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文天祥用生命寫下「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千古名句

2022-08-01歷史

文天祥(1236年-1283年),字履善,又字宋瑞,號文山,吉州廬陵(今江西吉安縣)人。南宋末大臣,文學家,民族英雄。寶祐四年(1256年)狀元,官到右丞相兼樞密使。元軍逼近杭州時,被派往元軍的軍營中談判,因不肯屈服,被扣留。後脫險經高郵嵇莊到泰縣塘灣,由南通南歸,堅持抗元。祥光元年(1278年)兵敗被張弘範俘虜,後被押送到燕京(今北京市)。元朝屢次勸降,都被他堅決拒絕,後在柴市從容就義。著有【過零丁洋】【文山詩集】【指南錄】【指南後錄】【正氣歌】等。他的詩詞,表現愛國思想,風格沈郁悲壯,其中一些傑出的作品,歷來被廣為傳頌。

一、過零丁洋

(宋代)文天祥

辛苦遭逢起一經,幹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沈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裏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這首詩是文天祥被俘後為誓死明誌而作的。宋端宗景炎三年(1278)12月,文天祥在廣東海豐縣北五坡嶺兵敗被俘,元軍統帥張弘範讓他寫信招降另一位抗元將領張世傑。文天祥嚴詞拒絕,並寫下了這首詩作為答復。

這是一首流傳千古的愛國主義名作,詩的前六句是自敘從年輕時開始報效國家以來的艱辛曲折而又苦難的經歷,最後兩句則為泣血壯語,以磅礴的氣勢、高亢的情調,表現了自己視死如歸的民族氣節和舍生取義的生死觀。

文天祥把做詩與做人,詩格與人格,渾然一體。特別是「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兩句詩,情調高昂,最為後人所傳頌,激勵和感召古往今來無數誌士仁人為正義事業英勇獻身。

二、揚子江

(宋代)文天祥

幾日隨風北海遊,回從揚子大江頭。

臣心一片磁針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這是作者南逃入海至長江口時寫下的一首抒情詩。1276年1月,元軍逼近杭州的時候,文天祥被任命為右丞相,代表南宋政權前往元軍軍營談判,被元軍主帥逮捕,押往北方。行至鎮江,他乘隙逃脫,歷盡艱險,至福建募集軍隊,再度抗元。

全詩先紀行,敘述自鎮江逃脫,回到長江口的艱險經歷。後抒情,以「磁針石」比喻忠於宋朝的一片丹心。語言淺近,運用比興手法,觸景生情,字裏行間表現出對國家的耿耿忠心和百折不屈的鬥爭精神。

三、酹江月·和友驛中言別

(宋代)文天祥

乾坤能大,算蛟龍、元不是池中物。

風雨牢愁無著處,那更寒蛩四壁。

橫槊題詩,登樓作賦,萬事空中雪。

江流如此,方來還有英傑。

堪笑一葉漂零,重來淮水,正涼風新發。

鏡裏朱顏都變盡,只有丹心難滅。

去去龍沙,江山回首,一線青如發。

故人應念,杜鵑枝上殘月。

這是一首異乎尋常的和詞,但比鄧剡的詞大有提高。作於被俘北解途中,一起被押北行還有他的同鄉好友鄧剡,在途經金陵(今江蘇南京)時鄧剡因病暫留天慶觀就醫。臨別之時鄧剡寫了一首【念奴嬌·驛中言別】贈送文天祥,對國家和民族的不幸表示極大的憤慨,對文天祥的愛國壯舉表示熱忱的贊慕。文天祥寫此詞酬答鄧剡。

全詞敘寫層次清晰,上片側重於對經歷的回顧,肯定與敵人的鬥爭;下片則主要寫對未來的展望,表明堅強不屈的決心。通篇直抒胸臆,慷慨激昂,不僅沒有絕望、悲哀的嘆息,反而表現出了丹心難滅的氣概,忠義之氣,凜然紙上,熾熱的愛國情懷,令人肅然起敬。

附:鄧剡 的詞【 念奴嬌·驛中言別】

(宋代)鄧剡

水天空闊,恨東風、不惜世間英物。

蜀鳥吳花殘照裏,忍見荒城頹壁。

銅雀春情,金人秋淚,此恨憑誰雪?

堂堂劍氣,鬥牛空認奇傑。

那信江海余生,南行萬裏,屬扁舟齊發。

正為鷗盟留醉眼,細看濤生雲滅。

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沖冠發。

伴人無寐,秦淮應是孤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