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宋江吳用李逵白忙一場,另外三位梁山好漢,為何能成招安受益者?

2022-11-23歷史

梁山在宋江的領導下接受朝廷招安,結果導致半數以上好漢在征方臘時陣亡,於是很多人都說招安是一個昏招,是宋江官迷心竅害了其他梁山好漢。

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後仔細想一想,就會發現除了招安之外,梁山實在是別無出路:四面環水的一座孤山,沒有充足的資源,也沒有戰略縱深,只要官軍采用李雲龍和張大彪的戰術,用不上半年就可以優哉遊哉地劃著船到忠義堂去抓餓得奄奄一息的俘虜了。

算上雙鞭呼延灼、大刀關勝和神火將魏定國聖水將單廷珪、樞密使童貫和太尉高俅,朝廷至少派出了五路征討大軍,結果是除了童貫之外,四路大軍主帥都被梁山生擒,七人被俘投降,只有高俅被放了回去。

宋江吳用李逵白忙一場,另外三位梁山好漢,為何能成招安受益者?

高俅級別太高,跟趙佶關系太好,殺了他就徹底斷了招安之路,留下來也不行——頭把交椅就不屬於宋江了。

高俅要是加入梁山,就沒有人敢跟他爭寨主之位,他帶著梁山一百單八將重返朝廷,趙佶和蔡京童貫就沒心思對付宋江了。

讓高俅當梁山之主,這肯定是開玩笑,宋江不敢,高俅也不敢,宋江是怕失去梁山掌控權,高俅則是知道宋朝的宗旨是強幹弱枝,他擁有了梁山軍,蔡京童貫就得給他送禦酒了。

朝廷只要將守住梁山軍的登陸口,架起大炮半渡而擊,宋江就只能退回孤島挨餓,只要餓上三五個月,就不愁關勝呼延灼等人不發起火並。

宋江吳用李逵白忙一場,另外三位梁山好漢,為何能成招安受益者?

宋江可能也知道梁山資源有限不可持久,所以才想方設法卑辭厚禮謀求招安,這也是為大家找一條活路。

梁山軍歸順朝廷,打了四大戰役,最後只有二十七人回京受封,但是保住官帽和腦袋的,連十個都沒有:宋江李逵喝了毒酒,關勝死於酒駕,吳用花榮自掛東南枝,嚇得柴進戴宗等人只能棄官保命,孫立回到自己曾任軍事主官的登州(提轄兵甲者一般由知州兼任,專職提轄屬於知州副手,地位極高),只能在新提轄手底下討生活,這一圈算是白忙乎了。

孫立放著好好的「登州第一將」不做,偏要趟渾水上梁山,最後回到原點,卻發現提轄交椅上已經坐了新官,這筆買賣可是虧大了。

孫立在梁山只是地煞副將,按照規定受封授武奕郎、諸路都統領,也就是個從七品武職,在宋朝武官五十二階中倒著數,是個不折不扣的芝麻綠豆官。

宋江吳用李逵白忙一場,另外三位梁山好漢,為何能成招安受益者?

想做官,殺人放火受招安。宋江和孫立走的這條路都沒占到便宜:宋江是猴子撈月,孫立是竹籃打水。

真正透過招安受益的梁山好漢,細數起來只有三位,我們從這三位的身上,看到了三個優點(原本想說高貴品質的,但是又覺得不太合適),有一個優點在身,天下盡可去得,無論是縱橫江湖還是建功立業,都比別人更容易成功。

提到招安受益者,讀者諸君第一個想到的肯定是混江龍李俊:他在征討方臘的時候,既不貪財也不貪功,只是按照擴充自己的實力,積累自己的經驗,拓展自己的視野,我們可以把他上山的優點歸納為四個字,那就是「存誌高遠」。

李俊的目標不是昏暗的朝堂,也不是汙濁的官場,他向往的是遠方的星辰大海。

宋江等人只要有官做、能欺負人,能在撈錢的同時光宗耀祖就已心滿意足,但是他們沒想到的是,嗟來之食的供應鏈並不穩固,昏君奸臣一個不高興,就會斷了他的生路,遠不及李俊自己打下一片基業,自力更生自給自足,誰的臉色都不用瞧。

宋江吳用李逵白忙一場,另外三位梁山好漢,為何能成招安受益者?

