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1965年,曹耘山填寫政審表,他的母親提醒道:你外公是毛主席弟弟

2022-08-05歷史

1965年春天,北京一個叫曹耘山的青年準備報考空軍飛行部隊,最後一個程式是填寫政審表,上面要求填寫直系親人,還要寫到往上三代。

就在曹耘山準備如實填寫的時候,他的母親卻提醒道:「你外公是毛主席弟弟。」

曹耘山聽完後就傻了,自己是毛主席的親戚?這一切到底是怎麽回事?

圖|毛主席

一、 外公毛澤民

毛澤民是毛主席的二弟,於1943年犧牲在邊疆,時年47歲。在這不到半個世紀的時間內,毛澤民書寫了一段自己的傳奇。

為了供大哥學習,毛澤民輟學在家,擔負起家庭的重擔。好在毛澤民有經濟頭腦,在他的操持下,毛家逐漸變得富裕,毛家只有五間半草房,沒用幾年,就變成了十三間半青瓦房。

還有一點值得稱道的是,毛澤民發行了自己家的「紙票」,這種經濟頭腦以及金融手段,彰顯了毛澤民的不凡之處。畢竟一個沒讀過多少書,又沒見過多少世面的農村年輕人,竟然有這種先進的思維,實在是難以想象。

就在毛家的生計蒸蒸日上的時候,這時大哥毛澤東突然給他傳來信件:

「一起參加革命吧!」

參加革命,就意味要放棄自己好不容易操持起來的家業,面對這個抉擇,毛澤民十分猶豫。不過最後他還是聽從了大哥的建議,追尋馬克思主義,這也是他人生中最為關鍵的一次選擇。

毛澤民跟著毛主席參加革命,第一個角色就是「大管家」。

毛澤東把弟弟安排進學校,負責後勤工作。當時,供養一個學校的人和供養一個家庭十分不同。學校裏的後勤工作無疑要更加細致,無論是經費,還是夥食,都要精打細算。不過讓毛主席意外的是,他這個弟弟處理這些事情遠遠比他想得更細致,更長遠。

後來全國革命風雲湧動,戰爭即將到來。

1927年,毛澤民在輪船上與三弟毛澤覃相遇,兩人趕到武漢和大哥毛澤東匯合。這次聚會,算是三兄弟頗為難得的一次團聚。

圖|毛澤民

大哥毛澤東問兩個兄弟:「現在革命情形危急,三人在一起相處的日子也不多了,往後大家有什麽安排?」

三弟毛澤覃說:「我想去25軍,參加南昌起義!」毛澤民想了一會,說一切聽大哥的安排,毛澤東對毛澤民說:「那好,我準備搞秋收起義,你就給我籌備糧草和資金哩。」

三人商定後,就此告別。

毛澤民回去變賣了家產,四處為秋收起義籌集資金,所以黨史中「三大起義」之一的秋收起義,背後有毛澤民一份很大的功勞。

再後來,毛澤民的身份又變成了中央蘇區的「理財大師」。

這個身份並不意外,因為毛澤民在黨史中一直占據了很重要的地位,大家都稱呼他為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金融事業拓荒者。毛澤民第一次抵達蘇區的時候(擔任國家銀行行長),遇到的狀況就是「三個無」——無錢、無體系、無發展。

面對這種情況,可能普通人會束手無策,但毛澤民不一樣,他有常人沒有的頭腦,以及革命前期積累的寶貴經驗。畢竟在籌集安源路礦工人消費合作社時,毛澤民表現出的理財能力,令人信服。

毛澤民一上任後,便開始著手建立第一個「央企」——中華鎢礦公司。

建立這個公司很有必要,在蘇區那邊,部隊大多建立在農村的基礎上,這也導致蘇區的「盈利計畫」,主要是蔬菜、牲畜等農副產品。但對一支軍隊來說,這些計畫賺到的錢,遠遠不夠。

贛南,有一種世界聞名的稀有金屬——鎢。這種金屬在槍炮中,用得比較多,價格非常高。一擔糧食可能就賣個三塊銀元,但如果是賣一擔粗鎢砂的話,可能就是10倍的價格。

毛澤民看到這一點後,就下定決心把整個蘇區的鎢礦產業統一起來,做大做強,為蘇維埃政府提供財力支援。他先是下訪了蘇區多個縣,了解鎢砂的生產情況,然後從銀行籌款把企業建了起來。

