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華文縱覽 > 歷史

為看圖紙自學俄語,焦裕祿練腫了舌頭(焦裕祿在洛陽)

2022-08-05歷史

【來源:洛陽網】

焦裕祿(右一)和蘇聯專家在一起

泛黃的紙張,邊緣已磨得發卷,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俄文……在中信重工焦裕祿事跡展覽館,記者看到了一張蘇聯提升機的圖紙。當年為看懂這種俄文圖紙,焦裕祿主動學習俄語,這對於只有小學文化的他,可費了不少周折。

洛陽礦山機器廠由蘇聯援建,廠裏的裝置和圖紙幾乎全是從蘇聯引進,上面都是俄文。在大連起重機器廠學習時,焦裕祿學習了簡單的俄文,可對於深奧的機械類詞匯,他還是門外漢,很多問題要向蘇聯專家請教,這讓焦裕祿特別犯愁。

1957年10月,高才生趙廣宜在蘇聯留學後回國,被分配到洛陽礦山機器廠一金工車間工作。報到那天,車間主任焦裕祿就給他安排了任務,協助蘇聯專家茹拉魯廖夫負責車間的機床裝置安裝,兼做俄語轉譯。

一天晚上,車間輪到焦裕祿和趙廣宜值班。過了夜裏12點,準備上樓休息的趙廣宜遇到了焦裕祿。「小趙,請你教教我俄語,從最簡單的字母開始。」焦裕祿一臉誠懇,認真地說,「作為一個車間主任,如果連車間機器、圖紙都不熟悉,有啥資格領導大家幹活兒?」

趙廣宜被焦裕祿的謙遜好學打動了,滿口答應。兩人重新回到辦公室,焦裕祿開始一板一眼地學起了俄語。

由於焦裕祿說話帶有山東口音,俄語字母「p」發音時舌頭要顫動才能發出,這對焦裕祿來說可不容易。趙廣宜反復教了他好多遍,焦裕祿不停地模仿,可兩個小時過去了,還是發不準音,但他仍毫不氣餒地堅持練習。

接下來一連幾天,趙廣宜每次見到焦裕祿,都能聽到他在練發音。有一次他聽焦裕祿說話的聲音有點兒別扭,一問才知道,焦裕祿為了練好發音,舌頭都練腫了。

後來在車間生產會上,焦裕祿拿著圖紙清晰地念出了上面幾個俄語字母。「只有我知道,為了讀好這些字母,他費了多大的勁兒!」趙廣宜說,在洛礦時,為了方便與廠裏蘇聯專家溝通,焦裕祿不僅苦學俄語,還跟蘇聯專家學會了跳交誼舞。他會拉二胡、唱京劇、打籃球,妥妥是一個「文藝青年」。(洛報融媒·洛陽網記者 郭旭光 文/圖)

聲明:此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若有來源錯誤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權益,您可透過信箱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將及時進行處理。信箱地址:jpbl@jp.jiupainews.com