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好物分享|司馬穰苴:受任於危難之際,殞命於流言蜚語

2020-10-18 10:21:54歷史

司馬穰苴出生於春秋末期,由於年代較為久遠,其事蹟流傳不多,但其軍事思想卻影響巨大,不僅是同朝為官的晏嬰對其稱讚有加,"其人文能附眾,武能威敵",就連太史公司馬遷也是推崇至極:"餘讀司馬兵法,廓深遠,雖三代征伐,未能竟其義,如其文也,亦少矣若夫"。然而就是這麼一位敵國畏懼、後世傳唱的國之棟樑,竟然在短暫綻放光芒後因為流言蜚語而鬱鬱終命,春秋名將司馬穰苴是如何受任於危難之際,扶大廈之將傾,又是如何受小人嫉妒,殞命於流言蜚語的呢?

司馬穰苴:受任於危難之際,殞命於流言蜚語

一、身為貴胄,起於行伍

司馬穰苴本姓田,名穰苴,然而"田"也不是他最初的姓。司馬穰苴的祖先是陳完,此人是春秋時陳國陳厲公之子,因為陳國發生政權跌宕,陳厲公被侄子媯林殺死,其自立為君,是為陳莊公,有賢名的陳完僅僅得到大夫的職位。陳莊公短命,其弟陳宣公即位,晚年陳宣公想廢長立幼,但因為見到太子禦寇與陳完交好,自己的哥哥又是陳完的殺父仇人,擔心自己死後陳國會大亂,於是陳宣公逼死了太子禦寇。陳完恐禍及己身,想起曾經周太史為自己的占卜:"若在異國,必姜姓。姜姓,四嶽之後。物莫能兩大,陳衰,此其昌乎",於是來到了齊國,改姓田氏。

司馬穰苴:受任於危難之際,殞命於流言蜚語

陳完之後,田氏收買人心,幾代之後果然發揚光大,成為齊國的名門望族,但偏室所生的田穰苴並不被人看好,但戰爭是人才的催化劑,田穰苴也因為一場國家保衛戰而揚名諸侯間。齊景公二十年(前528),以武侍奉齊景公的田開疆,公孫接,古冶子居功自傲,為絕除禍患,大臣晏嬰二桃殺三士,三人死後,晉、楚二國趁亂來襲,晉國出兵攻打齊國的東阿和甄城,燕國也乘機進犯齊國黃河南岸的領土,齊軍接連大敗。就在齊景公束手無策之時,晏嬰向他推薦了田穰苴,"穰苴雖田氏庶孽,然其人文能附眾,武能威敵,願君試之"。齊景公與田穰苴暢談軍事,大悅,立刻任命田穰苴為將軍。

司馬穰苴:受任於危難之際,殞命於流言蜚語

二、嚴苛執法,立威三軍

突然的任命沒有讓田穰苴被喜悅衝昏了頭,僅憑自己一個側室所生的人,難以服眾三軍,因此田穰苴想了個好辦法:殺雞儆猴。在接受任命後,田穰苴"謙虛"地對齊景公說:"臣素卑賤,君擢之閭伍之中,加之大夫之上,士卒未附,百姓不信,人微權輕,願得君之寵臣,國之所尊,以監軍",齊景公便派來自己的寵臣莊賈為監軍。莊賈一聽高興壞了,向來驕橫的他對來拜見自己的自己前所未聞的將軍嗤之以鼻,絲毫沒把他和約定的時間地點當回事。

司馬穰苴:受任於危難之際,殞命於流言蜚語

正當莊賈府上歌舞達旦,熱鬧無比時,田穰苴也一早來到了軍營,像是早就知道莊賈會遲到一般,佈置好觀測時間的標杆和滴漏,靜等"獵物"自投羅網。在親朋好友的吹噓下,莊賈一副飄飄然,儼然把之前的約定忘光了,喝得酩酊大醉,田穰苴派人來請,也被他斥退。等到快晚上,莊賈在眾星捧月下姍姍來遲,田穰苴大怒,"將受命之日則忘其家,臨軍約束則忘其親,援枹鼓之急則忘其身",要以軍法斬了莊賈,這下莊賈慌了神,趕緊派人向齊景公求助,等到齊景公的使者拿著符節前來赦免莊賈時,不僅得到的是莊賈已死的訊息,就連自己也被田穰苴以在軍營中鞭馬急跑為由差點梟首。齊軍上下見主將這麼不近人情,皆振慄,但田穰苴卻是個愛惜士卒如親子的好將領,"士卒次舍井灶飲食問疾醫藥,身自循之。悉取將軍之資糧享士卒,身與士卒平分糧食",士卒們大為感動,"病者皆求行,爭奮出為之赴戰",晉、燕的軍隊見狀紛紛撤兵,就這樣田穰苴收復了之前所丟失地。

司馬穰苴:受任於危難之際,殞命於流言蜚語

三、尊為司馬,鬱鬱而終

對莊賈動手,一方面是因為田穰苴需要一個犯事的人給自己樹立威信,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莊賈的耽誤,讓齊國又丟了幾座城池,讓愛國忠心的田穰苴不能忍,於公於私,田穰苴都必須斬了莊賈。在得勝歸來後,齊景公親自率領文武百官到城外來迎接,按照禮儀慰勞將士,齊景公也沒有因為田穰苴殺了自己的寵臣而遷罪於他,而是拜他為大司馬,將齊國的軍政大權託付給他,此後田穰苴與家族田氏的地位越來越高。

司馬穰苴:受任於危難之際,殞命於流言蜚語

一日,齊景公在宮中飲酒取樂,喝到夜晚還意猶未盡,一向自詡"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齊景公先是去晏嬰的府上要同他夜飲一番,被晏嬰規勸拒絕了。齊景公也不惱,被晏嬰拒絕後他又想起田穰苴,於是一行人又去了田穰苴的家中。田穰苴聽說齊景公深夜造訪,披堅執銳,等見到齊景公時連忙問道:"難道是其他諸侯又發兵了?還是齊國有叛亂嗎?"齊景公笑著說:"沒有,就單純找你喝酒",田穰苴也拒絕了齊景公的美意。第二天,晏嬰和田穰苴同時上朝進諫,鮑氏、高氏、國氏因為忌憚田穰苴而藉此機會在齊景公面前詆譭他,於是齊景公就罷免了田穰苴,穰苴也因為君臣猜忌而鬱鬱寡歡,病死家中。

司馬穰苴:受任於危難之際,殞命於流言蜚語

司馬苴生卒不詳,其一生的事蹟也十分之短,僅僅因為臨危受命而一戰成名,然後就此隕落。但能被後世推崇,司馬穰苴絕不是一個只會打仗的"草包",他可以說是繼姜尚之後一位承上啟下的著名軍事家,所著的《司馬穰苴兵法》奠定了其軍事地位,在齊威王之後,唐玄宗設立"武廟",以周朝開國丞相姜子牙為主祭,以漢朝留侯張良為配享,並以歷代名將十人從之;唐肅宗時供奉的"武廟十哲"中,齊大司馬田穰也被列為其一;及至宋徽宗時,為古代七十二位名將設廟,其中亦包括田苴。可惜田苴受小人讒言而無法大放光彩,倘若他與齊景公的關係如同商鞅與秦孝公那般,齊國稱霸絕非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