中華鎢礦公司下面有很多部門,如組織科、總務科、婦女運輸委員會、護礦隊等,毛澤民會從前線部隊裏挑選那些因受傷而不適合在前線戰鬥,但又有才華的幹部士兵,把他們全部補充到中華鎢礦公司。

這樣一來,可以做到「人才利用」;二來,也能給那些幹部士兵煥發事業「第二春」的機會。

除此之外,中華鎢礦公司的成立也改善了當地人民的生活,大家有地方工作,也能自己動手掙錢。

可能有人就問了,這些鎢礦資源在蘇區內,怎麽運到外面呢?那些國民黨反動派不會采取封鎖嗎?其實那個時候,國民黨中的有些人不但不封鎖,還想辦法幫紅軍運這些鎢砂。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呢?

原來國民黨內部很多軍官,都有一些掙錢的門路。鎢礦資源很賺錢,廣東等地的軍閥便秘密與紅軍建立了聯系,紅軍把鎢礦賣給他們,他們再送到香港市場轉賣,狠狠賺上一筆。

隨著中華鎢礦公司成立,鎢砂的出產量越來越大,普通的運貨渠道已經滿足不了那些想賺錢的軍閥,他們又開始和紅軍商量用船來運。

那怎麽瞞過上面的人呢?軍閥命令守關的士兵,在貨船過來的時候,直接朝天開槍,這樣既能讓運鎢砂的船透過,又能不「擔責」。在毛澤民的經營打點下,整個鎢礦產業系統很快就建立了起來,生產、銷售渠道這些東西,都已經配合得相當好。

據記載,在中華鎢礦公司成立到長征的這段時間,毛澤民建立的這個「央企」,為蘇區創造了600多萬的財產,其中還不包括為蘇區換回的生活、戰爭急需物資。

可以說,蘇區的反圍剿鬥爭能順利進行,毛澤民居功至偉。

不過令人惋惜的是,這位紅軍的「經濟先驅」,並沒有能見到新中國的曙光。1938年2月,毛澤民接到指示,化名為周彬來到新疆做統戰工作,可沒想到的是,幾年後,毛澤民被反動軍閥秘密殺害……

二、 母親毛遠誌

毛遠誌是毛澤民的長女,在兒子曹耘山的記憶裏,母親毛遠誌一直是一個很堅定低調的人。在家裏的時候,毛遠誌從來不討論毛家的事情,甚至自稱「阮誌」隱姓埋名。

圖|毛遠誌

要不是這次曹耘山要報考飛行員,需要如實填寫政審表,毛遠誌恐怕會把他外公是毛澤民,伯外祖父是毛主席的事實,一直隱藏下去。

那麽毛遠誌為何要這麽做,她究竟經歷過什麽?

1922年,毛遠誌出生在韶山,不過當時父親毛澤民正忙於工農運動。從小,她就沒怎麽見過父親的樣子,母親王淑蘭帶著她平靜地生活在韶山。

不過這種平靜的生活沒有持續多久。大革命失敗,國民黨反動軍閥直接沖到了韶山,準備把毛家人全部抓進監獄,不僅如此,卑劣的軍閥還挖了毛家祖墳。

毛澤民遠在上海無暇顧及妻女,王淑蘭帶一家人逃出韶山,過上了躲躲藏藏的生活,可在1929年,因為叛徒的出現,王淑蘭連同女兒毛遠誌還是被敵人抓入了監獄,

小小年紀的毛遠誌,在淒冷陰潮的監獄裏生活了好久。後來彭老總帶部隊打下了長沙,毛遠誌才跟著母親脫困了。

不過這之後,毛遠誌的經歷依舊悲慘。

身為地下交通員的王淑蘭一直在為黨組織送情報,1931年冬,王淑蘭聽說丈夫毛澤民在上海,便帶女兒千辛萬苦趕到上海,可到後,卻有人告訴她們,毛澤民早已經去了中央蘇區。

沒辦法,王淑蘭只能帶毛遠誌原路返回,可這一來一去的花費著實不少,很快身上的錢用光了。王淑蘭要警惕和躲避敵人的搜捕,一邊要負責黨組織上的任務,一邊還要養活照顧一家人,實在是太困難了,她只好把女兒毛遠誌送到富人家做小工。

