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美文

半邊井(民間故事)

2020-06-05 16:03:00美文

清朝末年,鄂豫皖三省交界的曉天鎮十分繁華,分別有鎮東王少堂和鎮西張銀山兩大財主。曉天鎮建在一個大土墩子上面,非常缺水,當地人喝水都要到三里外的小河邊打水。王少堂看到這個商機,便花了大價錢在門前打了口深井,並用院牆圍住,派專人打水、賣水。因為方便,老百姓紛紛前來排隊購買。一時間,王少堂賺得盆滿缽盈。  

  這日,僕人跑來告訴王少堂:「東家,今天一桶水也沒賣出去。」王少堂非常奇怪,攔住街上一個挑水的人便問:「你這是從哪裡打來的水?」「張銀山家。」「多少錢一擔?」「不用錢,自己去打就好了。」

  王少堂趕緊差人去看,原來張銀山在自家院裡也打了口井,還將院牆騎在井中間,從裡面、外面看都是半邊井,十分奇特。張銀山在井的兩邊都安裝了軲轆,從裡面或外面都能打到水。張銀山是個善心人,為了自家用水方便就挖了口井,但他又惦念著鄉鄰們用水的問題,哪能像王少堂那樣圍井收費呢?於是張銀山就想敞開井口讓大家都能用上水,可是井打在自家院裡,不砌院牆就不利於家中防賊防盜,最後張銀山想出了半邊井這麼個主意來。

  王少堂心裡那個氣呀:張銀山這樣做就是跟我作對,你不仁,我也不義,等著瞧吧,有你好看的。於是,一個陰險毒辣的主意浮上了王少堂的心頭。

  離曉天鎮二十里地的豬頭尖大山裡,盤踞著一夥悍匪,匪首高三麻子心狠手辣,他們利用豬頭尖山高峰險的天然屏障,經常出入曉天鎮搶掠,使曉天鎮的居民和往來客商深受其苦。為了消滅這夥土匪,官府多次派隊伍上山清剿,終因山高林密,無功而返。但從此以後,曉天鎮便長年駐紮了一隊衙役,把守出入曉天鎮的重要路口,一旦土匪下山,就會遭到埋伏。同時,幾十裡外的縣衙也會及時收到訊息,派出隊伍趕來增援。高三麻子曾吃過幾次大虧,多年來都不敢輕易進入曉天鎮一步。

  這天,王少堂派管家上了豬頭尖,幾經周折,終於見到了高三麻子。聽了管家的陳述後,高三麻子哈哈大笑:「我們好幾年都沒進過曉天鎮了,這次可要好好地撈上一把。」

  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高三麻子帶著土匪悄悄地摸進了曉天鎮。王少堂為了報復張銀山,給駐守出入曉天鎮要道的衙役下了迷藥,引高三麻子這夥土匪進入曉天鎮,直奔鎮西張銀山家。

  幾個土匪一躍便上了張銀山家的院牆,然後輕輕地跳到院子中間。當晚張銀山家的看門人吃壞了肚子,正在茅房裡,忽然聽見響聲,便大喊:「誰?」幾個土匪尋聲而去,未等看門人喊第二聲,便結束了他的性命。可就這一聲驚醒了張銀山,他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穿,便趴到視窗朝院子裡張望。這一看嚇了一跳,院子裡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張銀山趕緊喚醒妻兒,帶著他們躲進了地下密室。

  張銀山在打井時,秘密地在井旁做了間地下室,以備不測,如今竟用到了。聽著土匪在上面乒乒乓乓地翻東西,張銀山心想:若土匪發現了地下室,我們必死無疑,我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張銀山在井旁的地下室冥思苦想脫身之法,當他從地下室的視窗看到了兩根黑乎乎的井繩時,一陣興奮,因為這口井有一半是在院牆外面的。張銀山趕緊抓住院外的那根井繩爬出院外,趁著夜色的掩護,他悄悄地拉過一匹馬,飛快地奔往縣城。

  張銀山快馬加鞭,不到一個時辰便來到縣衙。縣官聽說豬頭尖的土匪已經進了曉天鎮,趕緊帶著一大隊衙役趕赴曉天鎮。

  高三麻子在張銀山家幾乎沒有遇到任何反抗,不費吹灰之力便將張銀山家洗劫一空。這時,二當家前來報告:「已經將張家翻了個遍,雖然沒有抓到張銀山及其妻兒,但收穫頗豐,咱們是不是該回山了?」

