和一男一女,沿路乞討,來到靈丘縣東河南村並落了戶。七歲的安義便拿起了鞭子,給人家放牛、放羊,十幾歲時又上山砍柴換米過活。直到一九二七年,鄧峰寺的山主招護林人,跌打了半輩子的安義便報名成為一位職業護林人。

大同人文:靈丘傳奇人物,安義

一九三七年,,鄧峰寺一帶山區成了晉察冀邊遊擊戰的重要地區,是對敵鬥爭的前沿陣地。抗倭部隊一來,立即宣佈鄧峰寺山林為國有林區,安義又被聘為第一任護林員。在護林的同時,他接受組織的安排,在鄧峰寺建立了祕密聯絡點,並擔任了聯絡員。在那些日子裡,他站崗放哨,傳遞情報,運送傷員,成了抗倭救亡運動的積極分子。在聞名中外的平型關大戰中,他在附近各村動員群眾,趕著十多頭騾子,連夜給部隊運送彈藥,還冒著生命危險當嚮導,由此,於一九三八年他順利成為黨員,並被人民群眾推舉為為煙雲崖村農會主席。

那時候,山林剛剛收歸國有,一些人認為,山林回到人民中,成了自己的的財產,想怎辦就怎辦,一時間,明砍暗伐,不絕於途。為解決這個問題,安義決定先向和自己關係密切的人身上開刀。有一年七月,他組織附近村民採收山桃核。一個小後生卻趁上山的機會,弄了一捆柴,悄悄地背到了山下,安義在山上發現後立即喊道:「背柴的是誰?」「爺爺,是我!」「你是誰?」「我是臧頂茂。」原來安義曾小臧父親的入黨介紹人,以後他們又一起在村內當幹部,關係處得很好。小臧想,這麼一說,也就算了。

可老安非要堅持其把柴背上山。就在對方苦苦求情時,老安發火了,厲聲命令道,「爺爺讓你背上來,你就給爺背上來!」至今,這句話還在附近各村廣泛流傳,婦孺皆知,直到小臧返上山頂。當著採桃核的人的面作了檢查,才算罷了。

大同人文:靈丘傳奇人物,安義

六十年代,不少地方的樹被亂砍亂伐,用以中飽私囊或照顧好親好友,唯獨鄧峰寺的樹倖免於難。然而,那滿山遍野,挺拔筆直的油松,早就使那些貪婪的人們垂誕三尺。一天,縣林場一位頭頭,帶了幾個人來找老安,說:「大伯,從山上砍幾棵樹蓋間房子。」他滿臉堆笑,又殷勤地遞過一「大前門」,老安推開了煙說:「拿砍伐證來!」「咳,這社會亂糟糟的,砍些樹還要啥砍伐證?」老安嚴肅地反問:「沒有砍伐證,誰想砍就砍,要這個護林的有啥用?」老安說這話的潛臺詞是很清楚的,不管你是誰,在林木管理制度面前是一個樣子,可這人很不識象,他見老安不答應,就用命令式的口吻說,「砍吧,錯了我負責!」邊說還重重地拍了兩下胸。

老安這個倔脾氣人憋不住了,立即虎下臉來說「我是給國家看林,不是給你看,你負不了這個責,得有正式採伐檔案」。對方看到老安頂得堅決,只好帶著人走了。後來,這人又來胡攪蠻纏,老安這個從未低聲說過話的人放開嗓子說,「我活一天,就護一天林,有我在,你就別想這樣亂來」。

鄧峰寺林區的油松和白樺,木質優良,做傢俱花紋美觀,光滑細膩。如果憑想象來判斷這個整天和木頭打交道的人,家中一定是明箱漆櫃,富麗堂皇。然而,老安家寒砂的很。幾十年的日子,家裡擺著三件木製傢俱:一個用來收藏衣物的箱子,這是用土改時分到的一個放糧食的箱子改做的。還有一個破高桌和一個殘缺不全的飯櫃,這是寺院裡和尚的遺物。

大同人文:靈丘傳奇人物,安義

老安有兩件寶,柺杖和長把。柺杖,除了柱著爬山外,還用來驅逐毒蛇;鐮刀多半是用於修枝的,也用來對付猛獸,那特製的大鐮刀頭,重達一斤半,砍到哪裡都是很有分量的。在漫長的護林生涯,老安說不清有多少次和毒蛇、猛獸「打交道」,家中驅毒蛇,院內攆老豹,這是常有的事,絕非聳人所聞。

有一年夏天,老安正在住房東邊的一塊地裡勞動,他似乎聽到有一種什麼聲音,猛抬頭,驚呆了:四隻銅鈴般的紅眼睛,狠狠地盯著他。「豹子!」他幾乎叫出聲來。只有十幾米的距離,只要猛地一跳,就會撲到老安身上,這突然的遭遇,放在別人身上,定會渾身癱軟。但老安這些年來,三三兩兩的豹子見的太多了,他迅速抓起了地邊放著的長把鐮。高聲喊道「還不快走!」巨集鍾般的聲音,大概也使豹子害怕起來,果然順溝逃走了。但,老安喝令兩隻豹子下山的威名也傳遍了整個靈丘。