後來日寇侵華,童工也沒法做了,王淑蘭又忍痛讓她去當了童養媳。

毛遠誌在後來跟兒子曹耘山說過,她在地主家當小工的情況。每天天不亮,她就要起床燒飯、倒尿盆、餵豬、種菜、而且大部份時間都吃不飽、穿不暖,更糟糕的是,地主一有不如意的地方,就要欺淩和打罵她。

在毛遠誌長大前的那段時間裏,可以說,她的人生都是在苦難中度過的。但從另一個角度講,這些苦難也磨練了她,為何毛遠誌長大後有異於常人的堅定意誌?就是因為這些磨難造就了她——殺不死的你,終將使你更強大!

1937年秋,終於安定下來的毛澤民,給八路軍武漢辦事處的負責人寫了信,希望能夠派人去湖南把自己在地主家做小工、當童養媳的女兒接過來。

就這樣,黨組織找到毛遠誌,並且把她送到了延安。毛遠誌抵達延安的當天晚上,見到自己的伯伯毛澤東,不過並沒有見到自己的父親毛澤民,她問道:「大伯,我的父親呢?」

毛主席告訴她,她的父親很早就離開了延安,去了很遠的新疆工作,要很久才能回來。得到答案後,毛遠誌明顯有點失落,毛主席為了安慰他,同她講了很多家鄉的事情,還有很多有關她父親小時候的經歷。

慢慢地,毛遠誌情緒穩定了下來。

毛主席突然問道:「遠誌,你以後想要去做什麽?」

「我想去當八路軍,要不然…我就去抗大學習!」

「謔,誌向不小嘛!但你年齡還小,應該先把文化基礎打好,磨刀不誤砍柴工嘛,抗日根據地有好多你能做的工作,都等著你們這些有誌向的年輕人哩……」

沒多久,毛遠誌便去了魯迅小學上學。從小就嘗遍生活苦楚的毛遠誌,知道學習是很珍貴的一件事,她把自己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學習。小學本來要用5年才能學完的課程,她僅僅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就全部學完,順利透過。

很快,她因為優秀被黨組織調去了軍委二局,做機要工作。就在毛遠誌十分憧憬未來生活的時候,這時一個噩耗卻傳了過來。

1945年10月,毛澤東結束重慶談判,回到了延安。幾天後,毛遠誌帶她的男朋友曹全夫去看望自己的伯伯,一來她想把自己男友介紹給毛主席;二來打探一下自己父親毛澤民的情況。

毛主席嘆息一聲:「你的父親他…他犧牲了!」

毛遠誌聽到這個訊息後,如同晴空霹靂,她一直在等父親的訊息,盼望能夠見一面,可現在,等到的竟然是一個這樣的結局。

她捂著臉,想要不流出眼淚,可不管她怎麽抑制,她的淚水就像泄洪般無法止住,毛遠誌沖到窯洞裏,放聲痛哭……

很長一段時間過去了,毛遠誌的情緒才穩定下來。她和曹全夫完成了婚禮,幾乎沒有聲張。然後夫妻倆向黨組織申請去東北,為解放全國做出努力。

用毛遠誌的話說,她想繼承父親的遺誌,走下去。

毛主席在他們結婚的時候,為兩個年輕人送去了新婚賀禮,是一件大衣和一匹棕色老馬。在毛主席的祝願下,毛遠誌夫婦去了進軍東北的隊伍裏,在那片黑土地上生根發芽……

1949年,新中國成立。

毛遠誌先後去了江西省婦聯,中南軍區司令部等地工作,1954年從部隊轉業。之後的幾十年裏,她都一直堅定信仰,嚴格要求子女和自己,從不懈怠。

她把自己家人所有和毛主席有關的照片都鎖在抽屜裏,不讓家人子女看見,她本人更是對毛家的事情閉口不提。毛遠誌這樣做就是為了讓子女明白,他們不是什麽「特權人家」,一切的東西,都要靠自己努力奮鬥得來。

