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美文

連隊殺豬

2020-11-30 20:24:01美文

連隊復員名單宣佈後,連隊進入真空期。復員的戰士要走沒心思理會連隊的事情,不走的老兵沒了管束也難得清閒,所以連隊的一切工作全都交給了我們這些新兵來幹。

老兵們要走,自然連隊要開歡送會,要開歡送會自然要喝酒吃肉,要喝酒吃肉自然要殺豬。殺豬是個技術活,不是誰都能幹的。連隊過去殺豬的據說是炊事班的副班長陳企業,可是這個副班長要復員,總不能再麻煩人家。於是副連長來到新兵班問誰會殺豬?

連隊殺豬

(陳企業,1968年山東昌邑縣入伍。)

我在家雖見過殺豬,但是膽小之人,對這等凶事沒有能力和膽量。新兵們大都和我一樣,提到殺豬津津樂道,要是動手還真沒有勇者。副連長郭俊文正在為難之時,卻有人站了出來。站出來的勇者是王全林。

連隊殺豬

(王全林,1971年河南新安縣入伍。)

王全林中等個,黑黑的,說話愛笑,有著天地不怕愣勁。他當兵前是個孤兒,也許因為這才有他沒有不敢幹的事情。他笑著對副連長說他會殺豬,而且在家也殺過豬。副連長滿臉疑惑地看著他,猶豫著問:「你會殺豬?別是吹牛了吧。」「我會,真的。」王全林肯定地答,滿臉嚴肅。於是副連長道:「告訴炊事班,殺豬的找到了。燒開水,馬上殺。」

其實,大家對王全林會不會殺豬都持懷疑態度,因為他說話大都是玩笑話,沒有多少靠譜的,但無人能為也就只好信了他。副連長總算找到了殺豬人,我們也可以看熱鬧了,於是大家都匆忙跑到炊事班看殺豬。

炊事班的陳蘭寶將火燒的火紅火紅,大鍋裡冒著熱氣騰騰的水蒸汽。沈懷慶滿頭大汗地在炊事班門前支起一副木案子,黃有才等人從豬圈裡趕來一頭肥肥的大白豬。那豬慢騰騰地走著,並不知道死神降臨。來到木案子前,炊事班的幾個壯漢,一起用力抓住肥豬的四條腿,將其扳倒,抬到木案子上。肥豬拼命地掙扎著,嚎叫著,但它的反抗既無意義也無作用。眾多新兵擁了上來,按身子,抓耳朵,拉尾巴,將肥豬牢牢地按在殺豬臺上。

連隊殺豬

(陳蘭寶,1968年山東昌縣邑入伍。)

連隊殺豬

(沈懷慶,1968年江蘇淮安縣入伍。)

王全林不知從哪搞來件灰灰的圍裙掛在脖子上,邊走邊繫腰上的帶子。他笑嘻嘻地走到案子前,拍了拍豬頭,然後笑嘻嘻地從炊事班長張金國手裡接過殺豬刀,舉起來迷著眼看了看,然後用手指輕輕刮刮刀刃,試其鋒芒,而後才將刀在圍裙上來回抹了幾下,就要動手殺豬。

站在一邊的副連長仍瞪著懷疑的眼睛問:「王全林,你真會殺豬?」王全林嘿嘿一笑,晃動下手中的尖刀,大聲道:「會啊,這傢伙一通就完了。怎地不會?」副連長只好退到一邊,並叮囑眾人將豬按牢了。

王全林扔掉手中的菸頭,將尖刀在豬肚子上抹了兩下,左手捏捏豬脖,好像在找下刀的地方,找準了位置,這才毫不猶豫的將尖刀猛地紮了進去,並用力往裡戳戳,然後猛力拔出尖刀。尖刀上沾滿了血,嘀嗒嘀嗒地落在地上,王全林笑呵呵地後退一步,看著豬血洶湧而出。沈懷慶趕忙用盆子接住竄出的豬血,那肥豬用力掙扎著,努力晃動著身子和四肢,企圖擺脫束縛。戰士們卻不敢怠慢,牢牢按住它,直到它鮮血流盡,沒了掙扎的力量。