李俊海外稱王,見了宋徽宗也不用磕頭嗎,蔡京高俅反而得給他行禮,這就叫「心有多大,事業就有多大」,卑微小吏宋江智慮短淺,最後只能含恨而終,還不如戰死沙場,也免得被後人冷嘲熱諷了。

除了稱王的李俊,還有兩位梁山好漢做了高官,他們就是雙鞭呼延灼和美髯公朱仝。

呼延灼最後受封「禦營指揮使,每日隨駕操備」,看起來名頭比較響亮,但卻是有虛名無實惠,還不如他上梁山前的「汝寧郡都統制」級別高。

所謂「禦營指揮使」,也就是殿前司會侍衛親軍步軍、侍衛親軍馬軍中的一個中級軍官,位在都指揮使、副都指揮使、都虞候之下,跟徐寧上梁山前的級別差不多,這是在【宋史·職官六】中有記載的:金槍班和骨朵子直、弓箭直、弩直都是殿前司的下屬編制,這樣的編制有幾十個,每個編制裏有虞候一人,指揮使、副指揮使、都頭、副都頭若幹,如果都虞候是大隊長,指揮使也不過就是副大隊長或中隊長而已,授銜中校就燒高香了。

宋江吳用李逵白忙一場,另外三位梁山好漢,為何能成招安受益者?

班、直中的「指揮使」跟類似軍分區司令的某郡都統制相比,一個在地下,一個在天上,呼延灼辜負了趙佶和高俅的深恩厚意,被打壓也是應受的懲罰。

與被降職奪權的汝寧郡都統制呼延灼不同,鄆城縣都頭朱仝原本只屬於皂吏(宋江等文職稱灰衣吏,朱仝雷橫穿黑衣)頭目,只有不走尋常路才能成為有品級的官員(很多朝代都不允許皂吏及其後代參加科考)。

從鄆城縣馬兵都頭變成保定府都統制,跟呼延灼原先的官職是一個性質,後來又「隨劉光世破了大金,直做太平軍節度使」,成了一鎮諸侯、封疆大吏,可謂一步登天。

朱仝不是個好都頭,他在鄆城縣先後放走了重罪在身的托塔天王晁蓋、及時雨宋江、插翅虎雷橫,這都屬於玩忽職守或知法犯法,他這種行為不值得提倡,但是他身上的優點也不容忽視:義氣深重,舍己為人,肯為朋友兩列插刀甚至舍棄一切。

宋江吳用李逵白忙一場,另外三位梁山好漢,為何能成招安受益者?

在很多時候,無原則的義氣都比有原則的背叛強,朱仝幫助朋友而不顧自己的安危,這也是值得尊敬的優點,朱仝為了朋友而丟掉了一切,最後功成名就,也算是一種好人好報吧?

一人為王一人為侯,李俊和朱仝要不是上了梁山走一遭,絕對不可能鹹魚翻身。除了這二位王侯,半壺老酒認為浪子燕青的也是梁山招安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他擺脫了仆從的身份。

燕青在盧俊義家裏,就是一個地位十分尷尬的家仆而已,腰包裏也沒有幾個銅板,被李固趕出家門就只能乞討為生。在風月場所,只漂亮而沒有錢,也是不受歡迎的。

燕青身上的優點有很多,最突出的優點,就是懂得進退。

燕青是不能做官的,因為他此前的身份和行跡,都會成為官場的談資,與其成為笑柄,還不如挑著一擔金銀逍遙江湖,做一個真正的浪子。

宋江吳用李逵白忙一場,另外三位梁山好漢,為何能成招安受益者?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這就是浪子燕青最大的優點:如果他還一直跟在盧俊義身邊,是一定要按規矩辭去朝廷官職的,也就是說他轉來轉去,還是聽人使喚。一走了之,才能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當然,除了混江龍李俊、美髯公朱仝、浪子燕青,或許還有幾人結局也不錯,比如神醫安道全、聖手書生蕭讓、玉臂匠金大堅、鐵叫子樂和,都比宋江的下場要好得多。半壺老酒才疏學淺且又耳不聰目不明,並沒有看出這幾位身上有啥顯著而又獨特的優點,最後就只能請教讀者諸君了:在您看來,哪幾位梁山好漢是招安的最大受益者,如果不受招安,他們最終的結局又將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