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美文

柏格森論自由:決定論是錯的,自由論也是錯的

2019-12-29 00:26:44美文

決定論是一種認為萬事萬物的發生發展都存在因果關係的理論,持這種理論的人認為沒有什麼事是無緣無故的,同樣的原因必然導致同樣的結局,這種理論最開始風行於物理界,物理學家透過很簡單的實驗就可以說服他人相信,當知道了兩點間的距離以後,再知道物體移動的速度,那麼就可以精確地計算出這個物體從此點移動到彼點的時間。

柏格森論自由:決定論是錯的,自由論也是錯的

當決定論在物理界取得勝利後,它的觸角就開始四處延伸,來到了心理學界。有些心理學家認為,人的行為也是符合決定論的,持這種理論的心理學家試圖透過一種高大上的包裝來描述決定論,比如把人的神經系統分解為一堆分子和原子,把人五官所感受到的感覺置換成分子的跳動,各類分子運動在神經系統中形成合力並將這個力傳導給大腦,大腦因而做出反應,再透過分子的一系列動作讓身體做出相應的動作。在這種理論中,人機械地對外力產生反應,並沒有自我選擇的餘地,換言之,人是沒有自由的。

柏格森論自由:決定論是錯的,自由論也是錯的

如果你覺得上述決定論的描述太過生硬的話,還有一種更為緩和的方式,說一個人會做什麼事是他各種心理狀態集中討論的結果。當一個窮人看到一個富人時,他的心理產生了兩種狀態,一是想要殺死富人奪取他的財富以滿足自己享用的心態,二是害怕殺人償命於是告誡自己不要痴心妄想的心態,兩種心態經過一番對抗,如果對財富的渴望佔據上風,那麼這個人就會去殺人。

柏格森論自由:決定論是錯的,自由論也是錯的

心理狀態的描述和分子力的描述在本質上並沒有什麼區別,它們的出現都是為了給決定論辯護:一個人做某件事是某種合力的結果,並非取決於這個人的主觀意識,甚至於說,根本不存在什麼主觀意識,因為這一刻的主觀意識決定於上一刻的主觀意識,上一刻的主觀意識決定於上上一刻的主觀意識,以此類推,哪有什麼主觀意識呢?

自由論則是與決定論相反的論調,有一部分人很難相信說一個人所有的選擇都是被決定了的,他很直觀的感覺到說當他走路的時候先抬哪隻腳是他自己選的,逛商場的時候想買什麼東西是他自己定的,他甚至於說一會想這樣一會想那樣,在最終決定之前,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幹啥,憑什麼說是被外物決定了的呢?

決定論者和自由論者爭論的焦點在於當一件事有兩種選擇時,這個人是否有得選。

柏格森論自由:決定論是錯的,自由論也是錯的

柏格森說,這兩種理論從一開始就錯了。柏格森是法國哲學家,當決定論向心理學界蔓延的時候,他開炮了:不管利用什麼形象,我們透過任何推論都不能證明,也永遠無法證明,心理現象受著分子運動的絕對支配。對於將心理現象描述為狀態集合的說法,他反駁說,這好像是在說一個人有多個自我,強大的一個在逼迫弱小的一個,這種說法簡直太荒謬了。

柏格森論自由:決定論是錯的,自由論也是錯的

既然柏格森反對決定論,那麼他是在支援自由論嗎?不完全對。他支援的是另外一種解釋的自由論。柏格森認為,人從來都是自由的,這是一種事實,人的自由不是在做選擇題時才表現出來,它時時刻刻都存在。用一個人有沒有得選來判定這個人是否自由是一種機械的、錯誤的判定方法。

在一個分叉路口,走左邊還是走右邊?持決定論觀點的人會認為,當事人的交通工具、經濟能力、朋友的建議等等決定了這個人只能走左邊,甚至於說如果有位神祇掌握了這個人的所有資訊,他完全可以預測出這個人的走向,持自由論觀點的人則認為那完全是一派胡言,即便這個人走了左邊,也不代表這個人不可能走右邊。

柏格森論自由:決定論是錯的,自由論也是錯的

柏格森則認為,在這個人未行動之前,討論自由是沒有意義的,在這個人行動之後,討論自由也是沒有意義的,人並不是一部機器,可以像做實驗一般反覆驗證,他是一個活物,他的心理活動時時刻刻發生著變化,從直覺上來講,他時時刻刻都是自由的,但他無法反過來解釋自己的自由,因為隨著時間的流逝,人永遠無法再次經歷相同的故事。

各位朋友,你們怎麼看待這一話題呢?

單選|人是自由的還是被決定的?

當然是自由的
一切都決定了的
扯這麼多廢話,不如多搬兩塊磚
開啟我們APP進行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