看著肥豬沒了反抗的力氣,副連長這才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誇了王全林幾句。按豬的戰士們也緩緩地鬆開了手,退後兩步,看著死豬有的吸菸,有的誇獎。

突然,躺在木案子上的死豬渾身一顫,猛地翻身,「噗通」掉在地上。那肥豬在地上打了個滾,一躍而起,跌跌撞撞地向著操場跑去。圍著木案子的戰士們轟地一下炸開,爾後大聲叫了起來。誰也沒料到豬竟然沒殺死,而且跑了。王全林瞪著驚奇的眼睛,張著大口,木呆呆地站在當地。副連長惡狠狠罵道:「快!快抓住它。王全林,狗日的,看你殺的豬!」轟然炸開的戰士們這才驚醒過來,隨手抓起掃把、木棍,跑向操場,邊追邊打沒有被殺死的豬。

未死的肥豬毫無方向地亂躥亂撞,鮮血不斷地從刀口流出。戰士們緊追肥豬,在操場上跑來跑去,木棍、掃把紛紛打落在肥豬身上。肥豬在操場上跑了一會兒,躥到了伙房後,在窮追猛打中力盡氣竭,倒在雪中。追上來的戰士又猛打了一陣,見那肥豬確實死去,這才笑著抬它回來。

連隊殺豬

(1974年,王全林{前右}與戰友劉教營、李榮章、劉萬華在自治區黨校。)

戰士們將死去的肥豬放回木案子,笑著議論剛剛發生的事兒,副連長卻黑著臉大聲罵道:「王全林,你個新兵蛋子,你會殺豬嗎?要是讓豬咬著人,看我怎麼收拾你。」王全林吸著煙,黑黑的臉上沒有半點膽怯,納悶地回答著副連長:「這豬是殺死了啊,怎麼會跑了呢?」眾人哈哈笑著,有的說他根本不會殺豬,是充炸彈。有的說會是會,就是沒殺死。

炊事班支起的殺豬鍋早已沸騰,副連長這才鬆了口氣,接著問王全林:下邊該幹什麼了?王全林這才招呼眾人幫忙吹氣剝皮來。

那次殺豬成了連隊最為流傳的笑話,四十多年後,當張文成在微信裡一提起這事,我和高恩才就笑了來,不但回憶起這事,還紛紛對其細節進行論證,笑得是那麼敞亮。

高恩才微信裡對我說:王全林是你們河南兵中的活寶,他現在幹什麼,能找到他嗎?我答:找了好久還沒找到。

注:

2015年初,我們終於找到了王全林。

10月20日,我專程去新安縣鐵門鎮看望王全林。王聽說我要來,專門找了我熟悉的鄧功銘、張建廣、劉萬華、孫書貴、鄧子軍等戰友一起迎接我。當我走下公交車,看到一張張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激動之情溢滿全身。

王全林高高的個,脊背有點駝,黑黑的臉,小小的眼,說起話來仍嘻嘻哈哈,沒個正經樣。席間,王全林告知我:他復員後在縣水泥廠工作,還當過車間主任,如今退休了,每月領2000多元。王說他現在有三個兒子,日子過的還可以。

連隊殺豬

(2015年,王全林憶起當年殺豬事,侃侃而談,很是自豪。)

我與他談起部隊的往事,談著談著,忽然嚴肅地問:「你還記得當年在部隊殺豬嗎,你給我說說實話,你真會殺豬嗎?」

王嘿嘿笑後,臉一繃,也嚴肅地答:「真會殺。」

我罵道:「扯淡!那怎麼豬沒殺死,滿操場跑?高恩才讓我問問你,那豬你是怎麼殺的。」

王狡黠地笑笑,話鋒一偏:「73年連隊拉練到泉子街,指導員李清林買了五條狗,要改善連隊生活。那五條狗讓我一上午全殺死了,沒有一條亂跑的。你知道,狗是比豬還要難殺的。」