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毛遠誌的兒子曹耘山長大了。

圖|曹耘山

三、 我叫曹耘山

作為毛澤民的外孫、毛遠誌的兒子,曹耘山對毛主席的印象源自一場婚禮。

1959年8月,母親毛遠誌突然說,要帶他和妹妹去中南海看電影。本來說看電影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但那天下午,母親給妹妹打扮得好看極了,還給她穿上平時舍不得穿的連衣裙和紅皮鞋。並且毛遠誌還給曹耘山精心收拾了一番。

如果真的是去看電影,需要打扮得這麽隆重嗎?曹耘山當下很疑惑,可他跟著母親到了中南海才知道,她們是去參加李敏姨媽的婚禮。

那一次婚禮,曹耘山看到了自己的伯外祖父毛主席。

毛主席看到這麽多人歡聚一堂,那天很高興,他和毛遠誌說了很多家鄉話,曹耘山只聽懂了一點。毛主席拍了拍曹耘山的肩膀,鼓勵他好好學習,將來成為祖國的棟梁。那個下午,曹耘山就像是做了一場夢幻一樣,迷迷糊糊。

曹耘山當時年紀還小,長大後便逐漸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加上母親毛遠誌一直牢記毛主席的教誨,生活得很低調,所以曹耘山到後面,並不知道自己家是毛主席的親戚。

不過等到曹耘山初中畢業後,母親把事實真相告訴了他。當時是1965年的春天,北京的空軍飛行部隊剛好招應屆的初中畢業生,曹耘山一直有當兵的夢想,便報了名。

經過好幾道嚴格的選拔環節後,曹耘山來到了政審環節。

政審環節其實就是一個要求,就是真實,本來曹耘山已經填完,可母親毛遠誌突然提醒他道:「你外公是毛主席弟弟!」

這下曹耘山懵了,自己是毛主席的親戚?母親把以前的事情都和兒子講了一遍,然後又把小時候帶他去參加李敏姨媽婚禮的照片,從抽屜裏拿出來給他看了。

這下曹耘山才確定,自己的伯外祖父真的是毛主席。得知這一切的曹耘山,最大的感覺就是身上多了一份責任,在飛行員的夢想與他擦肩而過時,曹耘山在1968年再次應征入伍。

他主動請求部隊把他派到最鍛煉人的野戰軍步兵連隊鍛煉,從此之後,曹耘山開始他的軍教生涯。從城市支援,圍湖墾荒,到軍事集訓、野營拉練,曹耘山一路成長,最後當上了一名營長。沒多久,他又經歷了真正的槍林彈雨,生死考驗。

1979年,解放軍對入侵邊境的越南部隊展開自衛還擊。當時曹耘山帶一個營的兵力,與敵人對峙。那是真正的戰爭,生與死就在邊緣。

經過那場戰爭後,曹耘山有了很大的蛻變,他在那場戰爭中,想到了以前為革命奮戰的先輩,從那時起,他決定做一件事情——追尋先輩的足跡,挖掘先烈的事跡。

這件事得到了母親毛遠誌的支持。

在八十年代初,毛遠誌離休後便和兒子曹雲山,奔赴韶山、長沙、安源各地,去收集父輩的資料和當地的記錄。在那個沒有影印機的年代,他們硬是用雙手抄寫了近30個檔袋的資料。

後來曹耘山又去了俄羅斯,在那邊,他找到了外祖父毛澤民在莫斯科治病期間留下的一些檔案,發現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歷史事跡。

比如外祖父毛澤民為大哥毛澤東曾經填寫過一份履歷表,上面寫了一些毛主席的經歷,而且值得一提的是,還有一個小發現,就是外祖父母親「文七妹」的真實姓名,原來叫文素勤。

2006年,曹耘山又開始尋找外祖父弟弟毛澤覃的犧牲地。他只知道毛澤覃犧牲在了瑞金,但具體在哪,還是一無所知。

曹耘山到了瑞金,村幹部說那個地點在大山裏,一個叫張桂清的女人親手埋的。曹耘山找到了她,並且在她的帶領下,找到了毛澤覃的墳前。讓曹耘山感到心酸的是,那裏只留下一個光禿禿的墳包,沒有人保護,已經不成樣子了。

……

之後的歲月裏,曹耘山依舊奔波在尋找先烈事跡的行程中。他說,希望能讓更多的年輕人了解革命歷史,特別是了解那些快被遺忘的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