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暢談「澶淵之盟」的得與失

2019-08-19 23:07:44歷史

公元979年,宋太宗為了收復幽雲十六州,發動了宋遼之間的戰爭,然而兩度北伐全部失利,宋太宗本人大腿中箭,坐驢車狼狽逃回,從此對遼國採取守勢。

暢談「澶淵之盟」的得與失

公元1004年,遼國承天太后攜遼聖宗舉兵22萬南征,再次拉開了東亞二強爭霸賽的序幕。遼軍一路斬關奪隘打到澶州(今濮陽)城下,北宋都城開封近在咫尺。宋真宗心慌意亂,意亂神迷。有人說遷都到升州(南京),有人說遷都到蜀中。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宰相寇準,這是他的主心骨。

暢談「澶淵之盟」的得與失

然而寇準說,哪都不去,去澶州。

寇準的一再要求下,真宗皇帝不情不願地來到澶州城頭。澶州軍民看到真宗的黃羅傘蓋,皆高呼萬歲,聲聞數十里,氣勢如虹,一時間宋軍士氣大漲,瞬間壓倒遼軍。不久又傳來好訊息,遼軍大將蕭韃覽要在澶州城下秀一下自己的風騷走位,城上宋軍發現,及時的用一臺為他量身定做的「八牛弩」教他做人,直接射中面部,當晚竟然不治身亡。遼軍士氣低落。

暢談「澶淵之盟」的得與失

此時,蕭太后看到大宋不管是氣勢上還是人數上都佔了優勢。自己是客場作戰,身後還有宋軍襲擾,知道再打下去也沒有勝算了,於是提出議和。真宗皇帝早就期盼世界和平,異常爽快的命大臣曹利用前去和談。臨行前叮囑曹利用,能用錢擺平的事兒,那都不是事兒。寇準嚇的趕緊補充一下,最多三十萬。

大家都想談,那就談得簡單加愉快。

暢談「澶淵之盟」的得與失

蕭太后:老孃帶這麼多人來,主要為了為了拿回屬於我們的關南十八縣,你看行咱們就不打了。

曹利用:這位大嫂,俺們皇上說幽雲十六州自古以來是俺們宋朝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俺們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你們歸還幽雲十六州,就放你們走。

蕭太后:幽雲十六州是人家石敬瑭給俺的,跟你們宋朝沒關係。

曹利用:那關南十八縣是周世宗搶你們的,管我們什麼事。

蕭太后:那我這來一趟也不容易,人吃馬嚼的……

曹利用:要領土我回家都不敢說,要錢就商量商量。

暢談「澶淵之盟」的得與失

蕭太后一看要領土不給,再不要點錢,搞不好談判破裂錢也沒了,人也沒了,還不如見好就收。於是雙方協議如下:第一 宋遼為兄弟之國,宋真宗年齡大,當哥,遼聖宗年齡小,當弟,蕭太后輩長,當嬸兒。第二 宋遼還以白溝河為界,雙方停戰,成立國際刑警組織,相互遣返罪犯。第三 宋每年給遼國繳納保護費,白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第四 建立國際貿易組織,雙方互市。

後世對「澶淵之盟」多抱肯定態度,稱讚它的積極意義:一是結束了宋遼之間長達25年的戰爭狀態,以後的120年,雖然偶然會擦槍走火,但再也沒有大的戰爭。二是宋朝節約了鉅額的戰爭開支,「歲幣」支出不及戰爭開支的百分之一,避免了過量的徭役和賦稅壓力,以極小的代價換取了和平。三是促進了文化交流。

暢談「澶淵之盟」的得與失

但筆者認為澶淵之盟是弊大於利:第一 宋朝在戰爭形勢對自己極端有利的情況下選擇了向對方繳納「歲幣」,本來是可以避免的,「歲幣」增加了人民的負擔。第二 徹底放棄了漢民族長期聚居的幽雲十六州,造成了宋朝心腹地帶無險可守,戰爭隱患一直存在,國家安危時刻受到威脅。第三 西夏崛起後,遼和西夏徹底切斷了宋朝的馬匹來源,在騎兵決定戰爭的時代,直接造成了宋朝的積貧積弱。第四 這是一種卑躬屈膝的行為,嚴重損害了漢民族自信心,使遼國認為宋朝軟弱可欺。在西夏崛起後,面對更大的國防壓力,遼國果斷的勒索了700裡土地,追加了20萬「歲幣」。第五 以金錢換和平,導致宋朝以後的百年間上層更加腐化,武備廢馳,忘記了「好戰必亡,忘戰必危」的道理,最終導致了來不及拿金錢換和平的「靖康之恥」。

「澶淵之盟」和後世的《南京條約》有一比,屬於喪權辱國的城下之盟,它應該提醒後世警醒不能再貪圖苟安一時,金錢換和平是溫水煮青蛙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