我開動腦筋費力地想了想,怎麼也想不起73年拉練中改善伙食,吃過狗肉的事。

後來,我在微信裡對連隊戰友們說:王全林是會殺豬的。

連隊殺豬

(2015年10月21日,在河南新安縣與戰友重逢。左起:張建廣、劉萬華、邢憲生、王全林、鄧子軍、孫書貴、鄧功銘。)

附:

1970年十三團二營六連花名冊

連長:劉培吉;指導員:魏廣水(王樹銘接任);副連長:劉月亮;副指導員:劉永茂。

連部:文書:裴冬根,司號員:高福利,衛生員:王勝秀,理髮員:楊平新,通訊員:張文成、王建華。

一排

排長:盧贊春

一班長:姜言玉,副班長:張金國;戰士:楊述金、範玉堂、劉壽桃、餘永清、巴西提、郭進富、韓志業;二班長:盧長富,副班長:王洪銀;戰士:趙壽鵬、吳文華、駱廣樓、劉良湘、楊金坤、王福生、錢獻華;三班長:王立軍,副班長:陸軍;戰士:胡炳蘭、孫玉鳳、朱桐文、王洪生、柏金建、陳志玉、李金念;一機班長:張培松;戰士:於學科、王隆楷、王錫如、徐壽穩。

二排

排長:高華選

四班長:楊才祥,副班長:xxx;戰士:徐洪幹、陳乃康、王保華、沈徐生、王弟家、呂倉生;五班長:邵昌元,副班長:季祥生;戰士:官鳳祥、周安、王子玉、張廣忠、嚴志勤、李明;六班長:郎進前,副班長:xxx;戰士:朱雲山、王樹樓、龔龍德、馬先富、譚建華;二機班長:沈保京;戰士:崔立德、胡國慶、高恩才、賀廣庭。

三排

排長:蘇繼功

七班長:王建標,副班長:丁衛國;戰士:陳學俊、馬俊修、李軍、王更興、徐保田、董昌勤;八班長:梁行孝,副班長:王傳清;戰士:仇兆琪、史慶寶、李繼強、顧鳳娣、王俊言、吾玉甫;九班長:常林,副班長:王漢明;戰士:張友生、李光明、王德明、王夕榮、安良福、楊朝生;三機班長:周萬和(調到農場,於學科接任);戰士:韓洪生、張汝明、吳華昌、劉桂祥。

四排

排長:單瑞昌

十班長:袁家虎,副班長:楊朝羅;戰士:王風田、李志偉、張德華、郭文富、段景才、牛五保、李清、王建疆;十一班長:騰滿勇,副班長:王文和;戰士:李自信、董瑞武、湯明華、高福利(後調司號員)、侯孝則、趙明華、趙雷紅;十二班長:劉冬生,副班長:張仕祥;戰士:劉大利、張瑞富、仇根桃、郅中俞、沈兆風、安長德。

司務長:範禹成;上士:趙小柱

炊事班長:邵長德(後調任三排長),副班長:陳奇業;戰士:沈懷慶、陳蘭寶、劉文美(後調到農場場部)、張如香、裴貴賢(70年調農場場部)、蔣士敏、黃有才、張松山、韓長勝(後調往師部)、呂文增、林峰桐。

連隊殺豬

(1971年,連隊復員老兵合影。一排左起:張如香、崔立德、張瑞富、劉大力;二排左起:嚴志勤、龔龍德、李壽桃、王樹銘、xxx、吳華昌、李繼強;三排左起:張友生、王寶華、滕滿勇、xxx、陳志玉、xxx、於永清、陳企業;第四排左起:李志偉、xxx、張汝明、範禹成、xxx、王豐田、季祥生、陳乃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