和狼打交道,更是平常事,說起來,人們認為狼比豹子力氣小,好對付,其實不然,那凶殘,貪婪的目光,就先能把你嚇一跳。一次,老安碰到一個大灰狼,它見老安只管走路,沒理它,便立即跑到前邊,四隻爪瘋狂地向老安方向「揚土」,當泥沙橫飛,黃塵漫時,便乘虛而入,直撲上來,老安多次碰到這種情況,但每次總是靠著鐮刀、柺杖這兩件寶,化險為夷。

大同人文:靈丘傳奇人物,安義

在鄧峰寺,春夏秋三季,蛇不是稀罕之物,特別是雨後初晴,那更是漫山遍野,無處不有。有一次,老安看到百多條蛇擰成一團,亂翻亂滾。無毒蛇好對付,當人走近時,多數會自動躲開。若遇到有毒蛇,那就很麻煩了,它常常在路上盤作一團,見人過來後不僅不躲開,反而迅速將身子作成「弓」字形的進攻狀態,人一接近,就「嗖」地一下撲倒你身上。對付明處的毒蛇,老安就用柺杖將其挑開,扔在路邊草叢中的。若是暗的,就只好讓其衝出來咬一口,老安就被咬傷了好幾次呢。

老安還常常深入附近各村,建立護林組織,宣傳護林知識,組織人員刷寫標語。並自編的口訣「春冬草木幹,防火最為先,不管什麼人,山上別抽菸」朗朗上口,人們沒有不會背誦的。一九五三年封山林時,大東溝掌是一片殘林、亂草、小樹。老安想,既然有了小樹,那麼,參天大樹,浩浩林海是不會很遙遠的。為了防止小樹被人砍去,他在山上掏了個土窯洞,搭了些樹枝枝,一夜一夜地看著。這地方離村子十幾裡,老安在那裡常常是飢食野果,飲山泉,與狼豹為伍。人們說,老安為了護林,真的連命都不要了。

隨光陰的流逝,年歲的增長,佔據老安腦海的不是樹,就是林,他已一刻也離不開山林了。就在他年逾七旬的時候,人們勸他退體、離開崗位。每當此時,他總是微笑著放大嗓門說:「別開玩笑啦,等我親手種的樹蓋起大樓房來再說吧」。

大同人文:靈丘傳奇人物,安義

人活七十古來稀,退休,用今天的眼光看已至少晚了十年啦,可老安確實是離不開這山林了,他護林的幾十年中,每當到縣城裡開會,走個三天兩日,心都放不下來,好似丟了個吃奶的孩子。讓他退你,離開崗位,能受得了嗎?戰爭年代,老安保護過的幹部中,有幾位在京城工作。六十年代初,這些老同志想讓他去逛一逛京城,這美好的心願,都被老安謝絕了,他一時一刻也離不開這片林子。

一晃又是十多年,老安已是八十大壽的人了。「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老安不得不考慮他的接班人了。他要讓接班者也和自己一樣愛林,在他去世之前,先得好好地培養一段。後來選中了自己的外甥陳國興。八十歲的老安帶著外甥繞山轉,識地形,瞭解地名。授護林知識和如何對付猛獸、毒蛇。最能唸叨的是「宣傳政策、廉潔奉公、吃苦耐勞」這三句話。這是他五十年代初在張家口召開的察哈爾省勞模會上學回來的,幾十年來,成了他護林的一本經。現在他要原原本本地傳給他的接班者,並再三囑咐,千萬不許把經念歪了。

一九八0年一月十五十二時時,老與世長辭,享年九十五歲。在臨終前的幾分鐘,已是奄奄一息的老人非要出院不可,任你守護的人百般解釋,他都固已見。當人們把他抬到臺階上時,他深情地向著鄧峰寺的方向看著,久久地看著,然後,伸手握住了臺階下的一棵桃樹。他抓得是那樣緊,在場的女兒和其它親人人們,掰都掰不開。老人家站立了許久、許久,那抓著樹的手終於漸漸地鬆開了。人們把他扶上炕,就在上炕的那一瞬間,老人家閉上了眼睛,遠地閉上了。

大同人文:靈丘傳奇人物,安義

安義碑文大致如下:

安義,原籍東河南,生於一八八五年六月七日,故於一九八0年一月十五日,享年九十五歲,幼年家貧,為人作牧……安義同志益加全力獻身林業,封山育樹,克盡職守,風雨無阻,植護兼重,使林海日間,由區區二千畝增至萬畝有餘。緣貢獻殊多,榮膺山西省林業勞動模範稱號……為眾造福,愛林如命,視樹如子,名傳三晉,功勳不朽。為繼承遣志,開創林業建設新局面,茲特勒碑刻,俾後人殷念,萬古流芳。

大同人文:靈丘傳奇人物,安義

注:資料來源 張田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