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良心推薦【三只駙馬一台戲】優質片段明撩易躲,暗糖難防

2022-09-17歷史
良心推薦【三只駙馬一台戲】優質片段明撩易躲,暗糖難防

第十章 以牙還牙

正如平康帝所言,在三皇子殷煜失蹤不見的第二天,阮清璇就再也繃不住,親自下了口諭要身邊最得力的大宮女抱琴姑姑走了趟東宮,請東宮儲君殷璃再次入宮,前去昭純宮一見。

彼時,殷璃正坐在她千秋殿的軟塌上舒服的曬著太陽,看著下面那身著青色宮裝,渾身上下雖無過多裝飾,但那氣勢一看就是宮中紅人的抱琴姑姑。

對於抱琴她還是留有幾分印象的,此人是阮府出身,從小就伺候在阮清璇的身邊,頗為得她重用不說,更是在這些年來,為阮清璇在私底下辦過不少骯臟齷齪、不可告人的事。

尤記得當年母後還在世的時候,就是這個女人領著阮清璇來到了鳳儀宮,似一條狐假虎威的小醜趾高氣昂的對母後說,她家娘娘已經被封為後妃,距離後位也不過是一步之遙。

遙想當年這對主仆頤指氣使、雄心勃勃的樣子,殷璃就不禁冷聲發笑;此刻,她真想問一問面前的抱琴姑姑,當年的她們可曾想過這‘一步之遙’就讓她們主仆二人辛苦的走了十二年,如果當初知道這一切,還會不會用那般令人發笑的神情在她母後面前驕傲炫耀?

抱琴姑姑是不願意來見殷璃的,確切的說是害怕見這位東宮儲君。

只是,眼下三皇子失蹤,惠妃娘娘已然失去了冷靜與方寸,自己伺候的主子逼著讓她來,她又怎能違逆?

看著這個多年都不曾見面的皇太女,抱琴姑姑的小腿肚子都是顫抖著的,也不知是怎麽了,明明眼前的這個小丫頭片子不過是剛剛過了及笄的年齡,按理說要比往日裏見的那些暗藏鬼胎的人還要稚嫩;可她卻在殷璃面前她連擡頭看向她的勇氣都沒有,就連說出口的話都帶著顫音。

「殿下,惠妃娘娘說了,她與您多年不曾見面,如今既然知道殿下已經能走出東宮,便誠心邀請您進宮一敘;不管怎麽說您也是要喊娘娘一聲姨母的,想必您應該不會拒絕娘娘的好意,是不是?」

殷璃把玩著手上的戒指,眼中閃過一絲玩味,上下打量著在自己面前惴惴不安的抱琴姑姑。

懶懶一笑:「阮清璇邀請孤進宮,到底是好意還是對孤另有目的,抱琴姑姑應該最是心知肚明。孤聽說三皇子失蹤了?看來姨母是懷疑這件事是孤做的?她請姑姑你走這一趟,卻沒有讓禦林軍直接沖進東宮來抓孤,可見她現在還存有幾分理智,真讓孤刮目相看。」

說著,殷璃就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從玉階上走了下來,繼續道:「總不能讓姑姑白跑這一趟,正如姑姑所言,多年不曾見面,孤也甚是想念姨母,是時候進宮找她敘敘舊了。」

說完,殷璃就朝著開啟的殿門走過去,留下抱琴姑姑一人怔怔的站在原地,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心底發寒。

她覺得此次請殷璃入宮,好像並非是個明智的選擇,總是覺得在這背後,還有更可怕的事將要發生。

東宮的馬車很快就到了昭純宮。

此時的昭純宮哪裏還有一絲喜氣,宮內所有伺候的宮人們皆如驚弓之鳥顫顫巍巍,生怕在這個時候成為主子們發泄的物件,各個都在為自己的前途與命運擔憂著。

而從馬車上下來的殷璃就像是感覺不到昭純宮的異樣,一路或是欣賞著周圍的景致或者是駐足遠望,明明只是半盞茶的長廊硬是被她走了兩炷香的時間才來到昭純宮的正殿,看見了再有三天就會成為這大周天下女子第一人的阮清璇。

不得不說,時間還是挺眷顧這個女人。

最起碼十二年未見,她的容色跟過去相比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保養得宜的容顏依舊白皙動人,烏黑的長發被高高的挽成追星逐月的發髻,鳳釵、朱裙,就連穿在腳上的金縷鞋都透著奢華和精致。

能看的出來,這些年阮清璇在這後宮的日子過的還是挺滋潤,最起碼富貴無雙、吃穿不愁。

就在殷璃細細打量阮清璇的時候,阮清璇自然也在打量著殷璃。

尤其是在看見殷璃那張跟她母親頗為相似的面孔時,更是眼瞳猛地縮緊,差點張口喊出了阮樂臨的名字。

(溫馨提示:全文小說可點選文末卡片閱讀)

