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作霖的夫人 張作霖的二夫人盧氏盧壽萱簡介

阿圖姆綜合 | www.atoomu.com

她的命運如激流中的一隻浮萍,在張作霖營造的安靜一隅,與其他五位女人短暫一聚,又被捲進了歷史洪流,使她遍覽了人生的悽苦。

清光緒六年(1880年)農曆5月10日,盧壽萱出生在地處偏僻的奉天北鎮縣姜家屯。父親是當地有名的私塾先生,家庭殷實富足,在當地有非常高的威望。壽萱自幼聰慧過人,相貌出眾,受父親影響,少年便通詩文、善繪畫,書法也具備了較深的功底,在當地算得上絕無僅有的才女。或許正是這樣的成長環境,使她成為張作霖六位夫人中恪守婦道的典範。

清光緒二十四年,張作霖在中安堡辦「保安隊」,手下一外地人程敬芳看上了盧先生的女兒盧壽萱,曉得張作霖在當地有一定威望,便請他作媒上門提親。張作霖也願意成人之美,擇日來到盧家。盧家乃當地小有名氣的書香家庭,對一向與鬍匪為伍的保安隊多有芥蒂,一直保持敬而遠之的態度,尤其壽萱的孃舅對程敬芳更是沒有好感,但又不敢得罪張作霖,只好以「程敬芳是外地人,我們不知底細」為由開脫。恰在此時,盧壽萱進入了張作霖的視線。這位十八歲的少女步履款款,笑容可掬,舉止優雅,質舒氣華,使張作霖立即為之著迷傾倒。尤其「外地人,不知底細」這句託辭,更令張作霖心旌旗搖,似乎得到了某種暗示。不久,張作霖居然親自向盧壽萱的孃舅提親來了,此時盧家才曉得,一句話引來了禍端。

盧家人曉得,張作霖是當地有名的綠林鬍匪,即有江湖人的意氣,也有地痞的「痞性」,在當地想做什麼事沒有做不成的,然而盧家作為一個有頭有臉的人家,豈能輕易把自個家的掌上明珠嫁與一個「雞鳴狗盜之徒」當二房。壽萱的孃舅壓住氣回絕說:「張雨亭,你是早有妻兒的人,我的外甥豈能給你做二房?」張作霖卻說:「我有妻子怕什麼,這年頭有能耐的人三妻六妾都習認為常,更何況我假如真的娶了你外甥絕不讓她做二房。」面對張作霖信誓旦旦、死乞白賴的苦求,盧家應也不是,翻臉又不敢,只好以各種理由推脫。而張作霖有自個的辦法,常常帶上禮物到盧家走動,拉近乎獻殷勤,軟硬兼施,弄得盧家愁腸百結,心緒不寧。

最後想出一個讓盧壽萱「去縣城親戚家避避」的辦法。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盧家套上馬車,神不知鬼不覺間偷偷上路,豈知放眼線高盯梢是綠林出身張作霖的慣用伎倆,張作霖對他們的行蹤早已掌握,在途中已設好的埋伏。當盧老先生聲淚俱下來求張作霖,告知了女兒與舅舅被匪股劫持的訊息,並聲言:「假如雨亭肯於危難相救,日後定當重謝!」時,張作霖已等候多時了,但他還是故作驚訝,過後當即又表示:「盧老伯放心,我與紅羅峴苑四稱兄道弟,關係非同一般,沒有不把壽萱妹子救回的道理。」感動得盧老先生千恩萬謝。從此,盧家開始對張作霖刮目相看。

張作霖見時機已到,派出媒人前來盧家提親。盧家經歷了這壹次磨難,深感兵荒馬亂的歲月,普通百姓是沒有安全保障的,反覆權衡,再無萬全之策,在得到張作霖一番信誓旦旦之後,盧家終於應允了這樁婚事。

