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好物分享|關羽北伐失敗,劉備為何見死不救?學者:因為劉備要借東吳殺關羽

2020-07-28 19:16:00歷史

讀《通鑑》,思《通鑑》,用《通鑑》,今天我們繼續來聊《資治通鑑》裡的歷史。

關羽之死,兩千年來為無數史家和歷史名人考證、評價和分析。究其緣由,主要在於關羽剛猛的性格特質,在人生巔峰時期戲劇化地驟然跌落深淵,同時,關羽之後的武聖封神之路,一路高歌到當代。這種巨大的落差,是無數後人難以釋懷的主要原因。建安二十四年,關羽率軍三萬北伐,他在短短几個月裡,圍樊城,困曹仁,擒于禁,斬龐德,幾乎以一己之力牽動半個魏國的資源,最後逼得曹操打算遷都,還帶著殘軀親自征討。威震華夏四個字,恐怕都不足以展現關羽當年的威猛。但這樣威猛的關羽,卻也在短短半個月之內,被東吳誘降糜芳、士仁,偷襲江陵、公安,自己敗走麥城,最終在臨沮被俘。人言藝術是戲劇化的現實,但關羽上演的這齣戲,恐怕比任何藝術都更加戲劇化。

然而千百年來,人們通常認為關羽之死的主要原因,是他沒有解決好荊州的內部矛盾。中國大陸著名歷史學者呂思勉先生在其著作《三國史話》中,經過詳細考證和周密分析,給出了一個足以讓所有人重塑認知的觀點:劉備因為關羽威猛而不能駕馭,因此借江東之手除之,以絕後患

這一結論,初看起來十分荒謬。劉備、關羽、張飛,是義薄雲天的兄弟,劉備怎麼可能對自己的兄弟做出這種事?但如果深入正史,而不是受到以《三國演義》為代表的這類文學作品的影響,就會發現,歷史上的劉備和關羽,以及他們之間關係的實質和演化,與我們的通常認知大有不同。因此,我們首先分析歷史上劉備和關羽的性格;其次,看看二者關係的實質和演化;最後,再來看看關羽之死。

劉備的性格特徵,概括起來就是六個字:有雄才,得人心。當然,這話不是筆者說的,是三國時期公認的:

程昱:程昱說公(曹操)曰:「觀劉備有雄才甚得眾心,終不為人下,不如早圖之。」——《三國志·武帝紀》

郭嘉:郭嘉聞公(曹操)遣備(劉備),言於公(曹操)曰:「劉備不可縱。」——《三國志·武帝紀》

陳壽:折而不撓,終不為下。——《三國志·先主傳》

其餘,諸如劉備好俠、尚武、反覆,又如他不會打仗,不會治國,等等,都不如有雄才,得人心這兩個性格特點那麼重要,那麼對他的人生有決定性作用。這裡,程昱和陳壽都說劉備終不為人下,意思明白:劉備是一定要坐第一把交椅的,這事沒商量。在這方面,唯一想要收服劉備,而且也確實這麼做了的人,只有曹操。曹操是大有雄才之人,這一點大家知道,但他還達不到能把劉備收入麾下那樣的雄霸之氣。

再說關羽。關羽的性格中也有一些突出特點,例如普遍性地傲慢、剛猛,雄心壯志,以及選擇性地講義氣。陳壽評價關羽萬人敵為世虎臣,剛而自矜

相對關羽來說,劉備的性格要複雜不少,但是他們二人性格中有一個核心部分是重疊的:雄才。什麼是雄才?1809年第五次反法聯盟戰爭中,拿破崙率領8萬人在阿斯佩恩-艾斯林戰役中輸給了奧地利軍隊,當奧地利以為拿破崙會撤軍時,拿破崙在短短一個星期之內,又瘋狂地集結了8萬人,使總兵力達到16萬,然後在奧地利軍隊洋洋得意地認為是他們給予了拿破崙第一場敗仗的時候,拿破崙突然反撲過來,以不計成本的代價,以傷亡人數遠遠高於敵軍的代價,戰勝了敵軍。這,就是雄才。換句話說,奧地利人或許可以殺了拿破崙,但他們永遠也不可能讓拿破崙屈服。

這種性格特質,劉備和關羽身上不但有,而且非常突出。可以說,在劉備和關羽的關係中,尤其是早期,關羽之所以會追隨劉備,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劉備有雄才,能得人心,而關羽雖然也有雄才,且不亞於劉備,但關羽從來都不能得人心

