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華文縱覽 >歷史

誠心加入八路軍的日本兵,頭顱被日軍懸賞,回到日本後怎麼樣了

2020-05-11 18:01:28歷史

戰爭是殘酷的,因為它是一場不惜代價地以暴制暴。用人到窮處,出世人打入世戰亦可。戰爭的時代哪有那麼多的幸運,去觀想陽光下的泡沫?所給的選項無非戰與死。

誠心加入八路軍的日本兵,頭顱被日軍懸賞,回到日本後怎麼樣了

在1940年夏天,日本某個寺廟裡有個叫小林寬澄的和尚被用人荒的日本政府強徵入伍。和尚本是修行人,怎奈有緣未到先屠刀。一開始,就算是一個正常人心裡定然也是抗拒的。何況是一個出家人?他所要承受的不僅是生與死的考量,更多的是內心的不能平靜。可那又有什麼辦法呢?作為一個普通的平凡人,這都是時代所強加的。

人很脆弱,一生中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這種來自靈魂的不能平靜,就像一個無形的枷鎖。勒的小林寬澄呼吸都帶著急促地痛。這個時候他非常需要一劑藥。而日本政府也很是熱心地送來了軍國主義止痛藥,或者說叫興奮劑會更好。此藥下後,果然所有的病症都被對抗治療治沒了。

誠心加入八路軍的日本兵,頭顱被日軍懸賞,回到日本後怎麼樣了

在他通過高強度的訓練後,他成為一名輕機槍手,跟隨部隊前往青島前線。1941年6月,小林寬澄被我軍俘虜了。一個普通人被俘都會覺得是一件恥辱的事情,何況他是一名軍人而且還是受過軍國主義教育的。

誠心加入八路軍的日本兵,頭顱被日軍懸賞,回到日本後怎麼樣了

所以初期,他也想以死來證明對天皇的忠誠。只不過,壽限未到閻王不收。既然閻王不收,留著小命回家也挺好。那就尋找機會逃跑唄,然而技術不到位好幾次都被看守發現了。就是在這種死又死不成逃也逃不掉的氛圍裡,他的佛緣好像來了。也許是藥停了,他才明白病症一直未消。

誠心加入八路軍的日本兵,頭顱被日軍懸賞,回到日本後怎麼樣了

既然已清楚地得知自己的病症,就對症下藥唄。意識到侵華戰爭是不對的,那自然是要為愛與和平加入八路軍和日本人反戰同盟。加入反戰同盟後,他負責山東新泰縣的反戰宣傳。據點喊話,講解軍國主義可恥的侵略行為。為開啟日軍被遮蔽的五感情緒,他還主動唱起日本民歌,以此來呼喚日軍戰士心目中應當有之的愛與和平。在四面歌曲的影響下,許多日本士兵的思鄉之情溢於言表,忍不住痛哭流涕。而且小林寬澄喜歡在宣傳袋裡面裝滿糖果、香菸和宣傳材料,趁夜投送到日軍據點。

對於一個男人來說,糖果是他兒時的味道,香菸是他成年的味道,這兩個味道足以讓他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所以說小林寬澄是一個很聰慧的人。其實際效果確實不錯,這一據點的日軍此後再也沒有組織過一次掃蕩。

這樣的士兵也讓日本人十分頭疼,在日軍懸賞緝拿反站同盟成員的頭顱時,小林寬澄就出現在懸賞名單裡,可見小林寬澄的努力取得了效果。

戰後的小林寬澄

在日本投降後,出於安全問題的考慮,組織沒有讓他立刻回日本。1946年,他負責日本戰俘回國問題。

誠心加入八路軍的日本兵,頭顱被日軍懸賞,回到日本後怎麼樣了

1947年的秋天,他趕往東北參加解放戰爭。1953年,他以內蒙古豐鎮人民醫院副院長的假身份開始為回國做準備。在那裡,他結識了四野部隊中的一位日本籍女護士有了自己的一個家。直到1955年,小林寬澄才帶著妻兒從天津港坐船回到日本。可是逆風難解意,一回去他就被日本政府給發現並監視了。

因為他已經入黨了,所以他自動放棄了老家寺廟的繼承權也就等同於失去生活來源。去找中介吧,中介又以他在中國生活了15年之久,具有間諜嫌疑拒絕為他介紹工作。遭到同胞排斥的生活是相當悽慘的。遙想想當年,在軍國主義不負責任的忽悠下。日本的男人上了戰場,都以為是為國爭光去了。在日本國人心目中他們都是勝利的英雄,可以躺著回來卻不能這樣站著回來。

誠心加入八路軍的日本兵,頭顱被日軍懸賞,回到日本後怎麼樣了

小林寬澄在日本生活在最悽慘底層的,有他有他就有他。歷經一番不容易後,小林寬澄最終進入一家航運公司擔任中文翻譯。這才算有了一份養家餬口的職業。然而監視一直到85歲才被正式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