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書友推薦【引狼入室:拐個首輔當相公】為何能值得N刷!

2022-09-17歷史
書友推薦【引狼入室:拐個首輔當相公】為何能值得N刷!

第二章 大鬧

就在這時,又一個中年男人走了出來。

他年紀稍長,又跟陳書辛頗為相似,陳櫻立即就知道了,他就是她的大伯陳廣勝。

周蕓手忙腳亂地掐人中,將陳書辛弄醒。

陳廣勝看著瀕臨死去的二弟,目光絲毫沒有波動。他居高臨下地望著陳書辛,渾身都是不可冒犯的威嚴。

只聽他開口道:「陳書辛,你氣死老父。陳家已經將你除名了,你不再是陳家的人。」

「現在帶著你的家眷快走,別在這裏阻礙我們陳家辦喪事。」

陳書辛不敢置信地擡頭,硬是將胸口湧出的血腥味壓下。

他在妻子和女兒的攙扶下起身,目光定定地望著陳廣勝,聲音低沈道:「大哥。」

陳廣勝不耐煩地甩袖,厲聲道:「你別叫我大哥,我沒有你這樣的弟弟。」

「你活活氣死老父,還給陳家蒙羞,讓陳家兒孫無顏見人。」

「陳書辛,你以為你還是當年光宗耀祖的陳書辛?」

「錯了,你現在是陳家的罪人,是整個保寧村的罪人!」

陳書辛從未見過他大哥這副模樣,咄咄逼人,惡語相向。

就算老父親真的是因為他而死的,可他只是想祭拜一下。難道他這個當兒子的,連磕個頭都不行?

陳書辛勉強往前走了兩步,就在這時,有人端著一碰臟汙的水一下子潑了過來。

陳櫻想也沒有想就擋在她爹的面前,「嘭」的一聲巨響,那人連盆也摔了過來。

「滾,你大哥攔著你那是給你留面子。陳書辛,你要再敢往前走兩步,你信不信今天我就讓你給爹償命!」

周圍的村民都上前去勸著,生怕陳廣勝的媳婦廖春花真的鬧出人命來。

遠處,今日吊唁的客人坐了好幾桌。

許多探頭來看,多是想湊一份熱鬧,看看如今陳書辛的下場。

其中一人憤而起身,可下一瞬卻被一只有力的手給拉住了。

「顧爺,他們欺人太甚。」男人不甘心地坐下,臉都氣青了。

那個叫顧爺的人擡首,目光落在院外的小姑娘身上。

她擋住了那一盆臟汙的水,身上濕了大半,可身體卻站得筆直筆直的。仿佛一顆沙漠裏的白楊樹,任憑風沙再大,也能屹立不倒。

這會她的手已經握了起來,看樣子已經忍到了極限。

「你去管什麽用?讓他去!」叫顧爺的人開口道,目光看向角落裏的清瘦身影。那人貓著身,躬著背,一雙手揣在袖口裏,看起來像是一個老實巴交的鄉下漢子!

可男人的視線順著看過去,目光忽而一亮。

陳書辛舉步維艱,周蕓從未見過鄉下婦人撒潑的架勢,心驚膽戰。

陳靖和陳嘉像兩條小狼一樣,憤恨地盯著那夥欺負他們的人。

陳書辛眼看是進不去靈堂了,便想遠遠跪下給他爹磕個頭。

可就在他雙膝緩緩跪下,陳櫻卻將身後的木盆拾起,快速地墊著她爹的膝蓋下面。

「這……」

眾人竊竊私語,皆不知這陳櫻到底想幹什麽?