實際上,在劉備和關羽相處的所有時期中,他始終對關羽敬畏三分。比如,劉備除掉徐州刺史車胄後,使關羽守下邳,行太守事(《資治通鑑·卷六九》)。比如,曹操南下荊州時,劉備留諸葛亮、張飛、趙雲等人在身邊,自樊(城)將南渡江,別遣關羽乘船數百艘會江陵(《資治通鑑·卷六九》)。比如,劉備收荊州時,以關羽為襄陽太守,蕩寇將軍,駐江北(《資治通鑑·卷七十》)。最後,就是在自己西取益州之時,把荊州交給關羽。

在徐州的時候,劉備身邊有張飛,張飛也有獨當一面的能力,但劉備不用張飛。在荊州的時候,劉備不能用諸葛亮,因為他依賴諸葛亮,但劉備有趙雲和張飛,他還是用了關羽。在收荊州的時候,劉備可以用諸葛亮守北方了,但他也用了關羽。在取西川的時候,劉備終於要用諸葛亮了,但他還是不忘把荊州的第一把交椅讓關羽坐。除了讓關羽駐荊州這一次,劉備起兵24年內,始終是劉備集團事實上的一把手,但在名義上,他有些和關羽平起平坐的意思。到了建安十六年,關羽駐荊州時,劉備就不僅僅是在名義上,更在事實上,讓關羽處在了一個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地位。這件事,很少有人注意到。

關羽在荊州的一切言行,完全符合一方諸侯的所作所為。關羽完全掌握了軍事權、財政權、行政權、外交權,他可以專斷專行,可以不經過劉備授權而行事,因而,他實際上就掌握了獨立自主的政治權力。甚至可以說,在劉備進入卻還沒有攻下西川的那幾年,關羽掌控的資源和他的綜合實力,是要超過劉備的。

荊州軍事,悉聽關羽。二十四年,先主拜(關)羽前將軍,假節鉞(《資治通鑑·卷七十》)。假節鉞在古代通常意味著代行君權。即,當皇帝或諸侯王不在某地時,如果他向某位手下將領授予了這項權力,這位將領就可以全權代替皇帝或者諸侯王行事。但在建安二十四年,被授予假節鉞之將領還沒有這麼大的權力,這種權力的迅速攀升,是三國後期到兩晉時期的事。

建安年間,假節鉞的種類和層次很多。有朝廷授予州牧假節鉞的,也有授予刺史假節鉞的。由於二者權責不同,因此同樣是被授予假節鉞,但他們實際能夠支配的資源和擁有的權力大不相同。以能夠處理的層級為例:州牧假節鉞通常能殺二千石以上,刺史假節鉞則沒有這個權力。三國後期,吳和魏先後設定大都督區,大都督全權負責轄區內的一切軍事、行政、司法和督查權力,此時,假節鉞的權力才上升到了後來的高度,這種高度在唐朝初期最終得以完善。——《東漢行政建制史》

劉備授予關羽假節鉞,只是儀式化的行為,軍隊、行政、外交權力全部掌握在關羽手中,劉備授不授予關羽這個權力,對關羽的行為是不構成支配能力的。何況,劉備授予關羽時的假節鉞,遠遠沒有關羽後來支配荊州時期那麼大的權力。劉備授予關羽假節鉞的次月,關羽率眾攻曹仁於樊(城)。試問,如果關羽只是眼巴巴望著劉備,等著劉備授予他所有權力,關羽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進入戰爭狀態?手中都已經握有資源了,別人的話,聽聽就好

財政權和行政權,無需多說,軍權在手,這兩個權力自然在手。讓關羽在事實上和劉備處在一個地位的權力,除了軍事權,最重要的就是外交權獨立、自主地行使外交權,是主權國家最重要的標誌。如果說關羽行使軍事權,尚且沒有將他的地位和劉備完全等同起來,那麼關羽行使外交權,就是完全將自己置於一個和劉備在事實上平起平坐地位的存在了——無論別人看來是不是這樣。

劉備和諸葛亮早在隆中,就定下了將來三分天下之後與江東的外交政策:聯吳抗曹。劉備奪取荊州後,有了自己的地盤,可以獨立自主地行使外交權後,也一直奉行著這一方針。劉備去世後,諸葛亮接管蜀漢,再之後,直到蜀漢滅亡,都一直遵守著這個方針。唯一的斷崖和例外,就出現在關羽統治下的荊州。如果說劉備的政策是聯吳抗曹,那麼關羽提出的外交政策就是排吳抗曹——和劉備的政策大相徑庭。而且,關羽對江東政策的徹底轉變,絕不僅僅是個人層面的,同時還是國家層面的

