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安史之亂中,六十萬唐軍為何打不過史思明五萬?

2020-04-24 09:44:45歷史

唐肅宗乾元元年(758),是安史之亂爆發後的第三個年頭,此時對大唐來說,正處在漫長的黑夜已經過去,黎明的曙光即將到來的時刻。因為,匪首安祿山已被兒子安慶緒幹掉,兩京業已光復,叛軍內部人心浮動,四分五裂,安慶緒糾集了六萬人馬龜縮於鄴城,準備負隅頑抗。

經過一年的準備,肅宗調集郭子儀、李光弼、王思禮、李嗣業、許叔冀、盧炅、季廣琛、李奐、崔光遠、董秦,九大節度使和一個平盧兵馬使十路人馬,共計六十萬大軍,這幾乎是帝國所有的兵力,決心將叛軍一網打盡。

安史之亂中,六十萬唐軍為何打不過史思明五萬?

肅宗李亨劇照

安慶緒自知情況不妙,慌忙以大燕國皇位為籌碼,請求盤踞在範陽老巢的史思明發兵救援。

史思明略一思忖,決定救援,因為:其一,鄴城一丟,範陽便暴露在唐朝大軍面前,所謂脣亡齒寒,不得不救;其二,自從發小安胖子死後,史思明對安慶緒這個侄子很不服氣,想接過安兄弟的衣缽,當回皇帝過過癮。所以,召集了十三萬大軍南下救援。

安慶緒六萬,史思明十三萬,合起來還不及唐軍的三分之一,形勢對唐軍十分有利。然而結果卻令人大跌眼鏡:先是大軍將鄴城團團包圍,猛攻了五個多月,愣是沒打進去;後來史思明派出五萬部隊,竟將六十萬大軍打得丟盔棄甲,落荒而逃。

安史之亂中,六十萬唐軍為何打不過史思明五萬?

安慶緒劇照

為何會發生這種情況?六十萬唐軍為何打不過史思明五萬?之所以如此結局,內因外因都有,而且同樣重要。

首先說說內因:

唐軍雖有六十萬之眾,但都是些驕兵悍將,平時互相不服,讓誰當統帥這個問題令肅宗十分頭疼。

其實,郭子儀與李光弼此時位列三公,一個司徒,一個司空,又同為宰相。而且,二人功勳、威望在當時無人能及。所以,讓他二人擔任正副統帥定能服眾。但是,肅宗卻說他二人都是元勳,難分高下。決定不設元帥,令宦官魚朝恩為「觀軍容使」,代朝廷全權處置。

安史之亂中,六十萬唐軍為何打不過史思明五萬?

郭子儀劇照

肅宗之所以用太監當統帥,完全是怕了這幫節度使,因為不論李光弼還是郭子儀,從本質上講與安祿山、史思明沒什麼區別。當初安祿山以三鎮兵馬,就將天下搞得不得安寧。如今再將天下兵馬交給一個節度使,由不得肅宗不忌憚。

但戰爭不是開玩笑,局勢瞬息萬變,情報紛繁複雜,哪裡是一個太監能夠駕馭得了的呢。所以,從戰爭一開始,唐軍就犯了外行領導內行的錯誤。

對於六十萬大軍而言,鄴城就是個巴掌大的地方,能夠展開攻城的部隊有限,很多將士們在後面乾著急上不了手。於是,李光弼向魚朝恩建議,由自己帶領一部分軍隊去牽制前來增援史思明大軍,避免腹背受敵。這是一條極為正確的建議。

安史之亂中,六十萬唐軍為何打不過史思明五萬?

史思明劇照

然而魚朝恩雖然軍事水平不行,擺起譜來到是不甘人後。他斷然拒絕了李光弼的提議,堂堂觀軍容使,能讓你一個節度使指手畫腳,在我的軍營裡,三公也得盤著,宰相也得臥著!

魚朝恩是個蠢貨,史思明可不傻。他派出小股部隊頻繁襲擾唐軍的補給線,焚燒糧草,搗毀輜重,使唐軍很快陷入糧彈兩缺,軍心不穩的境地。

於是,史思明抓住機會,率領五萬精銳,與六十萬唐軍對峙與安陽河。

再來說說外因:

即便統帥是個愚蠢的軍事盲,但在刺刀見紅,你死我活的廝殺中,統帥的作用已經不大了。唐軍雖不如叛軍精銳,但人數佔優,也不至於落荒而逃啊。

安史之亂中,六十萬唐軍為何打不過史思明五萬?

打仗,不但要面臨複雜的敵情,還得看老天爺的臉色。正在兩軍激戰時,戰場之上,原本明媚的陽光,突然昏暗無比;原本湛藍的天空,頓時漆黑一片。周圍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咫尺之內敵我莫辨。

不論是叛軍還是唐軍,都沒有老天爺發起飆來威力大。見此情形,大家紛紛奪路而逃,武器、輜重、糧草,扔得到處都是。大唐六十萬大軍就這樣狼狽潰散。雖然算不上敗給敵軍,但已然輸掉了徹底平定叛亂的大好形勢。

歷史有時就是如此荒唐,充滿了不可預知的變數,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風,便毫不講理的推遲了大唐平叛的時間。遠在長安的肅宗一聲長嘆,心想,朕是順天應人才承襲皇位,登基時也祭祀了天地,這老天爺到底是哪頭的?

歷史上也不乏類似的事情,當年竇建德突襲隋朝大將薛世雄,本已毫無希望,卻突然天降大霧,才成就了一方霸業;朱元璋的兒子燕王朱棣發動靖難之役,被打得狼狽不堪,關鍵時刻一陣旋風,吹折了敵將李景隆的大旗,才得以反敗為勝。

上蒼對萬物一視同仁,不會偏愛於誰,與他置氣於事無補。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正是這個道理。所以,肅宗只能打起精神,準備與叛軍新一輪的較量。

安史之亂中,六十萬唐軍為何打不過史思明五萬?

肅宗李亨劇照

不管外因也好,內因也罷,這次失敗的後果是嚴重的,本已隱現的勝利曙光堙滅在了天邊,大唐軍民還將在漫漫長夜中繼續忍耐,黎明之前果然黑暗無比。(文:熊魚自笑)

參考資料:《新唐書》、《舊唐書》、《資治通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