阮清璇雖說在後宮積威數年,可是阮樂臨依舊是她心中那根難以拔除的刺,哪怕是故人已逝多年,每每想起,還是會讓她不禁渾身緊繃,好似一只將要鬥架的老母雞。

眼下,看見阮樂臨的親生女兒生生站在自己面前,又想到自己寄予厚望的愛子下落不明,這要本來就情緒臨近崩潰的她更是遊走在失控的邊緣,不顧形象的撲了上來,「是你對不對?就是你!是你綁走了煜兒,是你將本宮的兒子給藏了起來;殷璃!殷璃!十二年了,你為什麽還要這麽陰魂不散的折磨本宮,為什麽在當年,你不隨著你那個礙眼的母親一起死了。」

抱琴姑姑心驚肉跳的聽著阮清璇的怒吼,趕緊上前阻止:「娘娘,這種話可不能亂說,萬一被人聽了去,可是會給您招來麻煩的。」

阮清璇一把就將上前勸阻的抱琴姑姑推開,一雙眼睛裏盡是狠色,「在這後宮之中,有誰敢跟本宮作對?就算是有居心叵測的人傳了本宮今日說出來的話本宮也不怕;反正若是煜兒出事了,本宮也活不下去,大不了本宮拖著這個賤人一起下地獄。」

殷璃表情平靜的看著阮清璇在自己面前發瘋,瞅了眼面露焦急之色的抱琴姑姑,心平氣和道:「惠妃娘娘還是聽抱琴姑姑的一句勸吧,就算這後宮盡在你的掌握之中,但難免會有一兩個嘴上不把門的;若是在這個時候傳出你出言詛咒未來儲君,咒罵已故的先皇後,這些年來你苦心經營的端莊賢淑的名聲可就要毀了。孤若是沒記錯,三天後你就要成為這大周新一任皇後,剛剛母儀天下,就傳出對自己不利的流言,這可是大忌。孤能理解惠妃為愛子殫心竭慮的心思,但你也不要忘了,除了一個兒子,你還有一個女兒;同樣都是身上掉下來的肉,你總不想因為自己的失誤而毀了親生女兒的前程吧。」

殷璃的話算是點醒了阮清璇,讓她失控的情緒立刻就得到了一個緩沖。

不錯,她還不能在這個時候將事情做絕,她還有女兒需要保護,她的雪兒萬不能因為她而受到連累。

阮清璇慢慢松開殷璃的衣領,看著她一臉無所謂的整理著被自己扯亂的衣衫,在深吸了一口氣後,冷靜開口:「殷璃,你到底想要做什麽?本宮到底要如何做,你才能放過煜兒?」

殷璃輕輕地扯著自己的領口,一下接著一下的撫弄著被阮清璇先才抓皺的領口,散漫道:「惠妃認為是孤綁走了三皇子,不知惠妃娘娘有何證據?」

「這還需要證據嗎?」阮清璇上前一步,怒視著她:「普天之下,只有你最憎恨本宮,而且,煜兒偏偏是在本宮將要參加封後大典之前失蹤不見,這不正是說明了有人想要阻攔本宮封後。而這個人,除了你沒有別人。」

殷璃繼續笑著,「哦?惠妃說孤是這世上最憎恨你的人,不知惠妃的這句話是從何而來?今日抱琴姑姑來東宮邀請孤的時候,對孤說了一句話,講孤與惠妃你可是沾著親的,這親人之間,怎麽可能會有仇恨存在?還是說,惠妃這些年在私底下對孤做了不少‘好事’,心虛所致,所以才會有先才的那番言論?」

阮清璇被堵的啞口無言,一雙眼珠快要瞪出來:「殷璃,你少在這裏跟我裝瘋賣傻,本宮權且告訴你,本宮當年沒有將你的母親放在眼裏,今日也同樣不會將你放在眼裏,你想要從本宮這裏得到什麽,都是癡心妄想;你要是敢傷害煜兒半分,本宮定會讓你後悔敢跟本宮作對。」

殷璃的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原來惠妃娘娘邀請孤來昭純宮,是來要挾孤的,孤實在是害怕的很,片刻都不敢在昭純宮停留,這就先回去了。」

說完,殷璃就轉過身,直直的朝著敞開的宮門口走去。

眼見殷璃將要離開,阮清璇跌跌撞撞的想要去追,可還不等她追上兩步,就見一個臉色雪白的宮人失魂落魄的從後殿跑了出來,手中拿著一個帶了血跡的錦盒,顫顫的微微遞到了阮清璇面前。

至於阮清璇,在聞到那股撲面而來的血腥氣時,整個人都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一雙手似有千斤重,鼓起勇氣將錦盒接過——

開啟!

「不——!」

一聲充滿恐懼的尖叫從阮清璇的口中喊了出來,兩行無法控制的眼淚也在頃刻間鋪滿整張臉。

彼時,殷璃已經踏出了昭純宮的正殿,整個人都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中,臉上勾著曼妙從容的笑容。

試問,一個有了殘缺的皇子,可還有機會被立為東宮儲君?

阮清璇,咱們這場糾葛了十二年的仇恨,該拉開序幕了。

三只駙馬一台戲

醉雨玲瓏

古代言情

免費閱讀

(點選上方卡片可閱讀全文哦↑↑↑)

感謝大家的閱讀,如果感覺小編推薦的書符合你的口味,歡迎給我們評論留言哦!

關註女生小說研究所,小編為你持續推薦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