關羽個人層面排斥吳國,大家都很熟悉了:辱罵孫權是土狗,辱罵孫權派來求親的使者,順便辱罵了整個江東。這種對孫權這個江東的臉面以及整個江東士大夫和豪族階層的極度不尊重,只是江東與關羽荊州後來矛盾激化的催化劑導火索。江東與關羽荊州矛盾的根本還是荊州領土的歸屬問題,也就是劉備當年借荊州土地不還的問題。然而,這個非常棘手的問題在諸葛亮高超的外交藝術下,穩定了十年左右,卻在諸葛亮剛剛離開荊州兩年時,就炸開了鍋。

除了個人層面,關羽甚至在整個國家層面排斥吳國。大致來看,諸葛亮離開荊州前後,荊州對吳國的貿易出口減少了44%,貿易進口減少了70%,商業貿易受到了巨大的人為干涉。其它外交、文化和人員方面的交流,都呈驟減之勢。這種從整體層面的外交排斥政策,讓吳國和關羽荊州的經濟和其它所有方面都受到了重創。同時,兩股勢力之間的信任也不復存在了。

一個能夠完全支配軍事權、行政權和財政權,一個能夠徹底反轉劉備長期既定外交方針的人,不是和劉備平起平坐的諸侯王,又是什麼?

還有一件事,可以從側面反映出關羽在蜀漢中特殊的地位:

是年,先主為漢中王,欲用(黃)忠為後將軍,諸葛亮說先主曰:「(黃)忠之名望,素非關(羽)、馬(超)之倫也,而今便令同列。馬(超)、張(飛)在近,親見其功,尚可喻指;關(羽)遙聞之,恐必不悅,得無不可乎!」先主曰:「吾自當解之。」——《三國志·黃忠傳》

用武之時,對於拜將封相之事,諸葛亮和劉備如此顧慮關羽的感受,這一方面是因為關羽功高震主,另一方面也是劉備不敢輕易惹怒關羽的表現。

正是在這種種情況下,劉備顧慮自己去世之後,無人能夠駕馭關羽,所以借江東之手殺之,以絕後患。奈何在關羽北伐失敗後,江東不但除掉了關羽,還完全佔領了荊州,這是劉備不能容忍的。許多人說,劉備出兵伐吳,是為關羽復仇。這也是帶著有色眼鏡看待歷史人物。像劉備這個級別的人物,絕不可能為了私仇而做出決斷的。

讀完文章,不知大家是否發現,歷史事實和歷史人物的真面目,常常與人們的認知相去甚遠。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有兩點:第一,歷史事件或人物,往往距離現在非常久遠,大部分史料記載很難做到全面、深入和客觀地反映歷史事實。第二,即便有少數史料能夠全面而深入地反映歷史事實,也會因為內容太過龐雜和枯燥,讓感興趣的讀者望而卻步。

因此,一部既能全面、深入、客觀和準確記載歷史事實,又能通俗易懂、由淺入深、循序漸進的歷史書籍,就能同時克服上述兩個最大缺點,就能讓讀者在不知不覺中,在輕鬆閱讀中,掌握歷史事實。《資治通鑑》就是這樣一部完美的史書。在權威性方面,它由北宋著名史學家和教育家司馬光,嘔心瀝血19載撰寫而成,含金量毋庸置疑;在實用性方面,它以凝練的筆法,優美的文采和精確的表達,從春秋時期開始,到隋唐時期為止,用故事性和歷史性結合的論述方式,讓1362年的中國歷史躍然紙上。這是中國迄今少有的一部兼具權威性、實用性和趣味性的嚴肅史書。

因此,筆者向大家推薦這部《資治通鑑·白話版》。這套書共有4本,硬盒精裝,紙張加厚,無論送人還是自己閱讀,都是上品。同時,這套書既包括原文,又包括白話文翻譯,可以滿足古文和白話文閱讀的雙重需求。這套書原價696元,現在華文頭條做活動,只需98元就能買到,一頓飯錢,就能買到4大本精裝好書。書籍包郵,支援7天無理由退貨,感興趣的朋友們可以點選下方橫條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