  近幾年來,高三麻子從未踏進曉天鎮一步,今天暢快淋漓地搶劫一番,實在是太興奮了。高三麻子意猶未盡地把手一揮:「既來之則安之,反正人我們殺了,鎮西張銀山家也被咱弄了個底朝天,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鎮東的王少堂也一起做了。」聽說還要再幹一票,土匪們歡呼雀躍,隨即一窩蜂似的往鎮東湧去。

  這一晚,王少堂一直沒有睡,他正密切關注著鎮西的動靜。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王少堂趕緊問道:「誰?」「是我,高三麻子!」「大當家的,張銀山家住在鎮西,高牆大院的便是。」「哪用你指路,我們已經做了。」「那你還有何事?」「想來感謝你呀,沒有你暗中幫忙,今天我哪能這麼順利。」「不用謝我,要謝也是我謝你們,為我幹掉了生意上的對手,改天我一定登門拜訪,今天就不勞駕眾位了。」

  後邊的二當家及一幫匪眾早已等不及了,眾人抬著一根大木頭撞開了大門,土匪們潮水般地湧進王家大院。王少堂養有看家護院的家丁,早有家丁揮刀拔槍,一見土匪進了院子,便趕緊開戰。「呯呯」幾聲槍響,幾個土匪應聲倒地。但高三麻子可不是吃素的,率眾匪舉槍擊斃了王少堂的家丁。

  王少堂見勢不妙,趕緊躲到地下密室。當初,他在挖井時也做了個地下室,將家裡重要的財物全部放了進去。高三麻子既找不到財物,又找不到王少堂,便歇斯底里地大叫:「王少堂,你傷了我這麼多兄弟,今日我絕不放過你,就算挖地三尺我也要把你挖出來!」王少堂嚇得直哆嗦,他在地下室的窗口裡看到了井繩,想順著井繩爬上去,可上去就是自家院子,那無異於自尋死路。王少堂骨碌碌地轉動著眼睛,怎麼辦?要是被殺人不眨眼的高三麻子抓住了,後果不堪設想,一定要想辦法脫身才行。

  高三麻子找遍了每間屋子,一個多時辰過去了,沒有發現王少堂的任何蹤跡。最後,有個土匪發現了地下密室的機關,高三麻子命人迅速開啟,幾個土匪舉著火把摸了進去,發現了王少堂的妻兒。王少堂的妻兒被高三麻子帶到院子中間,綁在樹樁上。

  高三麻子命土匪們將地下室翻了個底朝天,找出許多金銀財寶和貴重物品,就是找不到王少堂。真是奇怪了,難道他鑽到地底下去了?高三麻子只好找王少堂的妻兒出氣,他吩咐土匪們:「將他們給我往死裡打,打死了把屍體扔進井裡!」

  聽到這話,王少堂大驚失色。原來他並沒有鑽到地底下,而是抓住井繩,將自己吊在井中,再吩咐妻兒用塊大石頭堵住了密室朝井中的視窗。如今高三麻子聲稱要將他妻兒扔進井裡,肯定會將他砸落,即使他不被土匪打死也會被砸死或淹死。此時,王少堂後悔莫及,都怪自己引狼入室,他不禁仰天長嘆道:「難道老天真要滅我王家?」

  突然,王家大院外槍聲大作。只見張銀山引來的縣衙大隊人馬團團地圍住了王家大院,高三麻子帶領的這夥土匪頓時成了甕中之鱉。天亮時分,戰鬥結束,大部分土匪在逃跑中被擊斃,高三麻子也被抓獲。當人們把王少堂從井中拉上來時,他已經奄奄一息。

  經審訊,高三麻子供出了王少堂勾結他們搶劫張銀山的事實,加之他長年作惡多端,為害百姓被處死了。王少堂雖然逃過了土匪這劫,但仍被縣官以通匪罪判處死刑。而張銀山因為剿匪有功,縣衙重獎他一千塊大洋。

  曉天鎮的百姓們都說:善惡終有報,張銀山因為行善,做了半邊井,不僅保住了性命,而且還得了意外之財;王少堂因為作惡,既敗了家業,又丟了性命;土匪高三麻子因為貪得無厭,最終自己給自己挖了墳墓。  

申明:喜歡看各種故事的朋友請關注下,每天都會分享有趣的故事給大家。本文轉載自網路,僅供讀者參考,著作權屬歸原創者所有。分享此文出於傳播更多資訊之目的。如有侵權,請在後臺留言聯絡進行刪除,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