張作霖的結髮妻子趙氏,聽到這事,本想大鬧一場,可她又深知張作霖的脾氣,自知這事鬧也無濟於事,就順勢而為,成全了她們。1900年秋天,盧壽萱被張作霖迎娶進了家門。

盧壽萱早就聽說他的結髮妻子趙氏「有綠林婦俠」之名,心裡一直忐忑不安,當趙氏迎上前拉住她的手叫了一聲「妹妹」,年輕得壽萱竟然興奮得哭了起來。此後,趙氏的幾個孩子都稱盧壽萱媽咪,趙氏與盧壽萱同時在場的時候,就稱作盧媽咪。

張作霖出身出身貧寒、掙扎於社會底層、混跡於鬍匪的經歷,讓他對盧壽萱出身、內涵和文化素養敬重有加,盧壽萱進了張家的門自然倍受恩寵。「去陪陪大姐吧,你總是這樣讓我也難做人」有時盧壽萱就這樣把張作霖推出門,去陪趙氏。在與趙氏關係處理上她保持尊重、謹慎、真誠的態度,隨著時間的增長,兩人感情歷久彌深,情同姐妹。

1911年,張作霖髮妻趙氏病重,盧壽萱幾次要求前往趙氏所在的新民縣服侍,得到張作霖同意後,盧壽萱毅然放下剛剛滿月的小女兒懷卿,來到了趙氏身邊。趙氏彌留之際,把幾個孩子叫到身邊,託付給了她,並一再交待「一定要聽媽咪的話!」

溫厚賢良的盧壽萱,對趙氏所生三個孩子視如果己出,倍加愛護,使孩子們在喪母之痛中卻仍然感受著母愛的溫暖,以至於正處於叛逆年岁的學良,只對這位養母言聽計從。在幾個孩子的教育上,盧壽萱深明大義。先是主動要求張作霖安排張學良學習英語,隨著國家局勢的變化又說服張學良子成父業,打消了學醫的想法,毅然投身行伍,並在東三省講武堂結識了進步軍人郭鬆齡,為日後確定正確的政治抱負奠定了基礎。趙氏的大女兒首芳(後改名冠英)遠嫁大連回門,盧壽萱依照家規以媽媽身份自費宴請婿方親友,讓張作霖深受感動。

趙氏死後,盧壽萱被扶正為大太太,到張作霖被炸死皇姑屯的15年,是張作霖飛黃騰達的15年,前後娶進了4位夫人,無論是面對飛揚跋扈的張作霖還是其他夫人、子女及傭人,盧壽萱寬容、溫厚、忍讓甚至是忍辱負重,不參政、不爭寵、不特殊,受到家人的一致敬重。

然而,盧壽萱的處境,隨著張作霖後來幾位夫人的到來,也逐漸變得象此前的趙氏。不僅如此,為了張作霖的皇帝夢,也懾於張作霖的淫威,她眼睜睜看著自個兩個愛女先後跳進了火坑。在趙氏女兒政治聯姻嫁於當時皖系鮑貴卿之子鮑育才之後不久,盧壽萱的女兒張懷英、張懷卿分別嫁給了蒙古達爾罕王爺的傻兒子,和臭名昭著的「辮帥」張勳有精神病的兒子張夢潮,至此張作霖已成人的三個女兒都作為貢品擺上了政治祭壇,在政治的悽風苦雨中風乾。

唯一令她感到欣慰的是,趙氏的三個孩子對自個如生母一樣尊敬、孝敬。張首芳常常派人回來,給她帶來一些海產品和一些禮物。張學良長大後,只要在家,天天過來向她問安。特別是主政東北後,立即著手解除了張懷英與張懷卿的不幸婚姻,使她悽苦的心得到了一些慰藉。

解放前夕,張作霖的幾位夫人,都移居到了台灣或海外,盧壽萱是一直居住國內。新中國成立後,盧壽萱一直與女兒張懷卿居住天津,過著清貧恬淡的生活,五十年代初,長女懷英也由上海移居天津,母女三人相依為命,與世無爭,祥和安樂。1974年5月,這位歷盡人間滄桑的老人安然辭世,享年94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