(溫馨提示:全文小說可點選文末卡片閱讀)

可陳櫻卻突然上前,端起一旁的凳子往回走。陳鴻峰追上前去,陳櫻凳子一甩,厲聲道:「你爹娘坑了我爹娘多少銀子的事情咱們等會再算,這凳子你敢搶,今日我要你的命!」

「你……」陳鴻峰被陳櫻的氣勢所震,一時間傻傻地看著她將凳子端了過去。

陳櫻扶著她爹坐下,從板車底下抽出一把生銹的柴刀出來。

「嘭」的一聲,陳櫻將木盆砍成兩半。

「你幹什麽?」陳三和厲聲質問。

「幹什麽?」陳櫻冷笑。

她提著柴刀,目光陰翳地盯著陳三和道:「這是三叔吧,咱們見過面的。當年你跑到京城來,說是家裏鬧饑荒,讓我娘借你二百兩銀子,你忘記了嗎?」

陳三和惱怒道:「什麽二百兩銀子,我不知道你說什麽?」

「你一個小丫頭片子想嚇唬誰?」

陳櫻冷笑,目光犀利地盯著陳三和道:「你不承認沒有關系,橫豎現在我也沒有借條。」

「不過你要知道,你那二百兩銀子也算是我爹的家產,你借了不還只要我爹上報官府,你同樣要交出這二百兩銀子。」

陳三和大怒,他根本沒有借過這二百兩銀子,只聽他憤恨道:「你別胡說,那二百兩銀子是你爹說拿來給家裏買地的,不是我借的!」

「那地呢?」陳櫻再次質問,目光冷嘲。

周圍的人都回過神來,陳三和也立即暗惱上當。

陳廣勝站出來道:「你別誑你三叔了,就算你爹給家裏買了地,可也改變不了他氣死你爺爺的事實。」

「那二百兩銀子就當是你爹孝敬你爺爺的,現在你爺爺已經過世了,你們趕緊走,不然我們就報官了。」

陳櫻往前兩步,大聲道:「報官啊,報官好啊!」

「勞煩大伯快點報吧,我都等不及了。你既然說我爹氣死了爺爺,那證據呢?據我所知,我爹出事已經過去三個月了。從來只聽過急怒攻心猝死的,還從未聽過被氣纏綿病榻數月,連不孝兒子都不打罵一聲就過世的?」

「莫不是爺爺聽說我父親出事,想同大伯三叔商量分我爹一份家產,大伯三叔心急之下害死爺爺的?」

「你放肆,你一個小姑娘家,誰準你敢說這樣的話?」陳廣勝氣急,就要沖上來打陳櫻。

陳櫻舉著柴刀急急地沖過去,陳廣勝見那勢頭,嚇得連忙往後退。

眾人一看不好,紛紛上前勸和。

陳櫻冷嗤一聲,揮舞著柴刀道:「知道我在什麽地方長大的嗎?京城!」

「我見過的死人加起來比保寧村一村的人還多,你想嚇唬我,大不了一命換一命。」

「你……」陳廣勝氣得半死,指著陳櫻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陳三和也心虛得很,一夥人守在靈堂外,一看就要想辦法搶奪陳櫻手裏的柴刀。

可陳櫻是個聰明的,她身後沒有別人,怪只怪陳家人一心只想守著靈堂不讓她們進去。

這會誰敢動,她立馬用柴刀對準誰?

「我告訴你們,別拿爺爺的死來逼我爹。這個罪名我爹可不會擔,你們要是真的底氣足那就報官啊,讓官府的人好好查查我爺爺到底是怎麽死的?」

「還有,村裏的私塾是我爹出資辦的,陳家的田地有一半是我爹出資買的。你們想撇清我爹,可以。」

「我這就帶著我爹去縣衙,去告訴縣老爺,陳家還有一半家產該抄的,保寧村私塾該撤的,到時候我看你們還守不守得住陳家的家業?」

陳櫻說完,便收起柴刀準備扶著她爹上板車。

陳廣勝和陳三和的臉色很難看,他們給幾個小的使了個眼色。

很快,陳鴻峰帶著幾個陳家的孩子沖上前去將陳家的板車給圍了起來。

引狼入室:拐個首輔當相公

李三爺

古代言情

免費閱讀

(點選上方卡片可閱讀全文哦↑↑↑)

感謝大家的閱讀,如果感覺小編推薦的書符合你的口味,歡迎給我們評論留言哦!

關註女生小說研究所,小編為你持續推薦精彩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