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拈鬮(民間故事)

2019-06-24 09:40:34美文

胖石匠當年只念了兩年私塾,覺得無味,就跟著父親跑江湖,爺兒倆總是正月出門臘月回家,雖然辛苦。但一家十幾口的生活卻無憂了。後來成了家,石匠這門手藝也蕭條了,胖石匠就在這方圓十幾裡跑手藝,早出晚歸,勉強維持著一家五口的生計。四十五歲前後,石匠這一行差不多都失業了,胖石匠就在家種田。

胖石匠手藝精,有石匠請他一起到南方。胖石匠不幹,說:「那裡的活沒技術含量,是糊弄人。」那段時間,胖石匠白天做著繁重的農活,晚上一到家就拿起鐵錘、鋼鑿,就著煤油燈,在牆角的亂石堆上擊上幾鑿子。妻子說:「何苦呢你?」胖石匠只說:「錘子、鑿子都快鏽上了。」

胖石匠愛這門手藝到骨子裡。

拈鬮(民間故事)

夏天的早上,胖石匠早早地起,赤膊著坐在院中心,左手的鋼鑿一會兒是尖的,一會兒是扁的,一會兒又換成弧形,右手的鐵錘適時地敲一下、兩下或三下,石頭就聽話地有了點、線或者圓弧。不久,太陽照到身上了,胖石匠就轉到東牆根。下午,再轉到西牆根。等西牆的影子舔舐到東牆根了,胖石匠又回到院中心。這時候,胖石匠會偶爾舉起鐵錘砸向自己的脊背,於是一隻蒼蠅或蚊子的屍體就爛泥一樣地粘在他古銅色的脊背上。

胖石匠對手藝要求嚴。一件石器出來,別人誇再好,只要他認為有缺陷,就立即砸碎。因此,胖石匠的石器件件是精品。雖然那些石器──磨盤、石舂之類的,如今都派不上真用場了,但總有人爭相購買,哪一件都是工藝品啊。往往,來人問胖石匠,這磨盤多少錢啊?胖石匠頭也不抬,說:「我侍弄它花了七天,七天的茶水是多少錢你就給多少……」

當胖嬸發現這些人低價甚至不花錢從這兒弄走的石器轉手到城裡就是一個令人吃驚的價後,就不讓胖石匠再賣給這些人,自己到城裡賣。胖石匠說:「何苦啊?有人為錢,有人為面子,我都不為,我只為手藝,他們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吧。」

胖石匠很胖,做事又從來一副悠閒散漫的樣子,於是有人叫他「彌勒佛」。胖石匠很受用。這一年,胖石匠足不出院雕了一尊石像。這石像很神奇,走進胖石匠家院門,就見堂屋大門左邊坐著一個真人大小的彌勒佛,圓頭亮頂,慈眉善目,兩頰臃肉慾滴,笑口大開如花;項掛念珠,袒胸露乳,大腹雍容淡淡,肌膚柔滑爽爽──就在來人一邊讚歎好一個彌勒佛一邊繼續往裡走的時候,卻覺得又不是彌勒佛了,而是胖石匠自己。如果有放大鏡,「彌勒佛」上脣上「開口常笑笑天下可笑之人」幾個隸書小字清晰可見,肚臍四周「大肚能容容世上難容之事」也有規則地排列著。於是都說:「老師傅,給我也弄一個吧,要多少錢我給多少。」胖石匠看看說話人,又捋捋嘴角,摸摸自己的大肚,說:「你啊,整天官啊財的滿腦子,不配!」

胖石匠常常端張椅子坐在石像旁,陶陶然。一天,五歲的孫子說:「爺爺,你何不再雕一個自己呢?」

胖石匠一聽覺得很在理,就決定再雕一尊遠看是自己,近看是彌勒佛的石像。

拈鬮(民間故事)

胖石匠對這尊石像的要求更嚴了,嚴得半年裡整好了幾個毛坯卻只因為對某一鑿不滿意而棄掉。一直到第二年秋後,除了文字還沒有雕上,石像就完工了。看著每一鑿都代表著自己最高水平、自己無法再超越的石像,胖石匠竟然有些害怕了,甚至手都有些顫抖。

胖石匠要雕的字和前一尊一樣。兩天後,「笑口常開」的字圓滿完成。第五天下午,還有最後兩個字了,胖石匠不由得有些激動……

當發現「容」字下的「口」被雕成「曰」的時候,胖石匠傻了。等回過神,他想砸,卻下不了手,妻兒們也攔住了他。

胖石匠沒辦法,他開始怨恨自己,罵自己那一刻為什麼要激動?為什麼捨不得一錘砸掉?現在為什麼更捨不得砸……

胖石匠躺倒了。臨死前,胖嬸還勸他:「你啊,你不是彌勒佛嗎?彌勒佛什麼都能容,你怎麼就容不下自己的一筆之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